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配曲音乐交流组

《当代电影》| 第一期“学苑论坛”栏目概要

当代电影杂志2019-06-21 22:53:38

外国电影

作者:樊琪 潘勋 等

责任编辑:刘桂清

版权:《当代电影》杂志社

来源:《当代电影》2018年第1期


电影音乐如何推进叙事


《天使艾米莉》《黑鹰坠落》《勇敢的心》《逃狱三王》

海报


文 樊琪 潘勋


提要电影通过影像讲述故事,电影叙事的核心在于故事与情节。电影的情节叙事一般都伴有音乐和音响。音乐和音响对电影情节的叙事具有重要的促进作用,不仅起着渲染情绪烘托主题的重要功效,而且有时也直接承担着叙事功能。本文通过具体的案例分析音乐在电影情节叙事中的作用以及参与叙事的具体方式,希望对电影创作能有一定的指导意义。


键词电影音乐 情节叙事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天使艾米莉》 《阿修罗》


详见《当代电影》2018年第1期第161页

观点呈现

电影音乐与画面是电影情节表达中的两大因素,传统观念中电影画面是电影表现力的根基,有着阐释情节、塑造人物、表达观点的重要作用,而音乐更多地是一种辅助因素。但是,在电影创作中,音乐不仅起着烘托气氛、渲染环境的效用,而且大多时候还参与情节的发生发展的过程,参与影片的叙事,深化影片叙事的内涵。现代电影对电影音乐的重视超越了传统电影,甚至成为一种独立的元素,主导影片的情节发展、主题表达。


音乐本身含有较强的情感性,因此能够对电影情节的发展起到推动作用,能够在讲述故事的同时将音乐元素中的情感进行植入,加强观众的情感体验,带着这种情感体验有助于观众更积极地关注故事情节的发展,从而引起观众情感上的共鸣。音乐对于叙事情感上的偏向有着最明显的作用,大部分电影的开场音乐已经奠定了整个影片将给观众带来的情感。


在电影中应用音乐能够对情节叙事的时空进行有效地转换,这种运用方式在很多电影情节中都有体现。时空的转换在电影情节中是一种重要的表现方式,运用音乐能够加强这种时空转换的效果,促进电影情节的顺畅切换。




歌舞片《爱乐之城》的音乐创作解析


爱乐之城》剧照


文 张琦


提要:由Justin Hurwitz作曲的《爱乐之城》主题音乐city of star获得了第89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原创歌曲奖。作为一部反映洛杉矶生活的原创歌舞电影,《爱乐之城》的电影音乐具有独特的表现形式。本文分析了《爱乐之城》的电影音乐形式、创作手法、音乐设计、与电影的结合,探究了歌舞片音乐在这部电影中的现代性与原创性艺术特征。


关键词:电影音乐 《爱乐之城》 歌舞片 音乐创作


详见《当代电影》2018年第1期第164页

观点呈现

歌舞片产生于20世纪20年代,这种电影艺术形式除了具有电影本身的特点之外,在表演中比其他影片更为注重歌唱和舞蹈。歌舞片(Musical Movie)和音乐剧(Musical Theatre,简称Musical)不是同一种艺术形式,但在一定的条件下可以互相转化。


作为原创歌舞片的《爱乐之城》,片中有多次向早期歌舞片致敬的桥段,无论服装、色调还是编舞都有好莱坞传统歌舞片的痕迹,音乐中也部分致敬了早期的歌舞片音乐风格。《爱乐之城》的音乐既复古又革新,既传统又现代,既具有原创性,又具有现代性,探索了适合现代的歌舞片的新方式。




少数民族歌舞元素在影视作品中的

叙事类型及其手法


《刘三姐》《阿诗玛》《芦笙恋歌》《阿娜尔罕》海报


文 奚琴 黄敏学


提要歌舞艺术在影视作品中具有重要叙事学功能,少数民族歌舞元素作为影视创作中的一种独特叙事手段,体现出鲜明的民族属性与艺术风格,伴随着新中国影视艺术生产方式与意识形态话语的变迁,歌舞元素积极参与到影视叙事的话语建构之中。其叙事类型主要有:对少数民族歌舞直接运用或吸收、改编;少数民族器乐曲与少数民族乐器的影像呈现;以影像化方式展示少数民族舞蹈,并由此形成多样化的叙事手法,完成其审美艺术功能的传达,形成中国影视艺术独具特色的民族风格与叙事结构。


关键词少数民族 歌舞 影视语言 叙事类型 叙事手法


详见《当代电影》2018年第1期第167页

观点呈现

在影视艺术发展过程中,诸多影视创作人员对少数民族歌舞元素予以直接运用或吸收改编,形成多样化的创作模式,积累丰富的创作经验。少数民族歌舞以其独特的方式勾勒出不同民族风情,彰显华夏文化风貌,伴随着新中国影视艺术生产方式与意识形态话语的变迁,积极参与到影视叙事的话语建构之中。


