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配曲音乐交流组

三个女人的史诗,三个女神的一天,三位顶级影后的群戏!

红颜秀2019-05-22 04:22:48


回复《时时刻刻》获取汁源!

文章属于红颜秀原创,禁止抄袭!


还记得红颜秀春节前为大家介绍的那部最豪华的奥斯卡阵容电影《华盛顿邮报》吗?


梅姨扮演了发行人凯瑟琳·格雷厄姆,


梅姨是获得了奥斯卡历史上提名最多次的女演员,在一众好莱坞黄金演员中也是稳坐C位。

 


而今天红颜秀为大家推荐的这部电影仍是梅姨主演,


仍是大牌云集,却更加的惊艳!



由三位奥斯卡影后梅姨、摩尔和妮可基德曼共同主演,


《时时刻刻》(The Hours)


如油画般静美的电影,却拥有电影艺术特有的镜头用语言、剪辑艺术造就了如水一般百转千回、恣意流动的画面。


 

妮可.基德曼也凭借此片拿下了当年的奥斯卡影后,


《时时刻刻》也收获了豆瓣8.5分,imbd7.6分的高分评价。

 


《时时刻刻》是2002年上映的电影,


纵观近些年的电影,不论是好莱坞电影还是国产电影,都开始打磨起小说这一文体特有的“时间的艺术”


因为电影特有的剪辑技术可以轻易地在一个镜头一个画面或者短暂的时间流逝中打造出时间飞速流逝或者跨越时空的效果。



 像好莱坞著名导演诺兰就擅长将“时间”这一永恒不可抗拒的因素融合在他的电影中。


去年沉寂多年诺兰的新片《敦刻尔克》就是将敦刻尔克大撤退中,发生在海军、陆军、空军不同时间长度的撤退经历平行剪辑在了一起。



 早前时间红颜秀为大家推荐的国产佳片《无问西东》


也是将处于不同时代但有着同样精神的清华学子的人生经历交错贯穿在一起。

 


而2002年的《时时刻刻》可谓是这类玩转“时间艺术”的先祖,


如果说联系《敦刻尔克》跨越时空的海陆空三军是敦刻尔克大撤退,是面对死亡冷静又坚强的精神;


那么联系《无问西东》的则是不同时代清华学子的一种坚强自重的品格与风骨。

 


那么联系《时时刻刻》中三位女性却是一种更加隐秘又迷人的东西,


有女人担负的爱情、家庭、责任,女人的才华,女人的们一种骨子里的歇斯底里、一种理性思考与感性情绪交织在一起的矛盾与统一。

《时时刻刻》讲述了跨越时空的三个人在一天内发生的故事,她们因为一个名字被联系起来:


黛洛维夫人

 


弗吉妮娅·伍尔夫(妮可·基德曼),


是20世纪最著名的女作家之一,她是女性主义先行人也是意识流小说的鼻祖;


她生活在上世纪20年代的伦敦郊区,正在完成她最后一部小说《黛洛维夫人》。


游走在虚构世界和现实生活边缘的她,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与被束缚感,内心甚至渴求着毁灭与死亡。

 


劳拉·布朗(朱丽安·摩尔),


一个生活在二战末期洛杉矶的家庭主妇,她拥有着表面上温馨美好的生活,有可爱机灵的儿子和善良忠厚的丈夫。


弗吉妮娅·伍尔芙的《黛洛维夫人》引起她不断地追问自己:


“什么才是生活的意义?人活着是为了什么?”日复一日的持家生活让她萌生自杀的愿望。

 


克拉丽萨·沃甘(梅丽尔·斯特里普),


生活在90年代的纽约,正过着黛洛维夫人式的女人,她身边的朋友、爱人都爱称她为“黛洛维夫人”。


她深爱的朋友理查德,是一位才华横溢的诗人却因为艾滋病难以自理。


好心的黛洛维夫人担当起派对的主人,想让理查德和朋友快乐起来,却难以化解天才诗人内心的孤单与忧伤。

 


