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配曲音乐交流组

纪录片《纵横礼泉》讲述一个古县的千年沧桑和交通变化

石岗书院2019-06-13 00:26:43

        

这部纪录片叫做《纵横礼泉》,是我自己策划、撰稿、出资拍摄的。

        礼泉,是一个让我爱怜的名字。我感谢我的父母把我生在这个地方,让我有了一个与众不同的家乡。

       我离开礼泉已经三十多年,但是,有一个场景常常在我的梦中出现,小时候,我常常站在家门前,望着通向远方的蜿蜒公路,望着过往行人的匆匆脚步,望着马车或者汽车吃力地爬上门前的陡坡,我常常问,他们是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呢?路的那一头是怎样一个不同的世界?等我长大了,我一定要沿着这条路,走到远方去。

       后来,我从家门前的路,走出来了,而且,越走越远。但是,每一次不管走多远,最后的终点,还是回到家门前那条马路上。我明白了,每个人都像一只蜘蛛,只能生活在一张网上,这张网的中心,就是你的家乡。这张网,就是人类修建的纵横交错的道路。

       我在写文章的时候,常常要提到“礼泉”这个名字,而且,每次在键盘上敲出它的音节,我都会感到爱怜而心疼。我知道,这是人渐入老境,思念故土的心情。这时候我都会吟诵唐朝方干的诗句,“昨日草枯今日青,羁人又动故乡情。夜来有梦登归路,不到桐庐已及明。”我每次梦见回归家乡,梦中都充满温馨,而且总担心一路急行,还未到家,梦被惊醒了。

       我写礼泉,总怕写不好,礼泉是一部厚重的大书,厚重得没有人能随便翻动它。它不像华清池那样轻佻,可以用一场歌舞就能表达它的艳丽,也不像马嵬坡那样绝情,用一部电影就能展示它的冷酷。礼泉上承轩辕黄帝的神圣,遗留着汉文帝孝道的余香,留存着贞观盛世的文化血脉,携带着民族政治、文化、军事最辉煌而且最神秘的基因。任何企图用简单的手法来表现礼泉的作品,注定都会流于轻浮。

       因为厚重,就常常被人绕行,因为神秘,就常常使人畏惧。礼泉北部那些隐秘而且神圣的山峰,东部那些高耸的佛塔,就常常使人因为敬仰畏惧而止步。

       我半生的心情都被礼泉纠缠着,不得抒怀。我希望有更多的人,跟我一起去读礼泉这部大书。读韩城,你会感到斯文凄苦,心生悲凉;读骊山,你会讥笑幽王,助长矫情;读华清池,你会艳慕玄宗,心生乱念;读兵马俑,你会强勇好斗,助长煞气;读马嵬坡,你会怀疑人间有情,心如冰霜。只有读礼泉,读太宗的文治武功,博大胸怀;读魏征的铮铮铁骨,磊落人品;读徐茂公的机智谋略,成就大业;读李靖、秦琼、敬德、程咬金、张士贵、郭子仪的男儿豪侠,叱咤天下。礼泉带给你的是人间的智慧与正气。哪怕得之万一,也会受益无穷。

       我想带着你去看看礼泉,沿着公路前行,虽然只是浮光掠影,但是只要有一句话打动你,一个景色能让你注目,也达成了我的心愿。这就是我拍这部纪录片的初衷。

       过去的几十年,我们礼泉人为了吃饱饭,开山炸石,出卖资源,山上冒白气,沟里流污水。炸石头的炮捻子差一点伸到李世民陵墓里了,把风水败坏到了极致。这几年,县委书记王强民带着礼泉人治理环境,发展旅游,要建设一个山水秀美的礼泉,礼泉的路越修越好,环境越来越美。这无不让我欢欣,我拍这部片子,也是给家乡的弟兄们鼓劲。

       感谢我的兄弟们跟随我,在酷暑中跋涉在礼泉的山水之间。这是一部用汗水串联出来的片子,晶莹闪光。可能画面不够完美花哨,表述不够全面尽兴,但是,你能感到其中的辛苦和爱意。

       感谢履见导演,感谢觅汀、唐晨、轩诚、宏斌几位兄弟,感谢林静华女士,你们都不是礼泉人,却为这部写礼泉的片子,付出了心血,洒下了汗水。感谢礼泉藉的著名书法家赵居阳先生为本片题写片名。感谢礼泉交通局的弟兄们每天跟在我们屁股后面,为我们指路。最感谢的是,本片使用了赵季平先生和日本音乐组合“神思者”S.E.N.S的音乐作品作为背景音乐,愿诸位先生安康如意!

       本来想写几句介绍性的文字,不想又啰嗦多了,就此打住,看片子吧!

 

                                                                                  石岗

                                                                             2016年8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