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配曲音乐交流组

《仙剑奇侠传》 一曲菱歌,一剑天涯

人间湿格2019-03-27 09:39:17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自仙剑一后,仙剑三秉承其风:古装、武侠、言情、奇幻,胡歌照例男一号,从李逍遥到景天,面容音色体形依旧,却似乎少了几分神韵和情致。


也没了空灵澄澈的赵灵儿,千杯不倒的酒剑仙,刚柔并济的唐钰小宝,娇俏纯情的阿奴,刁蛮大义的林月如,儒雅不阿的刘晋元,心狠手辣伴有童年阴影的拜月教主……


仙剑三,情节、角色、服饰、配乐、场景、特效等丰裕不少,但思想、演技和拍摄精度等似略逊一筹。似乎之后的之后,传奇不再,终成绝响。






13载了,太多的风云变幻,有上海世博会的高光时刻,有汶川地震的生灵之殇。不觉间最后一批90后业已成年,渐褪去无知懵懂,克制情绪泛滥、逻辑坍塌,圆融处世。


我们意气风发,神清骨秀,挥斥方遒。庆幸生长在一个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的国度,神采飞扬地看世界,理直气壮地回家园。


四面八方的压力也围追堵截,背井离乡,独自应付驳杂的世情人际和自作孽挖的坑。


表里山河、经纶学说、盖世英雄的豪气干云和天马行空似随时光流转和俗世压榨消磨殆尽。


我们偶尔在夜深人静剥开面具卸下铠甲,泯半杯酒,吐几圈烟,伴着老鸦逐雀、悲狐啼月,蜷缩被窝酣畅地哭,思绪缥缈,视物迷离。


哭压力山大无人可诉,哭世态炎凉无处安放,哭经典易逝无迹可寻。


不敢出声,生怕一不小心就惊醒一个世纪,和那千万副冷嘲热讽的嘴脸及未沉冤得雪的魂灵。


眼泪愈发咸涩低廉干瘪,有时还噙血。


无人应和,无人拥抱,亦无人劝慰。




我们脑中充斥灰黑阴郁的烟障,月隐星沉,云深雾锁。荒郊野岭,地表破碎,血流成河腐尸横陈,穿梭明枪暗箭。


任千军万马轧过也目光呆滞、肢体僵硬不作抗辩,瘫身舔着凌乱发丝顺下的骨血和溃烂的唇齿,傻笑着幽微道“真甜”。


谁又能知悉,如此憔悴的皮相和枯槁的心灵下,曾几何时,埋藏过一粒种子,它幽深朦胧,却真切可感。


每每在我们百无聊赖或水深火热时,生根发芽,予以护佑、震慑、浇铸,它轻柔而铿锵地提点道:山高水长,来日可期。



犹记得小学一年级,心思单纯,头脑耿直。不知哪来的劲,快速清理作业刨完饭冲好凉,跟妈妈相约逼仄房间的大部头电视机前。


日常切到【深圳电视剧】频道,趁广告调好姿势角度,迅速复盘前几天的剧情,以更好代入,中途尿急也憋着。


目不转睛盯着屏幕,外柔内刚的《杀破狼》响起,我稚嫩的心随翻江倒海的画面、沉郁顿挫的旋律音色起伏摇摆:


「生,是为了证明爱存在的痕迹。


  死,是为了歌颂破灭的壮丽……」


洞穿红尘的肃穆、顶天立地的孤傲、千回百转的绵密长久交织萦绕心间。


脑补自己衣袂飘飘孑立狂风呼啸的莽莽黄沙间,挽弓搭箭,秃鹫狠厉俯冲欲啃噬,我面无表情手起雕落,箭宇破空而去,直贯鸟目,残月因双目的填补弥合成圆。




看正片,脑子疯狂转动,同时被剧情勾摄得寸步难行,走火入魔。正邪较量的刺激,俊男靓女的神往,真情实意的熨帖,美酒佳肴的香醇,生离死别的悲壮,梦里梦外的混融……


没有高精尖特效,没有花里胡哨的演技,没有考验智商的游戏,没有恢宏磅礴的场面,却是一出视听盛宴,几场生死抉择。


在那个互联网和通讯不发达的时代,潜移默化温润灵魂、启迪心智。


我们和剧中人同呼吸共命运,幻想自己也仙侠般神力加持,没有名缰利锁,没有苦大仇深,爱己所爱,无问西东。


一篇诗,一壶酒,一曲菱歌,一剑天涯。


放浪形骸,除暴安良,荡气回肠。




碰到拥吻脱衣、眉来眼去的男欢女爱,妈妈会果断切走,脸撇向一旁,萌萌地观察我的反应。


「咦,你小子,千万别想多哦!这些都是做来看的!」


我的心砰砰直跳,汹涌澎湃,面红耳赤,两眼骨碌碌转,似有所悟,欲语还休。虽然见怪不怪,但每次仍蹦哒热烈的遐想和迷思。


我知道,这,便是所谓的「爱情」(一两岁便常看情歌光碟,一年级时水到渠成了)