不同的时空里,三个女人,


她们的内心深处,关于死亡的抗争与生活的挣扎,没有停息,时时刻刻。



 开场十分钟,《时时刻刻》就印证了这是一部不太容易懂的电影,


倒不是因为它讲述了多么深刻的一个大道理,也不是因为它是《大空头》那样和专业知识有关的电影。


而是因为它朦胧又迷离,游走于真实生活与幻想生活的边缘。


这是一部适合多次欣赏的电影,每一次观赏我们都能得出不同的感悟和探悉的角度。

 


三个围绕着“黛洛维夫人”活在当下的女人,她们并没有生活在一起,却有着精神上一种超越时空的联系。


类似于《超感猎杀》中的超感八人组,但她们更加孤独,因为能拯救她们的只有自己。

 

《时时刻刻》探究了一个人类永恒思考的命题“活着究竟为了什么?”更残酷的解读是“平庸之人的一生是否有意义?”

 


妮可·基德曼饰演的弗吉妮娅·伍尔夫是英国文学史上闪耀着璀璨光芒的著名女作家。


她敏感脆弱,总是皱着眉头沉思不语,或暗自出神。


她沉浸在自己创作想象的世界中,不愿与外人分享,在作家幻想的另一个世界中,她自由自在信马由缰。



而在现实世界中,她是一个有着精神疾病的怪女人,被侄子侄女嘲笑,被仆人们所议论,深爱她的丈夫试图进入她的思想陪伴她,却被拒绝在门外。


这是一个天才,一个不被世人理解的女人,作为一个女人,她不信受传统的妇道;


作为一个作家,她打破了雨果、巴尔扎克时代的现实主义、浪漫主义高峰,开辟了现代主义的意识流小说。


 

她被残酷的现实世界和美好的幻想世界硬生生的撕裂。


她看着被儿子女儿们簇拥的漂亮姐姐,姐姐略显局促和距离的说:


“我没想邀请你去聚会,我想你不会去愿意去的。”


她只是惨淡温柔的微笑“你怎么知道我不想去呢?”



姐姐说,“你沉浸在自己幻想的世界中,我只是去参加一场凡人的晚会,想必你是不会羡慕的。”


她狠狠地吻着姐姐说“你怎么知道我不羡慕。”

 

欢闹着的一家人离去,在阳光明媚的下午坐上马车,留下寂寞的她站在阴影这流下一行清泪,这是一个女性天才的一天,这一天折射出她的一生。



丈夫让她留在乡下,是因为她有精神疾病,虽然丈夫爱她,却不理解她,嘴上口口声声是为她好,对她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囚禁。


天才有着让人惊羡的创造力和才华,却无法成为世人眼中的“正常人”,她的一举一动折磨伤害的是身边的人。


她在虚幻与真实的边缘游走,在生与死的边界挣扎,时时刻刻。

 


摩尔姨饰演的家庭主妇,是一个平常的中年妇女。


她优雅美丽,表面上过着温馨美满的家庭生活,内心却有一块巨大的空白。


在丈夫为儿子讲述他们相恋的故事时,她含蓄的推搡、眼底里含着无尽的空虚和置若罔闻,她对一复一日的家庭生活充满疑惑与厌倦。



她对丈夫有爱吗?没有挣扎,表面和和美美,就是爱吗?


自己天赋异禀的儿子,敏感聪明,不像一般的孩子,他们也无法交流。

 


在听闻隔壁漂亮阳光的女邻居病重的消息,她被生命的脆弱所震惊。


她时常逃离表面完美的家庭生活,躲进一间私人旅馆,躺在床上阅读伍尔夫的《黛洛维夫人》。


剧烈的潮水涌来几乎将她湮灭,这是我们才发现原来她是伍尔夫笔下的人物。



她挣扎在空虚的精神世界和幸福美满的家庭生活之间。


这是伍尔夫笔下一个虚构的人物的一天,折射出千千万万个中产阶级、家庭妇女的一生。


也回到了电影的主题,平庸的人生意义何在?物质富足精神空虚的人生如何找到突破口?

