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配曲音乐交流组

DJ Krush 2007年纪录片《History of DJ Krush》 - 内在沉厚内敛的本质到外在强大非凡音乐的表达

Playlist2019-11-13 06:58:05


最近连着看了几部HIPHOP纪录片,连纪录片都跟每个人似的有自己各自不同秉性,有的纪录片就跟朋友见面聊天样的轻松亲切,有的纪录片就像路过警察局一样紧张隔阂,有的纪录片就最在乎记录而不加太多评价。这部由索尼公司出品发行在2007年由日本公司制作的DJ Krush纪录片相信很多Krush钟爱者都看过,除了里面大段的原始记录创作的过程和演出现场以及浓重的展示了他的唱机技巧和音乐制作水平外,个人觉得最好的抓住了Krush除去音乐大神光环以外“人”的那部分存在。不管是对于纯粹的音乐爱好者或者音乐制作人或者唱机爱好者都非常值得一看。(本篇多图慢慢看呗 ~ )


纪录片大致分为三个大部分:第一部分《阿呍》(A-UN),主要记录了Krush与一些国外、尤其是美国的一些MC的合作,像DJ Cam、Lee Q等,还有MosDef等录音时的视频之类;第二部分叫做《鼓道》(Ko-no-Michi),主要是记录了一些在《MEISO》、《ZEN》、《JAKE》等专辑制作时候与其他HIPHOP音乐人的合作、录音、制作的片段,以及各种音乐人对他不同的评价,最重要的是有大段Krush自己的感受和真挚的独白。第三部分主要是一些合作的比较知名歌曲的MV。


看完第二部分“鼓道 Ko-no-Michi”真的忍不住写点东西。一开场便是DJ Krush在背后是层层高耸树立的高楼大厦的夜色里一个人在一幢摩天大厦的顶层进行了3'46‘'的搓盘,从最开始8、9秒的实验性质的intro渐入到1分左右开始的breaking beats到2分40多渐入高潮的快速推动fader,到3分33秒左右的双唱盘的癫狂搓盘,到最后5秒的安逸降落的收尾。这一段完整的DJ Krush的个人搓盘的表演,瞬间深深震撼了,我眼睛和脑子和心脏情绪没有离开半秒钟被填满了。尤其是背后重重叠嶂的层次不齐的高楼大厦的社会夜色与Krush一个人专注全身心投入在自己的唱机上的前景形成了鲜明对比,被他专业、无穷、冲击力、美轮美奂的音乐深深吸引的同时又感受到了他的一些孤单的执着(不知道是不是制作公司特意想要这样去设置成一种孤寂冲突感呢)。

开场DJ Krush一个人在高楼林立前的完整scratch

对于我来说街头就是一切一切的开始。不管怎样,我不想忘记最初的开始就是在街头上,我也不觉得自己能忘记,因为那好像就是在我血液里一直流淌着的东西。我也不知道任何其他的出口,如果只有一个出口,那就是将我带回街头!(Krush最早1986、87年的时候是和street dance好朋友们在街头玩的)”


在这一段Krush自我真挚的表白后,正式进入“鼓道”部分,第一个记录了迷失阶段与C.L Smooth在1995年的单曲“OnlyThen Strong Survive”的合作制作,C.L Smooth说 “日本的朋友们,真的非常感谢这次能促成我和Krush的合作,感谢大家支持我、支持Krush,我们已经在纽约完成了‘Only Then Strong Survive’大部分的工作,我们想要向世界传达,不管是日本的、美国的、亚洲的朋友们,只有强者能生存,是的,在这个时代下,只有强者能生存。“

C.L Smooth说“在这个时代下,只有强者才可以生存”

而Krush谈起来合作的契机说到,(其实我觉得不仅仅针对这首单曲的合作,更像是Krush自己一直存在的生而为人的困惑的找寻、孤寂自我的表述)“我一直很孤单,我一直是我自己一个人直面着音乐,所以我需要听他的歌词让自己变强大,并不是说要去跟别人对抗或者跟别人比,只是我只能变得更强大去继续保持我自己的立场。”


接着记录了《MEISO》专辑录制阶段1995年在纽约与DJ Shadow的合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开始看到DJ Shadow在那扔笔玩的画面就感觉到了俩人的惺惺相惜了 ~ ~)。当Krush放了一个什么他们都没听清的日语tracking的时候,所有人的笑了,Shadow问“她说的什么呀”,明显感觉到Krush和Shadow的合作与前一部分介绍的C.L Smooth的合作完全不同,轻松、愉快、打闹、朋友间的嬉笑、互相欣赏一下子全都自然流露出来了,之后Shadow后面一段采访时说的话,简直让我快感动哭了。

