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配曲音乐交流组

TEDxQingboSt 你知道西游记主题曲登登等登凳登等灯的作曲者许镜清吗

TEDxQingboST2019-02-10 15:58:04



Guest Speaker

Interview

XUJINGQING

许 镜 清




著名一级作曲家,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音乐顾问。他为100多部电影电视剧创作歌曲和音乐,《女人不是月亮》《半边楼》《大寨红花遍地开》等作品响彻大江南北。最具代表作:1982年杨洁版《西游记》全部歌曲和音乐;1987年“齐天乐”迎春晚会全部歌曲和音乐;2011年张纪中新版《西游记》全部歌曲;2016年12月4日、5日,筹款主导的《西游记主题音乐会》在人民大会堂盛大举办,获得全国一片赞誉。


谈到《西游记》,有人说,师徒四人其实就是一个人,是唐僧和他的贪嗔痴念;而谈到“西游精神”,可以是一个团队,比如,杨洁导演带领的整个86版《西游记》剧组,当然,也可以是一个人,他有悟空的勇敢、八戒的幽默、沙僧的忠厚和唐僧的坚持,86版《西游记》的作曲许镜清就有这样的精神。他为圆“西游记音乐会”30年的梦想勇往直前;他幽默风趣的话语里时长夹杂着耐人寻味的人生哲理;他忠诚于自己的音乐艺术;75岁的他依然在音乐创作上坚持不懈……

许镜清老师虽然低调清贫,但是,他的音乐作品却一直伴随着几代人的成长,一直被广为传唱,被津津乐道。比如,网上传播的中央音乐学院《西游记》片头曲“登登等登··· ···”的考题;把西游记音乐与演奏家雅尼指挥的音乐会现场视频巧妙嫁接,成为以假乱真的《云宫讯音》音乐会演奏版;还有,把西游记序曲命名为“云宫迅音”等等话题。终于,在2016年12月,许老师通过众筹,实现了举办《西游记》主题音乐会的梦想。以下,还有更多许老师的音乐创作理念和人生感悟。



Q&A


Q1

在听您的音乐时,很好奇您是如何用音乐表达出人物那么鲜明的性格特点的?比如机灵的悟空,搞笑蠢萌的八戒。

首先,我平时比较留意对周围事物的观察,对各种情感和性格的掌握熟知程度也有我个人的感觉。我把这些性格特点变成准确的音乐符号来表达,就活灵活现了。这些创作的积累都来自于生活。一个音乐创作者,要有充分的想象力,想象音乐和画面如何对接,才能恰如其分表达需要的东西;或者,想象创作出来的音乐,听起来是什么,它就是什么。当你的音乐能触动听众的感官,当你的意图和观众的感觉能融合在一起,那么,这样的音乐就是成功的。虽然只有7个音符,但是,通过多种途径的组合,可以表现夸张的幽默、抒情的幽默、悲伤的幽默,等等,只要你选择一种,恰到好处表现出来,就能让你的音乐鲜活起来了。

A1

Q2

我们知道您为了学习音乐经历了很多艰辛,也精通多种乐器,那在您创作的过程中,是完全根据具体情况选择能更好表达的乐器呢,还是您有什么更偏爱的乐器?

从古到今,民族的、独门的、西洋的等等乐器,有几百种,同一类型就有很多品类。我没有什么特别偏好,再多的乐器,只要能被我恰如其分地运用到乐队里,恰到好处地表达我自己想要的艺术效果,任何乐器都可以。

A2

Q3

《云宫迅音》、《上任弼马温》等歌曲运用了非常丰富的民族、西洋、电子等元素,在三十多年后的今天听起来仍不过时甚至领先,在当时的环境下您是怎么想到用这样的方式来表达的呢?

在我到《西游记》剧组之前,已经有七个作曲应邀参加创作。他们最后都被否定,这并不代表他们的水平高低,只能说,他们可能只用了纯粹的民乐创作,或者纯粹的管弦乐表达,恰恰没有人像我一样,能想到用新潮的、流行的、前卫的电声乐来创作《西游记》。我认为,神话故事要用与众不同的音乐来表达,而电声音乐,正好能带来民乐、管弦乐没有的音色。所以,我采用电声乐和民乐结合的方式来表达,既保留了民族特色,又有西洋的感觉。

A3

Q4

有网友评价您才是真正的电音之王,您怎样看待这个称呼呢?现在国内对于不同的音乐形式接受的程度越来越大,中国风的电音、传统民乐、西洋电音、西洋古典乐等等,您是如何看待这些音乐的呢?

