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配曲音乐交流组

小惠看电影之《洞》

六月诗章2019-03-17 06:58:54

《洞》

导演:雅克·贝克

主演:马克·米歇尔、吉恩·凯乐蒂、菲利普·勒鲁瓦、迈克尔·康斯坦丁、雷蒙德·梅尼尔

        提起以越狱为题材的电影,相信很多人都会想起那部长年位居IMDb Top 250第一、豆瓣电影排行榜第一的《肖申克的救赎》,它在电影史上的地位至今无人能撼动。然而,在我看来却有这样一部同题材的影片能与之相媲美,它就是由法国犯罪片大师雅克·贝克执导的黑白电影《洞》。豆瓣评分9.2,好于98%的剧情片,好于99%的犯罪片,遗憾的是,这样一部高分影片却是雅克·贝克的遗作。

        《洞》拍摄于1960年,比《肖申克的救赎》早了整整34年,被赞誉为电影史上最紧张激烈、最强有力、最震撼人心的犯罪题材影片。甚至,《肖申克的救赎》(以下简称《肖申克》)还从《洞》中借鉴了许多的内容:

《肖申克》结尾安迪海边修船一幕取材自《洞》一开始的修车情节;《洞》的主角克劳德涉嫌枪杀妻子未遂被捕入狱,《肖申克》中的安迪则以涉嫌杀死了妻子和情人的罪名蹲了牢房;《肖申克》甚至将《洞》中用来撬开地板的勺子引申成了安迪掘洞的工具。
        与《肖申克》的孤身奋战不同,《洞》讲的是一群人策划越狱的故事。有意思的是,在影片中饰演越狱策划者布兰德的演员吉恩·凯乐蒂在现实生活中曾多次越狱成功,被法国人称之为“越狱之王”,这部影片便是根据他的一段不为人知的经历所改编的。拍摄这部电影,雅克·贝克更是力求做到真实,整部影片没有任何的配乐,

导演重点还原了铁架敲打地面、锯条割锯铁栅栏、敲击水泥墙壁等等声音,让人身临其境,更切身地感受到影片的真实。
        影片的开始,是涉嫌一级谋杀未遂的克劳德因原先所在的8栋牢房装修而被安排到了11栋6号牢房与其余四位素不相识的犯人同住,这四位犯人分别是狡猾精明的布兰德、冲动强悍的吉奥、谨慎小心的马努以及友好憨厚的沃赛林。对克劳德的到来,牢房中的四人表示抗议,因为他们不知道新人值不值得信任。当然,抗议无效,克劳德还是留了下来。很快,彬彬有礼的他被四人接纳了。

众人告诉了他越狱的计划,毕竟同住一间牢房,要做成这么一件大事不可能瞒着他,克劳德加入了他们的越狱行动。五人掘地三尺在下水道挖了个洞准备逃出去,然而在紧要关头克劳德却得到了即将恢复自由的好消息。
        片中,6号牢房的五位犯人除了克劳德的个人信息比较完整,其余四人在监狱外的经历影片中没有透露更多,我们只知道布兰德曾经成功越狱三次、马努在外面还有一位母亲。为了不想逃狱后让母亲再次受到狱监的骚扰,马努甚至打消了逃狱的念头。最后洞口挖成,克劳德暗示他们可以丢下其余三人坐车离开时,马努却返回了牢房,他跟克劳德说:“六点了,我们去接他们。”这一回去,他们都失去了越狱的机会。至于布兰德,他是这次越狱行动的组织者和策划者,他精明狡猾,