少数民族音乐文化元素不仅是其民族显在文化表征,更是在不同类型的影视作品中,以影视歌曲、歌舞场景、器乐配乐、画外音等多种表现形式与叙事手法,积极参与到影视叙事的话语建构之中,完成其审美艺术功能的传达,向观众展示少数民族歌舞的独特魅力。中国影视艺术也由于少数民族歌舞元素的广泛运用,形成独具特色的民族风格与叙事结构,少数民族歌舞也借助影视艺术的传播而实现其自身艺术风格的普及与提升。




舞蹈电影的叙事研究


跳出我天地》《三傻大闹宝莱坞》《鼓舞激情》

《舞出我人生》海报


文 张静


提要随着电影艺术的发展,各种艺术元素如舞蹈、音乐、绘画、建筑、泥偶、皮影等融入了电影,使电影的艺术表现力和主题表达呈现出新的特点。本文从舞蹈电影这个亚类型的实践入手,分析舞蹈电影类型中舞蹈元素的功能以及对电影叙事的作用,从而厘清舞蹈电影的类型特征,探讨舞蹈元素在电影创作中的具体应用,继而推动舞蹈电影类型的发展。


关键词舞蹈电影 歌舞片 叙事结构 《歌舞青春》 《黑天鹅》


详见《当代电影》2018年第1期第171页

观点呈现

歌舞片中的歌舞表演作为主要元素,与其他电影语言一起,共同推动着情节的发展。电影中的“歌”与“舞”通常是不可分割的,但在具体影片中对这两个元素的选择又会有所侧重,形成以歌曲为主或以舞蹈为主的不同类型。


舞蹈电影作为一种有着强大生产力的电影类型,在各个时代都出现了一些经典影片,留下一些令人印象深刻的华彩场面。既有像印度宝莱坞电影《阿育王》《三傻大闹宝莱坞》《宝莱坞生死恋》《我滴个神啊》和《英雄》《十面埋伏》《霹雳舞》《探戈》《热力四射》《情迷哈瓦那》等用舞蹈元素点缀的电影,又有像《黑暗中的舞者》《名扬四海》《曾经》《芝加哥》一样用充满浪漫色彩的想象中的歌舞场面来参与叙事的电影,甚至还有像《黑天鹅》一样充满现代性,用舞蹈来呈现舞者双重性格的奥斯卡金奖影片。相对来说,中日韩等东亚各国在舞蹈电影类型上佳作不多,除了《夜半歌声》《如果·爱》《芭蕾舞学院》(2004)、《巧克力重击》(2006)、《非常舞者》(2010)、《鼓舞激情》(2013)等作品之外,少有类型特征突出的舞蹈电影。或许,我们对舞蹈电影叙事的研究对有着悠久的歌舞传统的东亚各国电影产业来说,也是一个启迪。




微电影在高校校园文化建设中的

价值功能和实践路径


文 吴月齐


提要在“互联网+”时代如何利用大众媒体建设高校校园文化?本文以校园微电影为例,阐释其在高校校园文化建设中的价值功能,并试图从“形象文化载体、活动文化载体”这两个高校校园文化建设载体为切入点,重点探究微电影在校园文化建设中的实践路径以及指导高校微电影健康发展的原则策略。


关键词微电影 校园文化 价值功能 实践路径


详见《当代电影》2018年第1期第174页

观点呈现

英国教育学家阿什比在他的《科技发达时代的大学教育》一书中指出,英国大学教育的目标实质就是造就有教养的人而不是有学问的人。法国社会学家涂尔干在他的《道德教育》一书中也提出,教育的根本目的已不再是简单地向学生传授技能和知识,而是在传授技能和知识的同时培养学生对待生活的各种可能的终极态度,学校也已不再是一种浪漫的园地和闭守的堡垒,而是一种能够满足社会发展需要的,并且能够将个人生活和社会生活连接起来的具有真正的社会意义的中介组织。要达到上述育人目标,增强高校的文化“软实力”就显得尤为重要。


微电影的“微”特性使其在校园文化建设中具有后发优势。微电影即微型电影,脱胎于国外所谓的“短片”。这一具有中国特色的名称是互联网时代一系列以“微”命名的事物之一,也可以说是我国进入网络时代后特有的电影形式,以其短小、精练、灵活的形式风靡于互联网。微电影本身也需具有完整的故事情节和可观赏性。只是和电影相比,它的特性在于“微”,以其“微时长、微制作、微投资”的特征而使电影这一原本昂贵的艺术让更多普通人玩得起,也使大学生们有机会参与到微电影的制作中。


校园文化建设非一朝一夕之事,需尊重规律,假以时日,在潜移默化中提炼而成。在这一过程中,如何运用新媒体,将微电影这种喜闻乐见的大众媒介融入校园文化建设,借新媒体之力助推校园文化发展,培育大学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始终是一个值得思考的课题。




编辑:梁立志




更多精彩内容等您共享

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

请点击图中二维码

d

d

d

y

z

z

公众号

投稿信箱:dddyzztg@163.com

发行部电话:010-82296104/82296101

编辑部电话:010-82296106/6102/6103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686032783

官方微博:

http://weibo.com/contemporarycinema/home?topnav=1&wvr=6



微信号:dddy1984

若需深入交流,可添加我们的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