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配曲音乐交流组

耳朵里的江湖——中国武侠电影配乐发展史

巴塞电影2019-02-10 15:12:18

就像美国有好莱坞大片,欧洲有文艺电影一样,中国电影也有其独一份的产物——武侠电影,或者更广义的叫做武侠功夫片。


▲解放双手,“听”文章▲

(音频来自“一说”)


从上世纪20年代发展至今,武侠电影席卷全球,并在中国电影的创作中掀起了一次次高潮。其规模之大。参与者之众,产量之高,形态之丰富,几乎超过了其他故事片类型。


《泰坦尼克号》剧照


而音乐作为电影的重要灵魂部分,一直以来都与电影本身密不可分。就像今天,我们说起无数经典影片的时候,第一印象往往是其中的音乐。比如《My Heart Will Go On》之于《泰坦尼克号》,《一生所爱》之于《大话西游》,一首歌成为了一部电影的代名词。


所以在武侠电影的世界里,音乐同样起到了重要作用。


一方面音乐以其声音的不同起到了暗示情节的作用,比如老式港片中大英雄或者大反派出场时总有截然不同的配乐;另一方面,音乐又起到了渲染气氛的作用,尤其是在以意境为重的武侠电影中,一段空灵的音乐绝对事半功倍。


《大话西游》剧照


在中国武侠电影的配乐史上,也同样经历了多个发展阶段,从最初的戏曲配乐到今天的多元化音乐,每个时期均有其独特的音乐形式。


1

早期的“罐装音乐”


在武侠电影发展的早期,因为资金和技术上的不足,以及对于配乐地位的不甚在意,此时的电影配乐往往都是“罐装音乐”。


“罐装音乐”,顾名思义,指的就是像罐头一样事先包装好,随用随开的音乐。这一时期的电影制作人们把现有的乐曲标签化,直接套入一些适合的情景之中,并逐渐发展出一套规律,固定的音乐被反复用于许多固定的情绪中。


这些音乐大多都是非原创音乐,都是民间长期流传或者中国大陆的音乐人在五十年代后期开始陆续创作出来的。如果细究内容的话,这些乐曲大多都是歌颂革命英雄、歌颂英勇的解放军、歌颂社会主义划时代建设的,但是这些乐曲的音乐在氛围上又都比较适合武侠电影的情节要求,所以理所当然成为资金不足下的配乐首选。


大量看过这一时期武侠电影的影迷很容易就会发现这一点,甚至每听到这些电影中的某些乐句时,很自然就联想到某种情节或者场景。


比如,《四川将军令》、《东海渔歌》、《英雄们战胜了大渡河》、《十面埋伏》等乐曲常用于表现“激战”;《闯将令》引子、《小刀会》序曲则往往用来表现武林大会的壮阔场景;《马鞍山序曲》以表现大团圆结局;《淮河随想曲》、《豌豆花开》等来营造侠侣谈情的氛围。


这些基本上都是一些公式化的运用如武侠电影《如来神掌》中,就采用了《英雄们战胜了大渡河》作为片头曲,此曲中一段描写“奋战急流”的乐段则又成为影片主角龙剑飞的主题动机,常出现在男主角施展如来神掌的情节中。


当然,“罐装音乐”除了经常套用中国民乐之外,这一时期的武侠电影也有把西洋音乐当作“罐装音乐”用于电影之中,比如胡金铨1966年的代表作《大醉侠》中的音乐便来源于007系列《雷霆谷》中的音乐。


《大醉侠》剧照


在这里需要稍作补充的是,在进入新世纪之后,这些“罐装音乐”又再一次回归到电影,但更多的则是致敬的角度。比如周星驰就很喜欢《小刀会》组曲,先后出现在《九品芝麻官》和《功夫》等一系列电影中,展现出更加搞怪的一面。


所以要想稍微听一听这一时期的音乐,建议听周星驰电影《功夫》原声,基本涵盖了以上所说的大部分音乐。



2

原创的西洋音乐和民乐


进入60年代之后,在好莱坞动作片浪潮的影响下,中国武侠电影也在破格求变。导演张彻在此时开创了阳刚派的武侠电影,以取代阴盛阳衰的文艺片,也正是他开始为中国武侠电影引入了较为完整的西洋音乐因素作为配乐的新风格。此时中国武侠电影配乐发展进入了西洋乐的阶段。



张彻(右)


在这一时期,好莱坞电影开始盛行以新创交响音乐作为电影配乐。所以张彻也开始试图在自己的电影中使用专门为影片而创作的交响乐,甚至包括一部分颇具现代性的电子音乐,以渲染其电影中“暴力美学”的理念。


比如张彻的代表作《独臂刀》中,男主角方刚被砍断手臂之后以及在电影的最后远走天涯的场面,所用的配乐均是节奏感很强的现代音乐。这样的音乐样式一方面突出了主人公方刚威武、坚强的侠客形象,同时也使影片更适合当代以青年观众为主体的电影审美需要。



《独臂刀》剧照


但是民乐的运用也没有消失,与张彻同为武侠电影宗师的胡金铨便尤为喜欢使用民乐因为武侠电影最初的源头便是脱胎于京剧中的武打场面,所以传统乐器的使用也同样相得益彰。


比如在胡金铨的代表作《侠女》、《龙门客栈》、《空山灵雨》等一系列作品中,鼓点、梆子、民族音乐反复出现,场面调度也带有很强的戏剧性程式。尤其是在《大醉侠》中,女主角金燕子在客栈与众多敌人交手时,配乐是京剧中的锣鼓和梆子,节奏感极强,打手们逐一上阵与金燕子交战,与京剧武场戏十分相似。