它甜蜜而苦涩,庸凡而轰烈,冷淡而热枕,浓郁而寡淡,刚硬而柔和,委婉而直接……


有一集李逍遥和赵灵儿躲柜互望。李逍遥呆了,吞咽口水,喉结动了两下。


赵灵儿伸手碰了他的喉结,说:“好好玩儿啊,灵儿怎么没有啊?”


李说:“你知不知道,这叫挑逗?”


赵再摸:“这就叫挑逗?挑逗一下会怎样?”


“我会做坏事。”说完凑上去,闭眼吻了赵一下。


“这就是坏事啊,我也会。”赵不由分说反亲过去。




还有李逍遥和林月如,他们系了一对莫失莫忘铃,只要一摇自己的,对方就会感应。


李叫林恶女,林唤李臭蛋,两个人打闹疯癫,相互挖苦刁难,却相约吃到老,玩到老。


当时众说纷纭,李逍遥是喜欢赵还是林。争到今天,也没争出个所以然。


还有唐钰小宝和阿奴。


阿奴是个只知吃喝玩乐,无城府和计谋的傻妞。唐钰是个凝重的人,对阿奴一见钟情,决心守护她一辈子。


阿奴对唐钰说:“阿奴除了东西要自己吃,其它事唐钰小宝都会帮阿奴做的啊 ……”


一次分开,唐钰腼腆道,“你以后有事就找我,”然后更腼腆,“当然,没事也可以找我。”


他俩有个“一线牵”。小指系根红线,只要感应到另一个人在附近,手指便会有被牵动的感觉。




可以适度艳羡或追求这种架空故事诗情画意和顺畅圆融的爱情,但得清醒现实终归磕磕碰碰、战战兢兢。


剧中人物再怎么海誓山盟,仗剑天涯也是戏里。戏外我们这一代,被诸多因素制肘,能挣脱自身陈规的思维、作风演出好戏,挺过六七年都实属奇迹。


爱情这事,一定要铭记起点与归宿,切忌随波逐流与逢场作戏。理性恋爱,直面供需,爱得酣畅,分得体面。一方面力求精进,具备满足爱人多方需求的能力;一方面赤诚相待,让彼此成为空前绝后的 the one,最终俩人千山暮雪、明烛天南。


有一幕,他们并肩走在山上歌舞喧天。面面相觑,虔诚立下十年之约。




“我李逍遥要做天下第一大侠,我要锄强扶弱,我要名留青史!”


“我林月如要让林家堡成为天下第一大帮,我是女帮主,然后再跟这个臭蛋争第一!”


“我赵灵儿要让所有南诏国子民永远幸福快乐! ”


“我刘晋元要抛头颅,洒热血,帮当今的皇上匡扶大唐江山! ”


“我唐钰不怕任何艰难,要跟我义父一样,忠心铁胆,保卫国家!”


“我阿奴要天天开心,一生一世都快乐,天天开心天天吃! ”


他们说,今日一别,十年后再相见。


天边烟花璀璨,映照少年们俊逸的脸和狂放的心。


命运安排他们汇聚,尽管个性迥异,有摩擦分歧,但都是真性情,铜墙铁壁的小团体,朝着一个目标迈进。


然而他们没有等到十年。剧中最后只剩李逍遥一人存活,剧外各奔东西。



李逍遥是崛起于微末的渔村店小二,无煊赫家世及敦厚学养,靠势利浮浅的婶婶拉扯大。他自在逍遥,不拘俗套,散漫纯情,普天之下皆为其股掌玩物,堪比时代浪子。


机缘巧合,邂逅隐匿仙灵岛逃避追杀的南诏公主赵灵儿,永结连理。一番误闯,半路杀出个刁蛮千金林月如,从此三人同舟共济。


拜月教主妄图侵占中原,不惜挑起黑白月族的争端,更召唤太古水魔兽淹没苗疆。

白月少女阿奴与英雄少年唐钰小宝,力克恶敌,不幸罹难。


危难之际,灵儿以女娲圣灵之身与水魔兽同归于尽。


大地回春,逍遥允诺互送灵儿回家,途中,灵儿灰飞烟灭与天地相融…


情节的设定很讨喜,不是执掌乾坤的天地神祗或权倾天下的帝王将相运用自己的势力玩弄或拯救苍生。


而是天选的几个身世信仰各异的少年,巧合相遇,通达六界,同甘共苦,和敌人的此消彼长间拯救苍生,彼此实现契合。


它满足观众的心理平衡。再无可挑剔的人设、也有时空局限,有七情六欲、三灾五难,只是较善隐匿污点、痛点。 再毁天灭地的力量也有宿主和运动轨迹,有相生相克的存在。


例如权倾天下如拜月原是郁结着童年阴影和对爱的曲解,误入歧途,但正是麻木与仇恨躯策他一往无前,成就霸业。


剧末,看到比翼鸟翱翔天际,呆滞道“这就是爱么?矢志不渝?莫非这世间真的有天涯海角?”


