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配曲音乐交流组

李健发布《一句顶一万句》电影主题曲,但你肯定不知道他还写了一首更好听的同名歌曲

民谣派2019-04-13 09:23:13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

昨天,电影《一句顶一万句》发布了由李健创作并演唱的主题曲《你一言我一语》。

不过,大Z今天想说的歌,却并不是这一首。

今晚,大Z要给推荐这部电影的另一首推广曲,也同样是李健作词作曲并演唱的。

首先声明下,歌曲的demo是从百度贴吧里下载的,而且吧主也提供了未侵权的证据,先放在下面以防被喷吧。

一句顶一万句
先从原著小说的作者刘震云说起吧——
刘震云是一个和影视圈走得比较近的作家,他的作品很多都被拍成了电影或电视剧,比如大家熟知的《手机》、《我叫刘跃进》、《温故1942》等。冯小刚导演的话题之作《我不是潘金莲》也是出自他手。
2011年8月,刘跃进凭借《一句顶一万句》获得第八届茅盾文学奖。
这部《一句顶一万句》,刘震云写了三年,算是他迄今为止最成熟大气的作品。
以下摘录几段安波舜作为编者的荐言——
“小说的前半部写过去,孤独无助的吴摩西失去唯一能够说得上话的养女,为了找到她,走出延津;后半部写现在,吴摩西养女的儿子牛爱国,同样为了摆脱孤独,找到能说得上话的朋友,走向延津。
一出一走,延宕百年。
小说中所有的情节关系和人物结构,所有的社群组织和家庭和谐,乃至于性欲爱情,都和人与人能不能对上话,对的话能不能触及心灵、提供温暖、化解冲突、激发情欲有关。话,一旦成了人与人唯一沟通的东西,寻找和孤独便伴随一生。”
正如很多人的评价,刘震云这部小说就是中国人的百年孤独。这种孤独,在生活中处处可见——
一秋之长的友谊
朋友是一种很神奇的社会存在,它不似亲情,没有血缘关系,也不似爱情,没有婚姻和性需求的羁绊。所以,很多时候友谊都是阶段性的,像候鸟一样存活期只有一秋之长。
我们这一生,会经历很多阶段,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工作。每个阶段都会有要好的同学或同事,但少有人可以陪我们一路走到最后。电影里从小到大都一起厮混的桥段,只是为了戏剧效果,都是一个叫编剧的物种打着艺术真实的幌子胡编乱造的。
大家试着想一下,自己小学最交心的玩伴现在在哪里?还有联系吗?和自己还像当初那样铁吗?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
说说大Z童年最好的朋友吧。那会儿,我们每天都一起上学、下学,一起在麦地里摔跤,一起拿着弹弓到野林子里打鸟……总之,如影随形。这大概就是好朋友的样子了。
后来,因为升高中,他去学了美术,我便和他失去了联系。
再次联络上,已经是大Z在艺术学院读大一的时候。当时,朋友在老家找了份工作,提早过上了朝九晚五的生活。
我当时刚开始学吉他,把自己尝试写的第一首怀念童年的歌发给了他。朋友了回了一句,现在已经不是感伤怀旧的时候了。
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一句话,将我的一万句顶了回去。
下了线,我翻看他的QQ签名,清楚得记得这么一句话,什么爱情,就是狗日的进进出出。哦,原来我们的生活语境已经完全不同。那是第一次感觉到心里塞塞的,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现在看来,或许那就是刘震云所说的孤独。

有种很功利的说法,人每一次的成长都是以舍弃一帮朋友为代价的。说得虽然有些绝对,但真相往往让人感到如鲠在喉,生咽下去是妄想,喝醋软化也几无可能,只能到医院让医生拿镊子取出来。强制性地让自己醒悟,虽简单粗暴,但的确很有效。