我不认为自己是什么电音之王,我也够不上王。应该说,我只是第一个在影视作品中使用电声的人,俗称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这烹制的味道对了,大家就觉得好,如果,味道不对,大家都觉得不好,那我就成了第一个吃蜘蛛的人了。我不懂电声乐器的演奏,但是,我对电声乐器表现的声音是非常熟悉的。我认为,任何音乐表达手法,没有高低、雅俗、贵贱之分,要看创作者用在哪里,怎么恰到好处地用。

A4

Q5

您的一些作品很有当时的时代特色和年代感,多用民歌的唱法和中国古典的器乐,现在的有些年轻人听起来可能会觉得其中的某些部分会有点“土”,您又是怎样看待音乐的“雅”与“俗”,“古典”与“新潮”之分的呢?

我认为,音乐没有高低之分。不是说,民族的、土的、古典的就是过时的。音乐在于恰如其分地表达故事或者人物特点,能创作出你认为真正需要的感觉,那么,你就是对的。你写得很美很现代,但是,放在孙悟空身上,它就偏偏不适合,不能表达孙悟空的特性,那它就不美。电视剧都有年代感,《西游记》唐僧取经的故事就源自唐朝,那么,音乐表达就要有唐朝风格,什么是唐朝风格呢?我认为应该有五声音阶,有宫廷音乐,这些都是代表。比如,我创作的《安天舞会》,基本用的就是唐朝的宫廷乐,大家一听就会有感觉,但究竟是不是就是宫廷乐呢,你似乎又无从查起。音乐不用也不能充分去考证和论证,如果很较真,可能就有这样那样的缺憾了。从理论家的角度来说,可能会觉得某一段音乐不符合创作手法,但是,我更多地是以听众为上帝来创作音乐的。

A5

Q6

在年轻人逐渐西化,民乐逐渐式微的年代,很多年轻人听音乐不再是享受和思考而变得很随意和“恶趣味”,甚至兴起了很多之前难登大雅的,类似“喊麦”之类的音乐,您也对龚琳娜的《金箍棒》表达过不满,那么您对现今的音乐制作人有什么建议吗?

我觉得,作为中国人,作为中国的音乐工作者,我们创作的音乐是给中国老百姓听的,那么,你创作的作品就得有中国的风格,中国的感觉。民族音乐是我们的根,我们的核。我并不反对现在采用多种流行音乐表达,有些人欢迎,就一定有欢迎的道理,但是,如果要让大家长久记住你的音乐作品,让音乐作品传承下去,那么,你一定要保留属于自己的、具有中国特色的元素,简单一句话说,就是中国风格。

A6

Q7

不仅是您的《西游记》,四大名著中其他几部的音乐也都是中国影视配乐作品经典中的经典,您对其他三部的配乐有什么评价呢?

我觉得其他三部名著的配乐和歌曲都写得都很好,都有各自的特点,各有千秋,各有独特的表现力,没有之一,也没有之四。

A7

Q8

现在的影视作品越来越少的专门制作主题曲和配乐,很多都是用现成的音乐,也不太可能像您为《西游记》创作时那样耗时四五年去为一部影视剧来创作,所以很多的影视剧都会有剧和音乐脱离开的问题,对这个现象您有什么看法?

我对这个问题深感不安。对于作曲家来说,我觉得这种现象的出现,是对音乐的不尊重,这样走下去,影视音乐的路子只会越走越窄。音乐是影视剧里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虽然不是最直接的艺术,也不是最重要的,但是,可以伴随故事的发展,人物的喜怒哀乐,更好的感染观众,带动观众情绪,这是语言很难替代的。配合画面,使用恰到好处的音乐,让观众自己去体会剧情,正是此时无声胜有声的艺术效果。如果全都采用罐头音乐来配乐,那是一种快消行为,我认为这是对艺术作品的不尊重。影视剧的主题歌很重要,它是概括整部片子的思想,好的歌曲容易让观众有带入感,能产生共鸣。影视剧是综合艺术,丢弃了美术不行,丢弃了音乐也不行,他们如同空气和水的关系,综合的、美的艺术创作,能让观众得到美的享受。

A8

Q9

在《西游记》之后,您的音乐风格有了一些变化,您对《西游记》之后自己的音乐类型有什么样的定位?《西游记》之前和之后的创作环境有什么变化?这对您的风格有哪些影响?