更熟知监狱的位置和地形,在监管严厉的牢房里,他甚至能弄来镜子和锯条。镜子绑在牙刷柄上,以便伸出猫眼查看走廊外狱警的动静,布兰德有了锯条更是无所不能,他能锯开地下室的铁栅栏,甚至用废弃窗台上卸下来的铁架子做成了一个万能钥匙,有了钥匙,布兰德和他的狱友们在密闭的地下通道里来去自如。
        沃赛林在五人之中年纪最大,也是第一个对克劳德的到来表示欢迎的人。他看似憨厚,却在监狱例行的健康检查中偷了医生两只药瓶,施计带回来沙子做成了沙漏,便于掘洞时计时所用。最是凶猛粗鲁的吉奥,在一开始也跟着布兰德下到地下室探路,在挖掘洞穴时几乎还把性命搭进去了。只有克劳德并没有真正地为这次越狱行动做过什么实质性的帮助,在所有人之中,他更像是一个局外人。影片中有一幕很有意思,

夜里睡觉时,几乎所有人都光着膀子睡下了,只有克劳德特意换上了睡衣,在一群大老粗中显得是那样的格格不入。
        克劳德的身上有一个很显著的特征:奴性。克劳德曾经继承了祖母的巨额遗产,在花光了这些钱后又娶了一个有钱的妻子,他一直过着上流社会的生活,连随身带进监狱的打火机都是镀金的。习惯了锦衣玉食的克劳德怎么能不怀念有钱的日子?所以,当典狱长给了他希望时,他动摇了。他的动摇揭示了他的性格,在两个对立的阶级之间,他徘徊不定却永远不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他极易被人利用任人摆布,奴性使他向心底深处的黑暗低了头。克劳德对马努有过一次自以为是的坦白,

他说:“这是我生命中第一次觉得做的正确……跟你们在一起真好”,然而他最后还是背叛了他觉得做的正确的决定。
        电影中并没有直接给出克劳德向典狱长说出越狱计划的镜头,但从两人在办公室呆了两个小时,中途狱警队长还被叫了进去的这点来看,克劳德无疑已经告密了。再次回到6号牢房,众人起了疑心开始试探,克劳德虽然状似诚恳地说:“你疯了?你以为我出卖了你们?”

他转过背时,嘴上露出来的却是耍了小聪明的冷笑。

        影片的节奏十分流畅,甚至带了点行云流水般的波澜不惊。在你以为故事会没有高潮、没有转折,就要在平静中结束时——

翻转的镜子中赫然出现了十多名列队的狱警,随着克劳德一声尖叫,马努愤怒地掐住了他的脖子,狱警一拥而入,影片营造的紧张氛围在这一刻终于爆发了。

        电影的结尾似乎告诉我们克劳德就是那个告密者,但事实真的如此吗?影片为何取名为《洞》,除了象征着几位主人公通往自由的途径之外,它更表示了人心最深处的黑暗及未解的谜团。纵观影片,处处充满了暗喻:外界寄给犯人的包裹都需要狱警用小刀一个个剖开检查、犯人居住的牢房每天都会有人清查,在监视如此严密的牢狱里布兰德又是如何瞒过虎狼的眼睛弄到了镜子和锯条?牢房窗户上的铁栅栏狱警都会拿铁棒一根根敲过确定没有松动才算完事,为何巡逻的两名狱警却偏偏忽视了牢房下方地下室的铁栅栏?一名狱警特地捉了一只虫子喂给了地下室正在结网的蜘蛛,并说道:“这是你的美食,宝贝。”

狱警眼中露出的病态狂热似乎在说明:犯人之于典狱长,就如虫子之于狱警。

        更让人疑惑的是,布兰德自称他曾经成功逃狱过三次,典狱长不可能不知道他的过去,可为何还要安排他与另外几个犯人同住一间牢房,就不怕他们一旦合谋起来就更容易逃出监狱了吗?为什么影片的最后逃狱计划失败了,布兰德没有愤怒,反而只是轻轻地说了一句:“可怜的盖斯伯德(即克劳德)”,

他说这句话时的那个眼神,带着些睿智精明和嘲讽,实在太令人印象深刻了。

        这场逃狱计划,是单纯的犯人之间的合谋,还是典狱长与布兰德共同策划的一起阴谋?当你苦苦纠结于故事的答案时,海报上布兰德洞察一切的目光就在凝视着你了。



更多精彩内容,请扫码关注“六月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