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配曲音乐交流组

这部中国新派武侠电影的巅峰之作 至今无人超越

喂了官人2019-12-01 15:27:31

上周隔壁小张写最新版黄飞鸿《南北英雄》的时候,重看了一遍徐克的《男儿当自强》。看完之后小张不禁大为感慨,怪当时年纪小,竟然没发现如此佳片。于是便问我认为哪部电影是徐克的巅峰之作(包括监制,徐老怪经常是只挂监制,不挂导演,多一个人领钱嘛)。事实上徐克虽然电影很多,但是算得上顶级电影的也就是那么几部:《倩女幽魂》、《新龙门客栈》、《青蛇》、《男儿当自强》、《笑傲江湖》。如果让我来选,徐克最好的电影非《新龙门客栈》莫属



为什么是《新龙门客栈》?


这样说吧,它是中国新派武侠电影的里程碑,同时也是新派武侠电影的巅峰,没有之一。



套用知乎的话是:你这样说《新龙门客栈》是否过誉了?来,听我给你们仔细分析分析。


武侠电影是中国电影所特有的类型片,其地位类似于美国电影中的西部片。武侠电影在中国拍摄得很早。严格意义上来说,中国第一部武侠电影是1928年由张石川导演的《火烧红莲寺》。之后武侠电影分为多个流派多个门类,成为了中国旧电影时代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小编我一般把上世纪六十年代后的武侠电影称为新派武侠电影。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作为传统武侠电影迈向新派武侠电影的革新期,在这期间出现了许多新派武侠大家,比如胡金铨、张彻以及七十年代后期的楚原等。有意思的是,徐克的第一部电影处女作也是一部带有科幻色彩的新派武侠电影,叫做《蝶变》。《新龙门客栈》的前身就是由胡金铨导演的著名武侠电影《龙门客栈》。


当时《龙门客栈》的剧照是长这样的。



各位官人一看就会发现胡金铨导演的《龙门客栈》依然带有比较浓烈的传统武侠电影的痕迹。相比于后来徐老怪的新作,旧版的龙门客栈在完成度上依然是非常经典的电影,但是也存在一些旧式电影的“俗套”


首先是在电影场景上。由于中国电影早期从中国京剧,尤其是武戏中(《三岔口》、《打渔杀家》等)学习和参照了很多模式,因此在场景布置上,特别是在室内场景设计与电影镜头的安排上,仍然保有了传统戏剧的模式;其次,在武打的编排上,胡金铨导演虽然走的是飘逸写意的风格,但是没有摆脱旧式武侠的程序化流程武打动作仍然有很强的“套路”感;第三,在电影角色的塑造上,并没有走出脸谱化的窠臼。电影角色缺少明显的个性,非黑即白。


熟悉邵氏电影的各位官人难道没发现,当年邵氏的武侠电影,男主角都是:狄龙、尔冬升、姜大卫这样的浓眉大眼的正面人物么(尔冬升和姜大卫还是兄弟)?同时,旧派的武侠电影的情节推动完全靠的是剧情本身,而在主角的心理层面几乎都可以忽略不计。这种局面一直到七十年代末期,成龙的《醉拳》,以及楚原的《英雄无泪》这两部新派武侠电影的面世才有所改观。



和旧版的《龙门客栈》相比,徐克的《新龙门客栈》之所以被很多人称为新派武侠电影的里程碑和巅峰,乃是因为它别有洞天的开创了一个新模式。



徐克在《新龙门客栈》中大胆的采用了好莱坞西部片的写实风格和场景布置,外景直接在敦煌取景拍摄(后来李安的《卧虎藏龙》也在此地),意在完全体现大漠风沙、茫茫戈壁、长河落日的真实场景。同时,在室内场景的设计上,采用了法式电影的布局和机位设置,极重视光影的效果与特写的切换。


道具和服装上也摒弃了旧版过于戏服化的毛病,改由写实朴素的服装(金镶玉身上裹着的酒旗,笑)。真实的场景,写实的道具,再配上那耳熟能详的《小刀会序曲》的配乐,立马把观众完全拉入电影刀光剑影的世界中来。



在武打设计上,《新龙门客栈》更是超越了之前所有的武侠作品。徐老怪继《倩女幽魂》、《笑傲江湖》后再次使用程小东作为武术指导,力求推陈出新,将武侠片的浪漫主义风格推到新的高峰。整部电影的武侠动作,继承了程小东以往的风格,在飘逸灵动之中机具张力,整体武打效果气势磅礴,大开大合。再加上徐老怪超出常人的想象力和创造力,使每一个动作场景都让人印象深刻。尤其是最后的决战,在大漠风沙之中的生死相搏,以及最后庖丁解牛式的动作展现,更是前无古人,可能也后无来者的壮举。



在人物和剧情上,《新龙门客栈》不再是以剧情推动的电影。徐克采用的是西方戏剧中由人物心理变化催生戏剧矛盾的叙事手法。徐老怪创新式的塑造了金镶玉这个矛盾式的角色。金镶玉以龙门客栈这个黑店的老板娘出场,本来是一个极度江湖化的人物。她眼里没有道义,只有利益,没有真情只有假意。她阅历极深,八面玲珑,能够一眼看穿邱莫言女扮男装,也能周旋于官兵,东厂,江湖豪杰之间。


她虽是江湖儿女,但是并不会嫉恶如仇,情义在她眼中,远没有真金白银来得重要。她对周淮安的感情最初也只是占有的欲望,因此她才会加以利用要挟。由于金镶玉的态度不明,使得东厂和周淮安两方势力都不敢轻举妄动,明面上层层机锋,暗地里互相使劲。于是金镶玉便成为了矛盾的集合体,以及天平上的重要砝码。


整个剧情是随着金镶玉心理的转变而转变,不断铺垫矛盾,最终在“新婚之夜”完全爆发。这样左右摇摆的剧情推动形式,扣人心弦的戏剧性架构,都是中国武侠电影很难超越的巅峰。



不仅是金镶玉的人物形象丰满,周淮安、邱莫言的人物形象,甚至是东厂三大当头的形象也同样深入人心。打戏打得出彩,文戏、情戏也都出彩,那么就很可怕了。周淮安和邱莫言在龙门客栈初见时在走廊上的倚栏对望,周淮安给莫言拔箭后低吟辛弃疾的《破阵子》,都将江湖儿女的细腻情感表现得淋漓尽致却又愁肠百结。


它和以往的武侠电影最大的不同点恰恰是,它能让观众自己去体会正邪的对立,主角人物的动人情怀和对美好的向往。这便将武侠电影从类型片上升到了剧情片层面,从而直达观众的内心深处。



今天再回过头来看《新龙门客栈》,你会发现,经典永远都是经典。


剑胆琴心的周淮安,英气果敢却又腼腆的邱莫言,敢爱敢恨的金镶玉还是那么深入你的内心,强烈地震撼着你的灵魂,即使已经二十六年过去了,仍然没有其他电影角色能够替代。



《新龙门客栈》便是徐克侠义江湖的最完美的体现。



就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