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配曲音乐交流组

糊涂账背后,电影制片方们该是重视配乐投入的时候了......

音乐财经2019-12-01 14:39:26



假设电影没有配乐,电影还能卖出票房吗?答案当然是NO,配乐对于电影的重要性一点也不亚于艺人,但它的商业价值却一直被电影制片方有意无意的“回避”。


就在今天,又发生了一场“电影”与“音乐公司”的撕逼大战。


相信今天很多音乐圈里的朋友都被厂牌战马时代的一篇控诉文章给刷屏了,事情很简单:电影《判我有罪》使用了战马时代旗下16mins乐队于2015年发行的新专辑《魔王》中的一首歌——《他们的未来》(英文名:《They Will》),时间长达5分多钟,但是16mins乐队和战马时代都表示没有任何人联系过他们。




战马时代创始人刘钊对音乐财经表示,“电影制片方既没有和乐队联系过,也从来没有和我们版权方联系过。这是一种对音乐和我们创作者的不尊重,我们非常愤怒。”


有意思的是,在16mins乐队进电影院录下片尾视频后,不禁感叹道:“我们的这首《They Will》做片尾曲真的好合适啊!我的歌词跟女主最后的心情真的好配啊!仿佛量身定制的音乐一样。但是为什么要偷偷用呢?本来是一场多好的合作啊!”


是的,音乐是电影情感铺垫、营造氛围、推进故事情节发展的最佳拍档,而电影又能帮助音乐宣传推广,好伙伴友谊的小船怎么经常说翻就翻呢?说到底,还是电影强势,音乐弱势,特别是当音乐方的知名度微弱,电影制作方又永远有更重要的环节要投资,于是,很多本该光明正大的合作就变成了“糊涂账”!


电影制片方版权意识仍待加强


音乐财经曾写有一篇文章《将音乐授权给电影,你需要知道的几件事》,其中提到随着近年来电影市场发展火爆,音乐人想要拓宽传播渠道,增加音乐曝光率,可将音乐授用于电影制作,达到全新的传播效果。


2015年,我国故事影片产量达686部,国产影片票房过亿共计47部,每一部电影都离不开音乐,可以说电影的蓬勃发展,是可以帮助音乐方的,并且也确实为许多音乐创作者带来了工作机会、收入和知名度。


由于电影在国内发展速度快于音乐,很多电影爱好者和从业者对音乐的使用都有一定的版权意识。在百度搜索“电影、音乐、版权”三个关键词后,知乎、微博、百度贴吧都会出现关于“拍摄电影如何获得音乐创作者授权”的问题,且“问题”的时间集中在2011-2012年,这说明,那时候就已经能够看到从业者有了使用音乐要获得授权的版权意识。


不过,仍然有很多制片方没有提前购买音乐版权的意识,最后又因为音乐版权的问题而不得不“重拍”。比如《夏洛特烦恼》就曾因未提前购买音乐版权而暂缓一年上映。2015年制片人马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因为其中一些歌曲的版权没能谈拢,电影在半年时间里不得不四次重拍,只为了把夏洛原来唱的好多歌,改成唱朴树和许巍的歌曲。




另外,也有音乐从业者分析,一些制片方抱有“侥幸”心理,认为音乐创作者没名气,就想赌一把混过去。


一个反面例子是新晋导演苏有朋,2015年他执导的青春电影《左耳》,在前期宣传片中使用钢琴创作家Pianoboy的作品《Alone On The Way》长达54秒。被爆出侵权后,苏有朋回应道:“我尊重每位原著者。至于7000元赔偿金是多还是少,我并不专业不太了解,双方已在协调,透过法律应该是最公正的。”而关于此次“版权风波”最终如何解决的,网上也没有跟进报道。


“电影是我们的老师,却给我上了一堂课”


关于旗下音乐人的歌曲被侵权,刘钊多次提到了“愤怒”一词。


刘钊认为公司作为签约艺术家们的保障,需要在这时候站出来发声。“虽然我们在音乐圈可能是边缘化的公司,但我认为这个时候确实需要站出来,除了为我们自己争取应该有的权益,同时也提醒其他各位艺术家及朋友们,也多关注电影方面的音乐使用。”


此次歌曲“盗用”被发现,是因为歌曲创作者16mins乐队的粉丝发现了,还在微博上联系乐乐队,团队才得以知晓,之后乐队成员亲自买票到影院确认了片尾曲。


“我们一开始想着可能就是抄袭,但片尾曲出来听到我们自己的歌,我们拍摄视频的手都在抖。因为通通(乐队成员)是德国人,他说这是中国特色,在德国绝对不可能发生这种事。”16mins乐队主唱思雨对音乐财经说道。



备注:视频由16mins乐队成员在影院拍摄



在音乐财经得知消息后,曾尝试与电影导演孙亮取得联系,但对方表示并不清楚情况,并称“在开会,晚点再说”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我们和刘钊交流时,他表示在昨晚已经联系了孙亮,导演承认了盗用歌曲的情况,但原因却是片尾的制作是外包给了一名叫Oyoung的作曲人,与他签的配乐合约。这意味着离奇的“偷偷用”其实是这位署名为Oyoung的作曲人“不要脸”的偷了别人的作品来赚钱?


