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配曲音乐交流组

我花一块钱在陌生人软件上租了自己的抑郁症前男友

柴犬爱2019-02-10 11:20:05

正文共3786字 

预计阅读时间为10分钟


嫌文字太长不看,

且想知道为什么我写这狗屁文的,

请直接拉到最下方,我问前男友的最后一个问题



他在陌生人软件上的主页写着

看了奇葩大会

那个一块钱出租自己的躁郁症女生让我很感动

反正我也是个整日无所事事的抑郁症患者

也想试一下

一块钱出租自己


我在上海

可以私信雇我去做一件事

最基本的要求:

在道德法律的范围内

过程中所产生的费用雇主来承担


期待有趣的事情发生!


上次见他是今年二月份的某一天。我记得那天天气异常好,朋友圈和微信群组里的朋友都在互相感叹着这般好的天气。我在上美发培训课时,突然收到了他的微信。他说他在上海没有任何朋友,他想找我见个面说说话。


起初我是拒绝的。凭什么他说见就要见啊,几年前说分手的时候他还曾扬言要杀了我(其实他骨子里是一个善良的人)。说真心话,和内心阴暗又痛苦的前男友再次见面,我会害怕。但是,从他那天他和我微信的字里行间里,我能隐隐地感觉到他需要和人说话。


那天我让他来了我家附近,我帮他理了发。


那天见面有点尴尬,他极高且极瘦的身子套在宽大的黑色衣服里,显得十分不协调。乱糟糟的头发和粗糙的面部皮肤看上去也像许久没有见过阳光。当然,尴尬的原因还有很多:他早有一个交往甚久的现女友;我们几乎没有联系,仅有的联系也只和交流电影、纪录片和剧本创作有关;而我们的生活状态和作息更是截然相反……用他自己的话形容就是“自硕士毕业后从广州来到上海,没有工作过一天。白天睡觉,晚上在网上打牌,靠赌博养活自己和女友。作息长期的混乱还把胃弄坏了,很多时候甚至无法吃东西……”


那天我问了他很多问题,比如为什么不工作,为什么不出去走走,为什么不去改变,为什么为什么的问了他一长串问题,感觉问的他有点哑口无言。或许,那些问题的答案他也很想知道。


那天之后我发誓再也不要见他。


直到,直到他开始在陌生人软件上出租自己。直到看见他在软件上写上主页的那一大段话,直到他开始一段在我看来算是“试图自救”的生活。


奇葩大会里女孩说一元钱出租自己的那一集,我很早之前也看过。嗯,我也不免被打动了。在曾经自卑(其实,现在也自卑)且孤独过的学生时代,我也曾在极度焦虑和躁郁的边缘游走着。那种感同身受的滋味与回忆,已经是不再会去提及的内心秘密。


在上海阳光特别好的又一个日子里,我在陌生人软件上找到了他,并花一元钱约了他,让他陪我去黄浦江边上逛逛,与他聊了聊关于被租的事儿。



柴犬爱 X 前男友


柴:2018年的3月18日你又一次微信联系过我,说想找人见见,但我婉拒了。于是两天后,你就在陌生人软件上开始出租自己。因为想和人说话吗?


ex:对,我想和人说话。我不工作已经半年多了,在上海的日子也几乎没出门过。偶尔只能和外卖小哥说上几句话。我的日常生活,仅有吃饭、睡觉和没日没夜的网上打牌。


时间长了,我的状态越来越糟糕,就像你说的“破罐子破摔”。现在,我想找点事情做,也想和人说话。不仅仅是手机上打字一来一往的交流,我还希望听到他们的声音,见到他们的样子,有正常的社交。

柴:为什么在陌生人软件上出租自己?


ex:出租自己是因为看了奇葩大会,一个躁郁症女孩讲出租自己的故事,我挺感动的。也觉得通过这样的方式来“自救”,所以就试着出租自己了。

 

选择在陌生人软件上出租自己,是因为我在上海没有朋友。发朋友圈,也不会有人租我。而且出租自己这个事情,如果发在朋友圈,大家会觉得你不仅无聊至极,而且非常傻逼。但陌生人可能不会这么觉得,他们或许还会觉得这挺有趣。有些时候,陌生人比熟人更友善一些。


很多陌生人都会说:“花一块钱,租你一整天都开心。”


柴:现在出租自己多少次了,见过多少人了?


ex:出租的次数有36次了,总共收到了36块钱。现实中见过了三个女孩,一个是租我陪她去顾村公园看樱花,一个让我陪她去看电影,还有一个女孩带我一起去唱KTV。


柴:有什么令你难忘的故事发生吗?


ex:有一个女生租我陪她说一会儿话,然后我就语音她了。她说她经常想着去自杀。


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劝她不要想不开,说些一切都会好的诸如此类的话。她说:“你说的这一切,我都听不进去。”然后她就开始给我讲她为什么想自杀的原因。

 

她出生在广东的乡下,从小父母就关系不好,处于分居的状态。在她6岁之前,是被爷爷奶奶带大的。村里的小朋友经常会说她是父母不要的孩子,这让她经常很自卑。后来她有了一个弟弟,父母才住在了一起,也把她接了回了。但父母的关系还是那么差,经常吵架,而且他的父亲没有正经工作,还经常赌博,家庭条件一直不太好。


这个家庭没有给她应该有的爱,她说她真的不知道为什么父母要生下她。

 