我创作《西游记》音乐之后,也写了好多通俗的流行歌,给大家带来另外一种节奏的新鲜感。我对创作风格没什么具体定位,只要我认为贴合时代,符合剧情需要,或者满足歌曲内涵,能用的乐器,我都会用。现在的流向风格给我带来新鲜感,所以,我的创作也会顺应潮流。但是,我也不会一味地盲从,我始终认为,如果没有中国元素、没有民族特色,音乐作品的生命力不可能太长。

A9

Q10

前段时间台湾的知名音乐人刘家昌先生也表达了对于中国音乐版权问题的不满,而您也因为不成熟的版权制度才一直没能得到您应有的报酬,您对音乐版权制度有什么看法和建议?

因为韩寒的《后会无期》,一些版权意识比较强的艺术公司,在使用我的音乐的时候,也来签署协议并且付费。中国的音乐版权保护问题还是得加大推行力度,要不然,著作权人依然处于很无奈的境界,侵权人处处有理,连产品或者企业赚不到钱也可以成为理由。对于辛辛苦苦创作的著作权人来说,这是极其不公平的。我觉得,版权保护问题,应该从国家法制层面加大力度,严惩侵权者,才能更好保护著作权人的权益。音乐作品需要分享和传播,这本身没有错,但是,如果一些人拿来商演赚钱,一些企业借此赚取利润,而没有经过著作权人同意或者认可,那就是侵权行为。30多年来,有演唱者在任何场合演出的时候,一定会唱我的歌,他富了,但是我没得到我该得到的权益,这就有问题了。

A10

Q11

您和杨洁老师都是《西游记》背后的英雄,很多人都是只知其作品而不知其人,西游音乐会的梦想也是坚持了三十年才通过众筹得以实现,您的生活也不像那些主演,您满足这样生活相对清贫的幕后英雄的状态吗?

怎么说呢?我既满足,又不满足。说满足,是因为,每个人的追求不一样,我创作的音乐作品能得到老百姓的喜欢和热捧,能传唱至今三十载,对我来说,这是一种满足,这是用再多的钱财也买不来的。至于说,又不满足,是因为,我觉得,还有人拿着我的歌去商演赚钱,而我并没有得到应得的权益。但是,我也并不纠结,更不会因此而受折磨。我不会特意为赚钱去浪费我更多的精力,我宁可投入更多的时间去创作美的旋律。

A11

Q12

您说过在创作《敢问路在何方》的时候是因为产生了“人为什么活着?”“人活着又是为了什么?”这样的困惑和思考而没有答案,那您现在有答案了吗?

这是一个很深奥的问题。人为什么活着,我真的没办法解释得很清楚。但是,人活一辈子,一定要做事,尽量做有意义的事。如果一个人一辈子碌碌无为,或者说,拼命挣钱也不知道为了什么,对我而言,会觉得很没意思。作为人类的一份子,尽量要给子孙后代留下一些精神养分,总比只留下钱好。我觉得,不管我的音乐能传唱多久,我都很高兴,毕竟那是我辛苦付出的结果。

A12

Q13

最后,您可以简单谈一下对我们的主题“隐”的看法吗?

我觉得“隐”是一个人品质的表现。有一种“隐”,比如古代的隐士、隐居者,他们都是有学问的人,他们常常隐在深处谈论属于自己的东西。这种“隐”我不太赞同。我认为,他们有成就,应该要出来为人类做贡献,有能力而不去好好发挥,有聪明才智不去贡献社会,我觉得不太好。还有另一种“隐”,由于多种因素,人家不知道你,我认为不知道就不知道,只要你是金子,总会有发光的一刻。若干年前,我就是属于后者的“隐”。大家都知道,《西游记》很多台前人物被观众熟知、热捧,但人家不知道好听的音乐旋律是我创作的,甚至出现电视台的人找不到我,警察知道“敢问路在何方”而不认识作者的我,门卫给我颁发奖项等等现象,这些对我来说都没关系。作曲家三个字的内涵很丰富,要有很多老百姓喜欢的能流传出去的作品,才能堪称作曲家,我觉得拼命喊来挣来的名利不如自然而然来得好。只要人家熟悉音乐,喜欢音乐,终归会知道你,认识你,这样不是挺好嘛。

A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