“电影的发展走在音乐前面,我们一直说电影是我们学习的榜样,但没想到现在老师给我上了一堂这样的课。”刘钊说道,“此前我们也跟一些电影制作方有过合作洽谈,比如哈雅、恒哈图的音乐也都吸引过一些导演的目光,我们此前也将音乐授权过一个非商业性的纪录片。我们并不反对电影使用音乐,但是我们认为使用前必须要获得我们的允许。现在战马也坚持《判我有罪》的制片方能够和我们来谈谈,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判我有罪》这部女性视角的犯罪片走的是商业电影路线,但进院线与美国大片《美国队长3》“厮杀”正面临“票房失利”。澎湃新闻的报道显示,5月6日在全国院线公映,排片量不足1%,仅100多万的票房,这个成绩作为院线电影可以说非常“糟心”。


那么,这次片尾曲版权风波又该如何得到圆满解决呢?Oyoung到底是何方神圣?可能又是一笔糊涂账。



国产电影配乐只占总成本1%


值得注意的是,国内电影音乐制作成本远远不到欧美标准的8%,曾有业内人士透露比例仅仅在1%左右,差距甚远的同时也意味着电影音乐的市场潜力巨大。


根据PwC的报告,来自电影行业的营收2015年全球为883亿美元,而北美地区的票房收入为111亿美元,中国为68亿美元,英国19亿美元,日本18亿美元。显然,中国电影市场的势头之猛,坐上全球电影市场的老大位置指日可待。


在2015年中国440.69亿的总票房中,国产影片收入票房271.36亿元,占总票房的61.58%,远远超过了海外片38.42%的份额。曾有业内人士估算,即按电影总投资8%的比例,这块配乐制作的蛋糕也能有5亿元左右(如上图所示)。


但是,国产电影的配乐投入通常只占总成本的1%,曾为《花千骨》、《轩辕剑》、《锦绣缘》等多部影视原声的制作及发行推广的太合音乐集团CEO刘鑫就表示,根本就在于影视制作公司尚未意识到配乐的重要性,因此投入偏低。刘鑫介绍,在投入偏低的大背景下,如果碰到拍摄超支,这笔钱还极可能被制片方缩减。


我们列举了一些国外的Tips,供电影片方及行业人士参考,欢迎给我们留言评论:


作为电影方,你需要:


1.找到一个音乐总监

音乐总监可以帮你把控整个音乐风格的走向,并且落实歌曲使用权、复制权等等合同细节。当然,音乐总监需要既懂电影又懂音乐,他/她的作用往往是电影世界与音乐世界的联络者。


2.确定歌曲并获得授权

在确定了电影的音乐方向后寻找适合的音乐作品,当这些都确定了后就去寻找版权持有者或音乐创作者,与他们获得授权。当然,如果你是非盈利性质的电影或纪录片,总投入本身就低,可以尝试在联络的时候降低价格获得许可。


作为音乐生产方,你可以:


1.主动寻找项目

当你想要为电影配乐的时候,你可以主动寻找一些正在制作的电影。当你找到后首先要调整的心态是“我能通过音乐为这部电影做什么”,因为电影制作方往往已经拥有了一个小团队来进行配乐的工作,而你只是个人,那么就要把心态调整到服务。


2.在谈合约的时候需要注意哪些?

虽然不同音乐的授权报价不同,但是它们都包含了相同的基本信息。首先会有一个明确的使用形式(比如在戏剧、电视、家庭录像中等);然后关于是哪个产品需要使用音乐也会明确的对象;之后关于许可的时间也需要限定(大部分的公司试图获得“永久”许可);最后也会详细的描述歌曲奖被如何使用,比如在电影的哪一段以及被使用的时长。





音乐财经正在招数名采访记者、数名分析师,办公室助理、欢迎勾搭!

简历投递邮箱:dongluxi811@163.com



  

还想看点别的?

点击?图片阅读原文:


O2O、视频教学、智能硬件如何抓住火热的音乐教育市场?


丨音乐财经出品——2004-2016主流音乐类综艺节目报告


观点
古典音乐,你从来不是一个没有乐趣的老同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