全国配曲音乐交流组

“剪刀手”教你讲故事

湖南卫视后期制作团队2019-12-01 11:53:23

随着《水形物语》在中国的上映,观众对它的评价也是褒贬不一。不过,不管观众对剧情的评价如何,这部电影的美丽画面和优美配乐仍然深受观众喜爱。这里整理出《水形物语》的剪辑师西德尼·沃林斯基(Sidney Wolinsky)的相关采访,谈论了许多有关这部电影的幕后故事。


你怎么加入到这个电影中的?

你在什么阶段加入了这部电影?

做之前看过剧本吗?



因为以前和吉尔莫(德尔·托罗,Guillermo Del Toro)合作过,几年前拍过一部叫做《血族》(Strain)的电视剧的试播集,他创作了这部剧,导演了这部剧的第一集,那时候我和他合作,就和他认识了。那时候我还在做《血族》的剪辑,有一天吉尔莫的制作人给我的经纪人打电话,讲了《水形物语》的事情,我说好,我有兴趣做这个,在这之后他们给我发了剧本。


从剪辑的角度讲,

你更看重哪个方面——

节奏、情绪还是角色?



为电影做剪辑工作,所有这些部分都有所涉及,你得确保人物角色做的事情保持连贯性,让感情戏能够有效地表达感情,推动故事不断发展,让观众可以一起与剧情前行。剪辑是讲故事的一部分,所有的这些工作都与讲故事有关。我曾与吉尔莫一起制作电视剧,和他有过密切合作,我的工作就是把所有碎片化的东西拼接在一起,让它们成为一个完整的故事。

作为剪辑师来说,

如何处理这两个看似对立的元素两个人物之间童话般的爱情故事和冷战背景下的残酷现实?



其实这两者并非对立。在现实中,这是美国和苏联之间关于那个怪物的斗争,而在这之中,需要有一个拯救者介入。萨莉(霍金斯,Sally Howlins,饰演哑女)代表了人性,那个土耳其人(萨莉的画家室友)代表了退缩。萨莉对这一切都非常认真,她对怪物很认真,她觉得他很重要,是需要被拯救的人。所以她求她室友一起去救他的时候,她室友说“他连人都不是”,她说“如果我们不救他,那我们还是人吗?”这也是这部电影中很重要的一句台词。所以这是个“公主”救了“王子”的故事。


你和导演如何沟通?

他的工作习惯是怎样的?



吉尔莫每天都会做剪辑工作,与剪辑师一起,无论在哪里拍戏,他都要剪电影,这是他的工作习惯。所以吉尔莫每天都会与我一起工作。于是一点一点地,我们就把这部电影剪成了他想要的样子。


电影最后剪辑成的样子与

剧本最初的样子差距大吗?



并没有太大差别。电影最初时长大约两个半小时,最后版本是大约两个小时。其实剪掉的部分只是一些场景内部的东西,比如去掉一些台词,加快一些节奏,剪掉一些开场和结尾的场景等。还有坏人担心人们帮助怪物逃走的一些内容,我们觉得有点拖慢节奏了,所以就剪掉了。不过总的来说,并没有特别重大的修改。

你曾剪辑过不少电视剧,电影剪辑和电视剧剪辑有什么不同?由于二者播放媒介不同,这对剪辑工作产生什么影响?



其实这二者基本上是一样的,无论他们的播放媒介是什么。不同之处在于你的工作环境不同。当你在剪辑电视剧时,导演往往不是能够做决定的人,他可能拍完就离开了。通常是制作人(剧集总监)在管理整部剧,他才是你要合作的人。剪辑工作也要根据电视剧的类型来做,这在剧本上都会有提示。这是一个长期的工作,需要与很多人一起合作。在拍电影的情况下,比如和吉尔莫的合作,他来决定最终剪辑成什么样子,他是我唯一密切合作的人。还有,剪辑电视剧时你并没有很多时间,但拍电影你有足够多的时间来选择、剪接和思考,你会与所有这些素材的创作者直接进行合作,所以电影剪辑的参与度更高、工作时间更长。

你剪辑时会采取其他人的意见吗?

是如何决定是否选择、如何选择意见的?



并没有很多其他人的意见。我们有过一个(内部)放映会,在放映会上大家会给出意见。关于我们如何选择意见,首先,你听他们提出意见,有些意见听起来很赞,你就去查看那些点,然后站在提出意见的人的角度思考一下,这些意见有些很有帮助,有些没有。最终的决定者还是吉尔莫,某些意见是否值得采取,某些操作是否有效,等等。所以,想法来自四面八方,我自己的想法,吉尔莫的想法,吉尔莫还会问他的朋友一些意见。最终,我还是与吉尔莫坐在一起工作,做出的东西就是他喜欢的样子。差不多就是这样吧。


声音和音乐对电影都很重要,

你是如何与音效和电影团队合作的?



我们最初剪辑的时候,有十段音乐。我们从其他电影中选出一些音乐,作为临时的配乐。电影完成后,作曲确定为亚历山大·德斯普拉(Alexandre Desplat),他创作了最终版本的电影音乐。音效方面,我们采取同步处理,拍摄时录下了临时音效,然后直接交给音效剪辑师。我们只做了一件特别的事,就是声音指导和吉尔莫一起创造了怪物的叫声。这项工作做了大约一个月,他们处理声音素材,音效总监把样本发给吉尔莫,吉尔莫再给他们反馈。这个怪物的声音设计花了相当长的时间来完成。


关于最后哑女和怪物一起跳进河里那一幕,你是如何处理的?


这一幕是在无水环境中拍的,后期做出的水下效果。演员被吊在钢丝上表演,光线照入水中的镜头是单独拍摄,视效团队把演员身上的钢丝去掉,再加入到水下拍摄镜头中,把演员周围的设备都去掉,把画面做得就好像他们在水底一样。我拿到拍摄素材时,演员身上还带着钢丝,为水下不同角度而设计的不同拍摄镜头,我把它们剪辑在一起,调整合适。我完成我的工作后,就把它交给视效团队,然后让他们去掉钢丝,加上水的部分。这一部分场景与其他场景非常不同,最主要的是把钢丝去掉,还有她的鞋子掉下来,她脖子里的鳃打开,以及她的头发在水中漂起来的样子,也是用CGI做出来的效果。总之一切看起来像在水中的效果,都是由视效公司做的。当然,整部电影中怪物的脸,比如他的面部表情,眨眼、皱眉等动作,也都是特效动画做出来的。

最后,祝贺你获得奥斯卡奖的提名!

你觉得这会对你将来的工作有影响吗?



我得到了一个奖项的提名,这不是件坏事,这是对我在本行业中工作的认可,虽然我没有最终赢得奖项,这项提名本身也是一种荣誉。我想它能给我带来更多工作吧。



本文内容节选自影视工业网


对话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