 


梅姨饰演的“黛洛维夫人”,是一个善良温柔的女人。


她深爱天才诗人理查德,兢兢业业的做着编辑的工作,十年如一日的为理查德昏暗的家中送去鲜花和阳光。


可是她与深爱的理查德之间存在着无法消弭的鸿沟。



她说:


“我记得有一天早晨,天一亮就起床。全世界充满了各种可能,我记得我在想,原来这就是幸福的开始,往后一定会更幸福。


我从来没想过那不是开始,那就是幸福。这是幸福的源头,就在那一刻……在那当下。”



这是一位为爱为天才而活的女人,被爱情的滋润的发光而温暖;


而她渐渐的发现难以理解的天才与她有着灵魂上的隔阂,这不说明他不爱她,他的爱里带着怜悯和距离。


她悲哀的哭诉:“他看我时,只是看一个平庸的人。”

 


她好心举办的庆祝会是为了使理查德和朋友开心,那却是理查德最讨厌的客套琐事;


她希望自己的爱可以治愈理查德的伤病,却发现是自己的爱牵绊住了天才的自由。


他坐在窗台边,第一次主动感受阳光,然后展翅高飞。

 

这是努力生活、温柔善良的“黛洛维夫人”的一天也折射出许多人努力却孤独的一生。



爱上一个爱其他胜过爱情的人,这样的女人或男人将爱情当做自己生活的希望,在发现自己的爱成了对方的牵绊时只剩下自责和悲哀,伴随她活下来的还有无尽的孤独。

 

三个女人的一天折射出无数人的一生和关于生命的一个永恒问题“人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


你可以遁入佛门,可以崇尚金钱权利,可以皈依基督教,可以视爱如生命。


可是这个经典问题,永远得不到解答,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活下去的理由和走向死亡的权利。

 


如伍尔夫所写的“岁月波光粼粼,赋予爱与生命,唯有生活不能被他人代替,只会有寂寞相随。”

 

《时时刻刻》最被人称赞的便是,它关于时空穿梭的联系,在电影中一曲曲原声音乐毫不喧宾夺主,如同流水一般的钢琴声,


时而潜流,时而暗涌,使得整部电影流畅优美。



而小说艺术独有的“时间的艺术”,《时时刻刻》因为有了电影剪辑这种手法,使时间的跨越穿梭,将无边无际的幻想具象的表现在电影荧幕上。


一幕幕连接流畅的电影镜头转换,三个女人同样位置的画面依次流淌,伴随的是时间空间的流逝;


一句“清晨我要自己去买花”,自伍尔夫笔下流出,劳拉端着鲜花进入镜头,“现代黛洛维夫人”口中说出。

 


所有的台词、配乐、画面、镜头转换,以及最后的劳拉与“现代黛洛维夫人”遇见、弗吉妮娅·伍尔夫首尾呼应的死亡,都自然优美的连接。


 这是一部相当有意境的电影,不同于前段时间的《无问西东》用故事情节和台词贯穿了四个人物四个人物的经历;


也不同于《敦刻尔克》用敦刻尔克大撤退的战争背景串联了海陆空三军的故事。



《时时刻刻》作为一部女人群戏,用意象渲染了意境,更加凸显出不同于一边时空交错电影的感性和细腻。

 

红颜秀小编就几个意象,与大家分享一下自己的见解:

 

 


伍尔夫在出场时就在为自己最后一部小说构思,她一边走上楼梯一边说“黛洛维夫人说,我要自己去买花”;


下一个镜头,在幸福家庭中精神寂寥的劳拉·布朗端上一瓶鲜花;


再下一个镜头,梅姨饰演的“现代黛洛维夫人”对同伴说“我要自己去去买花”。


三个女人被“买花”所围绕,其实根据伍尔夫所代表的的“女性主义”符号,“买花”可以当做女性精神上的一次次自主独立与解放。

 


而红颜秀认为“买花”这一意象也同样熏陶了整部电影关于“女人香”的意境。


她们都曾在两个世界间挣扎痛苦然后在夹缝中苟活,但对于自由的渴望胜过对爱的眷恋时,一个选择了死亡,一个选择了生存,一个选择了爱。


在她们的一生中多得是深夜的痛哭,但也总有短暂的光明和清香,如同三个不同时空的女人在同一个清晨出门买花的那一个瞬间




 