后来,她高中毕业就去打工了,想通过努力,让自己幸福起来。结果在五年前,她的父亲患上重病,每个月都需要很多钱,而她的母亲没有工作能力。这一切的费用,都要由她来出。巨额的费用,让她很绝望,她想过去做小姐,那样来钱快,可她没办法接受那样的自己。

 

她喜欢中岛美嘉的一首歌《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她总是想自杀,她说:“我真的坚持不住了,可如果我死了,我还在上大学的弟弟就要承担我这份压力了,我不想让他像我一样。”

 

她说:我有时候真的想让他(父亲)死掉。

 

她讲这段故事的时候,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也才发现,我前面劝她时候说的都是屁话,我觉得如果是我,我也会想让他(父亲)死掉吧。



另外一个让我觉得很暖心的事是,一个女生要过生日了,想让我帮她选一个毛绒玩具,从上海寄给她,这样就像有朋友送给她生日礼物了。


她很直接地把买生日礼物的钱转给我了。

 

在这个到处是网络诈骗的年代,她就给我这个从未谋面的陌生人转了钱。我突然感觉陌生人间建立信任原来也可以这么容易。

 

我跑去Supermantoy,在一堆毛绒玩具里挑了很久。最后选了一个龙猫,自己还添了一点钱。给她买了一个大一点的龙猫。

 

添一点钱是因为被信任,对我来说是一件诚惶诚恐的事情。我很怕辜负别人对我的信任,害怕我选的毛绒玩具她不喜欢,所以希望自己添一点钱,表达出自己真的有心在做这件事情。

 

而且也是人家的生日,这点钱就当是我给她的生日小礼物。


柴:现在你每天和不同的人线上或者线下交流,你会不会有不适感?这样的社交,对你缓解抑郁症有用吗?


ex:之前抑郁的长期状态是我一个人在屋里,哪都不去。也曾去看过心理医生,但是我不相信他们说的话,我觉得非常扯淡。现在被租后,我并没有什么不适感。还觉得对缓解抑郁挺有效的。前段时间上海阳光不错,我每天都会出门,去了很多地方。我这两周去的地方,比我之前在上海半年时间去的地方都多。


灿烂的阳光,有爱的陌生人,让我心情真的好了很多。

 

柴:对于出租自己,你的女朋友是什么看法?


ex:我女朋友的占有欲很强,她不太愿意我出租自己。因为租我的大多数都是女生。我们有为此吵架,最后还是她妥协了。

 

因为她知道我不喜欢被束缚,也知道我是一个不停追求新鲜刺激的双子座渣男。但是我很爱她,我相信萨特的那名言:我们存在必要的爱情,我们也需要偶尔的爱情。


柴:以前你白天睡觉,晚上赌博。现在早上赌博,下午出租自己,晚上睡觉?


ex:以前我的作息非常混乱。生物钟每天都很随机,几点醒来,什么时候去睡觉,都有可能。那时候刚好租的公寓还没有外窗,拉上窗帘,真的是日夜不分。然后醒来就是叫外卖,赌博,看脱口秀。完全不出门,也可以很多天都不洗澡,感觉就像一个流浪汉。

 

现在能有正常的作息,是因为有一天生物钟刚好随机到了早睡早起的状态,然后我刻意的保持了下来。现在就趁着早上头脑清晰的状态,去打德扑,赢一点钱,然后就等待自己被租,等待可能“有趣”的事儿发生。


柴:为什么要在陌生人软件上做配乐诗朗诵?


配乐诗朗诵下的《艾玲》


ex:做配乐诗朗诵是因为我唱歌太难听,有一天我很想弹唱《艾玲》这首歌。但发现怎么唱都很难听,然后我就试着把歌词念了出来,变成了配乐诗朗诵的模样,发到了社交平台。


很多看到的人夸我朗诵时的声音很好听。

我就觉得既然自己说的比唱的好听,那就多说说吧,别人对自己的赞美,能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吧。我很享受这种感觉。


柴:为什么让我采访你?


ex:因为只有你会想来了解我吧(其实我才不想了解别人并不会想知道我是怎么生活的,我是怎么想的。有时候我是个挺有表达欲的一个人,需要有人来听听我内心的声音,

 

当然,也想通过你的公众号,让更多的人来租我。我想要认识新朋友。



租前男友的那一天,他帮我拍了很多照片,我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很多。我感觉得他和我分享他的故事之时,是很享受的状态。那些有爱的没见过(或见过了)的陌生人,一定会让他发生更多的正向变化。


当我写完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发现他的主页在陌生人软件上被系统封禁了。如果你想租他,请后台告诉我,我会发送给你他的联系方式。我相信,他会有很多话和故事与你分享。


他以前组过乐队,吉他弹的很不错,我相信他非常乐意弹奏给你听。他曾写过很多奇奇怪怪的故事,也许愿意给你也写一个。他长得很高,男孩子可以约他打球和运动(他很希望多认识一些同性朋友,有些东西也许只有在同性之间才能被深刻表达)。他也喜欢各种各样的摇滚乐,你们可以一起相约livehouse随着音乐“躁动”一下。


最后,希望他因被租而发自内心的快乐且满足。


-往期回顾-


为什么你加了我的微信,却不和我说话?

我采访了10个985大学的学霸,问了问他们的性生活……

自律的人到底有多可怕?

我曾一天内在公司收了十几个快递而害怕过被辞退……

不断憧憬和突破自己,最重要最清楚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