DJ Shadow在那扔笔玩呢

对于《MEISO》专辑的录制Krush说:“美国真的让我感到紧张、焦虑,因为对于我来说,就像是回到最原始发源地地方了。在这真的没有钱的人,只能靠各种各样的方式生存着,真的用枪来交流的(Krush说了有点点长,但翻译就两句话,我老感觉日转英没翻译的非常精确)。我真的以为很多人会凑上来问我‘你们日本怎么认为HIPHOP呢‘‘你自己怎么认为HIPHOP呢?’所以我觉得直接去简单的复制重复他们(美国)所做的事是错的,太简单,也很无礼,我们总是说很多'HIPHOP不需要太多的框框架构,应该让人们随心的表达每个人不一样的方式,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追求属于我自己的音乐。我和Shadow非常心有灵犀,都不用多余的语言,有时候只需要一个眼神就互相明白了接下来我们要干嘛”特别自然'''''''''''(美唉 ~ ~) ”。DJ Shadow评价DJ Krush说:“我们互相之间发现了很多共同点,我们创造着相同的气息频率(因为原视频里是breath这个词,因为这个词一开始我总是找不到特别合适的词来翻译,我就问了几个国外哥们,他们也觉得这段英文不是很好,建议就写相同呼吸的频率节奏之类)。


“非常有意思,虽然我们都知道我们互相来自地球的不同两个地方,但我们都在创造着相同的气息节奏,我们大概都做HIPHOP12年了,我觉得虽然他都已经做HIPHOP这么久了,他依然在追寻着正确的路上,我觉得他对于现在的HIPHOP有点点伤心,我俩都有着相似的发展轨迹,我们也会遵从着非常相似的轨迹去进行”就像我说的,这确实挺有趣,我出生在一个特别小的村子里,他是生活在东京一个特别纷繁的大都市,而HIPHOP就像我俩共同的父母一样。”(真是为他们的惺惺相惜而感动,这句话太他妈感人了)

DJ Shadow“HIPHOP就像我们两个人共同的父母一样”

俩人特别开心结束采访时说“Peace Yo”

到了2006年Futura“我觉得他的音乐有些电子音乐、R&B、Trip Pop。如果你去看他的现场,绝对绝对不能只是听,你必须得观察,他的表演和搓盘的方式很美,DJ Krush他是一个艺术家。“”


美国导演(1983年一部HIPHOP电影《Wild Style》的导演,这也是Krush在之后每次采访里不停提到直接改变自己人生、开始HIPHOP音乐之路的影响最大的电影)、动画片制作人、作家、设计师Charlie Ahearn说“Krush可以算是在艺人领域对于我影响最大的的个人了,毕竟现在HIPHOP已经变成了不仅是纽约、曼哈顿、布鲁克林,洛杉矶和其他一些城市,和世界上其他地方一种强大的存在,这些已经证明了HIPHOP拥有了足够的世界影响力。而我认为DJ Krush是第一个能够成为国际性代表影响力的HIPHOP超级巨星””。

Charlie Ahearn说“DJ Krush是第一位HIPHOP领域里能真正成为全世界巨星的”

到了2000年在LA《ZEN》专辑制作时期,记录了与The Roots的Black Thought的合作。看起来Black Thought只是负责所有的Rap部分,所有的曲、beats、到制作都是由Krush完成,Black Thought采访时还说“基本都已经制作完了,我本来还想今晚就飞,但实在太累了,但也很开心终于快完成了,总之还是非常满意的”。片子里有一段2001年Krush与美国说唱组合CompanyFlow合作演出的记录,当然这个组合是非常欣赏和尊敬Krush的前提下,邀请到了他。现场来自美国的看起来年纪不大的金黄毛Rapper在前面凶猛的奋力说着、又是跳、又是蹦、又是yoyoyo挥着手,与背后在DJ台左边默默搓着盘,身体张显摆动幅度也不大的Krush形成巨大强烈鲜明的对比,不仅一下子想到日本亚洲文化与美国欧美文化本身的根源对比,也无法不去想到Krush开头一直提到的自己的孤独,自己一个人面对音乐的表白。那么的安静和内敛、沉着、深厚,在后面如安全平静大海的沉着包容般满满的铺开来。