李逍遥撑着残躯用剑比划出五角星扣向他,童年回忆霎时解封。


“我也曾拥有过,曾经得到过,只是我放弃了。想不到是你们这群凡人教会了我。”

 

忏悔?觉悟?此时,擎天柱骤然崩塌、断裂,比绣花针还脆。


最后法力消散,他化为乌有,仿佛不曾存在过。




仙1的后半部分,无与伦比的虐和戳。


晋元去世时,夕阳染红了天。


地上宛若一方喋血孤岛,凄清死寂。


披头散发,无语凝噎,誓言杀将而出:


“我刘晋元要抛头颅,洒热血,帮当今的皇上匡扶大唐江山!”


一世唏嘘,扼腕叹息。


唐钰为阿奴断臂后,一线牵作废,化作比翼鸟,阿奴说要携唐钰一直飞下去。


唐钰:傻瓜,带我, 你怎么飞啊.


阿奴:我们有一线牵啊.


唐钰:我已经没了手臂,不能使用一线牵了...


阿奴:一线牵呀, 从系起到现在, 都不是用手,而是用心, 来, 让我带着你一起飞..


“海枯石烂,矢志不渝。”




长安街上,月如对逍遥说:“我们一起去救灵儿。”李逍遥感动道:“我跟你风雨同路。” 


锁妖塔,灵儿醒后,李逍遥一把将她搂在怀里,欢呼道:“我再也不要离开你了,我们永远不分开了!”


不久,灵儿问出那句:

“那月如姐姐怎么办?”


李才突然觉察懵在一侧的月如——那个自己答应要和她“风雨同路”的女子:


但月如幽幽道:我不要紧的。


她说:





眼泪夺眶而出。


要离塔,就得有一人牺牲。三人都默念,如果要牺牲,就让我来吧。


这时,月如睁开眼,望向身旁的灵儿逍遥。让他们到白头。




自己,却葬身锁妖塔,万劫不复。


临死前,月如脑际闪回的最后一幕




最后一句是:




然而月如的苦心成全,还是没换来好结局。


与水魔兽鏖战后,灵儿气数将尽,鲜血淋漓倒在逍遥怀里。眼中再无苍生万民,凝视李逍遥说:


“逍遥哥哥,我不会死的。我要留在逍遥哥哥身边,逍遥哥哥,从小就没有爹娘,他经常去装疯卖傻,其实比谁都细心。逍遥哥哥的生活过得很苦,他身边最好的朋友都离开他了,灵儿不想再让他这么痛苦。灵儿答应过,要给你幸福。”


李逍遥含泪:“灵儿,我不想你这么辛苦灵儿,你走吧,我可以的。”


灵儿:“不要,逍遥哥哥,我要留下来。”


逍遥只说了两个字:“去吧。”  


无泪无言,却肝肠寸断。


灵儿说:不要,留下来的人是最痛苦的。


李逍遥成功了,他成了一个大侠。他失败了,他只是一个大俠。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他宁愿不许这个愿,想象是温馨,代价太沉重,和爱的人碌碌无为,也平凡可贵。命由天定,运由己书,环境的规束是令我们不适,但起码心安理得,没有大风大浪。有时我们掌握主动权,自以为是,错估形势,反将自己倒逼上绝路。


十年饮冰,难凉热血。谁又有资格说这是错的呢?


十三年后回首,李逍遥无疑是我们的影子,快意恩仇,福祸交加。开头难,中间难,结尾更难,期间已死伤千百回。头破血流,颠沛流离,仍声嘶力竭硬怼强开,灰飞烟灭还是手舞足蹈感激涕零。



江湖太小,容不下这么多的英雄豪杰。

武林太老,经不起那么急的雨打风吹。


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孤独,才是宿命吧。


雷电枯竭,沧海成尘。梦里不知身是客,一响贪欢。


让我们凌空从虚实交互中借来一股浩然正气,拾掇创伤,重整行装,将心间那抹微弱的光,变成隽永的亮,朗照那颗嫩芽,开花结果。


浩渺天地经久回旋:


山高水长,来日可期。


(图片源自网络,欢迎关注 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