如果非要找个心理平衡,只能说是因为时间久了,距离远了,没有共同语言,感情自然也就淡了。

有时候会想,如果所有人都像古龙小说里的欢乐英雄们一样就好了。但武侠小说毕竟只是成人意淫的童话而已……



无法言说的爱情
歌曲MV里的牛爱国和庞丽娜在登记处被问为什么要结婚,他们回答,因为他们说得着。可随着歌曲进行,他们忽然没了话。没了话就没了沟通,没了感情。两个人同床异梦,然后便异床异梦,庞丽娜出轨有了外遇。
记得王志文在录《艺术人生》的时候,朱军问一直单身的他为什么还不结婚。王志文说,没遇到合适的。朱军追问,你到底想找个什么样的女孩?王志文想了想,很认真地说,就想找个能随时随地聊天的。朱军笑说,这还不容易。然后,王志文说不容易,还讲了这么一番话——比如你半夜里想到什么了,你叫她,她就会说:几点了?多困啊,明天再说吧。你立刻就没有兴趣了。有些话,有些时候,对有些人,你想一想,就不想说了。找到一个你想跟她说,能跟她说的人,不容易。
所以说,有没有话可谈,是检验爱情或婚姻最精准,也是最残忍的的试金石。
仅仅举一个关于音乐的例子,你和你的爱人喜欢同样类型的音乐吗?
你爱崔健,她粉儿五月天;你爱马頔,他追凤凰传奇;
一只耳机,两个世界。虽然在同一个屋檐共饮三餐,但两颗心却好似隔着万水千山的。
这种情况有多少呢?看看有多少离婚、外遇的事情被报道就不言自明了。
被屏蔽在朋友圈外的父母
谁可以和父母成为朋友,那大概应该是这个世界最幸福的人了。

我们爱自己的父母,这毋庸置疑,可为什么还会把他们屏蔽在朋友圈之外呢?有了心上人,失恋了,丢工作了,会和他们分享吗?有人会这么做,但大家都嘲讽他们为妈宝。

我们总是习惯报喜不报忧,同样的,父母也是如此。

看似其乐融融的和睦家庭,揭开这一层皮之后,就会浮出中国式的无奈和顽疾。这种距离感,从不会因血缘和亲情而减少。相反,越是爱对方,疏离感越强。
小说里吴摩西的养女,一堆儿女,自己得了癌症,但却始终不跟他们说。至于原因,一是因为怕子女不为她操心,另一方面也是明白子女们的生活也是一团麻,不愿意再给他们添乱。
你会对TA说句什么?

回到李健这首《一句顶一万句》吧,这首电影同名曲,在大Z看来,无论词曲,还是意境都明显比《你一言我一语》要好一些,也更有民谣的味道——意象和叙事性。
从意象来说,足够丰富。路人甲、时钟、养家糊口,冻裂的伤口,拥挤的列车等等,这些场景和意象,平凡中透着某种生活的质感。从叙事性来讲,在主歌部分丰富意象沉淀之下,感情慢慢升华,最后落脚到车站的送别,完成了倒三角式的叙事结构。听歌的时候,眼前情不自禁地脑补很多画面,生活的气息扑面而来,歌曲结束了仍意犹未尽。


这里要特别说的一点,中国式的孤独在小说中随处可见,但在李健的处理下,歌曲结尾变得温情,虚构的主人公走了三百里路,在象征离别的车站,因为爱人在耳边的一句话,从此顿悟——

至于什么,我们不得而知,如果是你,你会说什么呢?
有个APP叫碎乐
如果喜欢这首歌,可以下载APP碎乐,里面有完整版,不过要花2块钱。

作为李健的粉丝,大Z就是前几天用了两块大洋听的完整版demo。等这首歌完整版公布之后,大Z也会第一时间分享给大家。


APP里也有其他的原创音乐人,风格多以民谣为主,爱民谣的朋友快去支持下吧。

今天又看了下,赵雷也入驻了。

P.S.真的没拿广告费,良心安利。


 
往期文章
《忧郁的嫖客》:四十分钟的关系似梦一样,人生经历总无常
盼了这么久,赵雷的《成都》终于出录音室版了,歌曲末尾竟然加入了…
长按二维码来加入南墙根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