DJ Krush和Black Thoughts在工作室埋头干活呢

前面疯狂Rap的MC和身后安静扎在DJ台的DJ Krush形成了鲜明对比

接着记录了他与Zap Mama合作的一首非常知名的《Danger Of Love》的一些片段,Zap Mama说“2001年,5年前吧,Krush第一次来到洛杉矶我们就录了一些歌,当时我们在有翻译的陪伴下一起在一个音乐工作室下呆了几天,挺酷的。Krush他的音乐可以连接不同的城市、世界、人,他正在做的就是可以打通不同城市之间的声音,这很重要”。

Zap Mama“DJ Krush的音乐是一种链接”

2002年他与Sly & Robbie合作的时候,因为这张专辑是Jamaica风格,所以与他同其他音乐人制作的专辑非常不一样,有一段Krush搓碟玩,旁边的Sly & Robbie的制作人都看嗨了,主唱Dunbar说“能和Krush合作真的特别神奇,我之前从来没看过任何人像他这样的scratch的”,另一个主唱Robbie Shakespeare说“他是个天才,他确实是!他打破、冲破了一些以前没有的形式”。

Sly Robbie看DJ Krush搓盘都看嗨了

Dunbar“在之前从来没和像DJ Krush一样的人合作过”

Robbie“他打破了一些以前没有的方式”

在2006年世界巡回演出路上,所到每一站,M2 INDOOR FESTIVAL ,西班牙,GIJON,上海!你会发现每一站Krush也会根据每个国家人的不同性质做一些改变,而当地人们的反馈也是都有不同,尤其西班牙人民每个都在张开双手跳舞的时候对比中国比较安逸的摇摆,当时2006年上海站宣传语写的是抽象派HIPHOP大师也是让我额了一下,但是当06年的Krush在上海的街头满脸温馨笑着说道“这的整体调调让我觉得像东京回到了昭和时代样的气氛”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对亚洲共同的一种文化共系感动了一下。想想这两年连着来两次的演出频率,可见人们对他迫切的渴望,真是我们认知的路是不会停下来的。

DJ Krush“这的整个气氛感觉像东京回到了昭和时代的感觉”

当Krush结束了一场演出后,清早在场地外面的广场,一个人喝着饮料,一个人背后是清早太阳还没升起之前广阔的阴天的背景下,配着低沉、缓缓、充满孤寂感的背景音乐下,右手还因为长时间搓碟受损太厉害绑了绷带:“长时间的巡演还是很累的,尤其是身体上面的,但是当我站在DJ台前的时候,我还是想要去做我一直在做的事,我做DJ这些事已经太长时间了,其实很多时候都还是比较自我个人的事,这也是我唯一能做的事这一段与一开头Krush真挚的表白前后呼应,串联了整个第二部“鼓道”。

“这就是我唯一能做的,只有音乐!”


DJ Krush让人如此敬佩着迷的地方有很大一方面是他如此专业、高水准、超凡、冲击力、巨大气场的纯正的HIPHOP的音乐和他自我本身那种安静、内敛、沉着、深厚的自我内在的明显冲突以及共存,这种内在沉厚的内敛本质到外在强大耀眼的音乐表达实在奇妙赞叹。太不可思议和让人钦佩了(纪录片里有多次镜头都是Krush孤单一个人拖着行李、在机场或者在地铁站里或者在广场上在演出场地的角落里,总是深深感受到他作为一个人本身那种孤寂感的存在)。

 

由于此纪录片是日本公司制作的,采访者如果是日语表达就被翻译成了英文字幕,如果是英语表达就有日本字幕,因为我也不懂日语,只能全部靠听、看英语部分翻译,所以到底从日转英、再到英转中,中间原始信息在每道翻译过程中有多少误解或者缺失,真不好说。所以也感叹一句,翻译的工作是有多么多么重要,在信息传达的过程中。所以也特别感慨的对翻译、字幕等工作的幕后英雄们致敬。

 

整个第二部分“鼓道”有1小时10分,所以我这篇也只是翻译了一些重点段落(如果需要原始翻译文字可底下留邮件我发给你们),以下是《History Of DJ Krush》的各自三部分,尽情感受吧 ~ ~





最后,私人的R.I.P Prodigy - Mobb Deep (1974.11.2 - 2017.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