如同大多数电影一样“水”这个因素常常被拿来当做情感象征,


红颜秀前几期为大家介绍的今年奥斯卡热门电影《水形物语》就将“水”这一元素贯穿在影片中,作为鱼怪和女主角爱情的烘托。



 在《时时刻刻》中的三个女人也被“水”的意象所围绕,


伍尔夫在第一镜出场和结尾处沉浸在溪流中选择了在水中逝去,在挣脱后终归平静;


魔幻现实主义的运用,将劳拉陷入旅馆的洪水中,象征她征求自由或死亡的内心,她挣扎她接受,内心像水一边流动变化;



梅姨饰演的“现代黛洛维夫人”被现代各种人的面具和物质表象所围绕,她与水的关系更加隐晦,失控时灌下的一杯饮料,结束时拧上的水龙头。


在现代人的生活中,水如同情绪,更加隐晦不易像外人展露,性格外露的天才或者爱恨分明的女人愈发不被世俗所理解。

 

正如贾宝玉所说“女人是水所做的”,“水”这一意象也贯穿在三个女人一天中的时时刻刻。


 

 

不仅是女人,人与食物有着无法脱离的关系。


红颜秀的小编有个爱好,颇喜欢看电影、电视中的进餐戏,其实进餐虽是电影中最平常的一个片段,却常常对电影的转折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2016年的艾美奖大冠军《奥丽芙·基特里奇》中,


一场场进餐戏就被拍的质感十足,仔细观察之后的剧情走向都在进餐戏中埋下了伏笔,人物之间的各异性格、矛盾冲突也在细节中展现。


 

在《时时刻刻》中常被赋予“给予食物”“制作食物”的三位女人,她们各自的性格和纠结也与她们对待事物的态度相关。

 

天才女作家伍尔夫不爱食物,很少进食,并且支走了自己的女仆去伦敦只为买配热茶的生姜。


这是一个脱离世俗的天才,她不会循规蹈矩,制作食物喂养丈夫,她不会哺乳孩子,她甚至拒绝食物。在她这里,“食物”的含义是世俗规则。

 


家庭主妇劳拉建议儿子和自己在丈夫生日那天做一个美味的生日蛋糕。


第一次她将做好的蛋糕到扣在垃圾桶中,第二次她不甘不愿的将蛋糕献给生日的丈夫。


“蛋糕”对她而言意味着家庭,她在对自由的渴望和家庭的束缚中,做着艰难的选择。

 


对于“现代黛洛维夫人”来说,“食物”是情感。


她爱理查德,她询问理查德的第一件事是“你是否吃过了早餐?”她将理查德视为爱人和希望,她给予食物,


她为了理查德和朋友们开心,买了许多螃蟹、海鲜招待朋友们,她以为自己是幸福的,其实她只是单方面的给予。


在与理查德前男友的对峙中,她不安的磕着鸡蛋、脱离蛋黄与蛋清,因为那时她已经知道自己所给予的“食物”也就是“情感”,是那么的脆弱,令人悲哀。



 这是一部真正意义上可以称之为“艺术品”的电影,不仅有优秀的原作小说支撑,有天才女作家伍尔夫的故事原型,有普通女人的现实故事;


它的配乐百转千回,完美的烘托了电影的情感;


它的剪辑艺术和结构手法堪称一流。



最重要的是,在三个女人以“买花”开始的平淡无奇的一天中,牵连出了许多人类永恒的话题:


希望、爱情、自由、亲情、才华、平庸、生存的意义……


只有这样的电影在经历了时间的洗练后,不会被淘汰,愈显得弥足珍贵;在每一次的回温后,带给我们不一样的感动和感悟。


- END -

往期文章回顾

“戏精婊”掰弯了校长的女儿,贴心暖男成了“催化剂”!

张嘉译再掀收视狂潮,携手李小冉,换心换爱玄幻画风!

豆瓣9.1,HBO的这部“清新耻度剧”闪晕了我的眼!

投入80亿,年产700部影视剧,覆盖世界却难入中国!

巴西重磅古装大剧,开篇像《罗马》,前奏像《权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