《空山灵雨》剧照


所以这一期时期的武侠电影在张彻和胡金铨这样的导演的影响下,开始发展出多彩多样的配乐风格,不再局限于公式化的“罐装音乐”。类型上既有传统的民乐和古典交响乐,也有现代的电子音乐;表现形式上既有器乐的独奏,也有管弦乐的合奏。


3

中西音乐的融合发展


在进入80年代之后,中国武侠电影又经历了一次创作高潮。此时的武侠电影不再局限于港台地区,大陆的电影创作者也开始投入武侠电影的拍摄。


这一时期的武侠电影配乐开始展现出更加包容万象的气度,越来越多的专业作曲者开始投入到电影配乐中去,并以西方配乐方式为基础,中国民乐为手段,涌现出一大批耳熟能详的经典配乐。



《黄飞鸿》剧照


比如这一时期武侠电影的领军人物徐克导演的《黄飞鸿》系列,就大量运用了改编之后的民乐。其中最经典的当属主题音乐《男儿当自强》,改编自古曲《将军令》,前奏中坚定有力的大鼓,贯穿全曲灵动悠扬的管弦乐,整首歌充满豪毅之情。


电影中每当出现精彩的动作场面时,这首歌便会响起,更是根据剧情的需要衍生出多个变奏的版本,成为整个《黄飞鸿》系列的精髓所在,因此也获得了第十一届香港金像奖最佳音乐奖。


还比如1993年的《东方不败》,在这部影片中,配乐者胡伟立除了利用传统的民族乐器三弦、筝、琵琶外,还使用了埙、笛来突出苗区边寨风情;在配乐手法上,他还善于借鉴和推陈出新,在影片中融入了现代电子音乐手法,用丰富的合成器音效营造了一个迷幻、浪漫的世界。



《东方不败》剧照


4

更国际化的配乐


随着进入90年代之后,电影配乐开始展现出更加重要的地位。


一方面开始大量使用电子合成器以取代真乐器的使用,使得许多擅长电子音乐的非主流音乐人也参与到武侠电影音乐的制作,出现了许多另类的配乐作品;另一方面,随着中国武侠电影的国际化发展,越来越多的职业作曲家也开始为电影创作配乐。


《东邪西毒》剧照


前者比如在王家卫的另类武侠经典之作《东邪西毒》中,陈勋奇不依附于传统的配乐形式,而多利用国外现成的音乐素材加入六七十年代的流行元素,使配乐显得奇异、诡秘,有着强烈的异域情调,音乐结构短小、富有张力,很少使用大型管弦乐供托气氛,这种形式的音乐表现与王家卫决速凌厉的影像风格融为一体,因而成为王家卫电影的一大特色。


后者则有谭盾、赵季平等一批优秀的作曲家,代表的电影则有李安的《卧虎藏龙》,张艺谋的《英雄》、《十面埋伏》,陈凯歌的《无极》,何平的《天地英雄》等。这些电影制作精良、场面宏大,在配乐上也展示出了多元化的风格,形成了中西、古今多种音乐相互融合的典型配乐形式。

《英雄》剧照


比如在电影《英雄》中,东北二人转和男低音合唱的交响乐队相呼应。为了寻求最佳效果,制作者请来了小提琴大师帕尔曼、来自日本佐渡岛“鼓村”的日本鼓乐艺人,并大胆起用贵州侗族少女担任女高音。选用“小提琴+鼓童+女高音”的新颖手法,达到了导演所要求的“介于摇篮曲与说唱乐、流行乐与古典乐之间”的状态。


自此之后,中国武侠电影的配乐进入了包容并收、百家争鸣的状态,既有最早期“罐装音乐”的反复使用,以示致敬,也有大量传统民乐的再发展和创造,更有许多风格独特、类型多样化的原创配乐。


所以我们在观看武侠电影的同时,不妨也仔细听一听这其中的音乐,这同样是一出精彩的江湖往事。



点击阅读原文,听觉的世界远远不止这些。




巴塞电影
ID:MovieBase

独家专访 | 热映热评 | 推荐片单 | 电影原声 | 影迷福利

近日狠货

专访 | 你不知道的电影修复秘闻

了不起的《罗曼蒂克消亡史》

《长城》:也许,我们错怪张艺谋了

梅尔·吉布森回归,斯科塞斯吃白果:猜猜金球落谁家

就是要搞事!——对话奥斯卡获奖导演柯文思

这狗日的摄影,跟抽大烟一样上瘾呢!

肉体祭——致中国剩下的《二十二》名“慰安妇”

专访丨荒井晴彦:剧本不是谁都能写的,但导演谁都可以做

专访 | 《生门》——社会面临的所有问号,在这里都能找到

相似阅读

琴心演奏剑胆——听大师谭盾用音乐讲武侠

胡金铨的龙门,徐老怪的客栈

《沧海一声笑》:笑傲江湖不如笑红尘

 尊重原创,转载请联系后台授权。

 合作请联系微信 menglu-white

投稿邮箱 tougao@moviebase.cn


 大力戳,别害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