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配曲音乐交流组

电影配乐中出现频次最高的古典音乐 (二)

吉网拾光机2019-12-01 11:18:11

1
Canon

D大调卡农》

谈到电影配乐,还有一部不得不提的古典音乐作品,那就是帕赫贝尔《D大调卡农》。这首作品应该是全世界被改编版本和次数最多的古典音乐作品了。无论是电影《凡夫俗子》(Ordinary People)、《EVA》,还是电影《我的野蛮女友》、《肖申克的救赎》里都响起了这段熟悉的旋律。而韩国电影《我的野蛮女友》真正让这首巴洛克时期的作品火了一把,全智贤和车太贤成为当年最热门的荧幕偶像,深深地影响了一辈年轻人。从那以后这首《D大调卡农》成功跨界,突破严肃音乐的藩篱,改编之后成为了一首贴近流行音乐甚至摇滚音乐的现代作品。人们聆听音乐第一时间注意到的往往是旋律性的东西,因而动听的旋律容易叫人印象深刻,这也就是为什么这首《D大调卡农》如此深入人心的原因。


2
E major for Cello Concerto 

E大调大提琴协奏曲

电影《她比烟花寂寞》(Hilary And Jackie)描述的是英国大提琴家杰奎琳·杜普蕾的故事,杜普蕾是20世纪不可多得的音乐女杰,大提琴宗师帕布罗·卡萨尔斯在听到她的录音后说,她是在用生命演奏。但令人唏嘘的是她的英年早逝,疾病让她过早地离开了这个本该让她创造更多辉煌的音乐世界。片中埃尔加《E大调大提琴协奏曲》被誉为题献给杜普蕾的大提琴协奏曲,尽管杜普蕾并非该曲的首演者,但是这部作品早已成为了她的代名词,一直与她的名字紧紧贴合在一起。往后的大提琴家,无论是马友友,还是麦斯基都坦言这部作品永远只属于杜普蕾一人。指挥家丹尼尔·巴伦博伊姆是杜普蕾生前的丈夫,夫妻俩曾留下珍贵的该曲录音,巴伦博伊姆在杜普蕾病逝后再没有指挥过这首作品,时隔多年巴伦博伊姆才终于有勇气重新指挥这部作品并录音,与他合作的是美国当红女大提琴家艾丽萨·维勒斯坦。同样的,印度指挥家祖宾·梅塔也是杜普蕾的生前好友,他坦言自己已经很多年不碰这首大提琴协奏曲了,因为这首作品寄托了太多他对于好友的缅怀和思念。

3
The Planets

行星组曲

电影《征空先锋》(The Right Stuff)里的英国作曲家霍尔斯特《行星组曲》木星是古典音乐中典型的标题音乐,作曲家用无形的音乐语言描绘了太阳系里的九大行星。笔者高中时有幸在一次音乐欣赏课上聆听到这部组曲的片段,顿时惊为天人,可以肯定的是这部《行星组曲》一定是20世纪英国古典音乐的扛鼎之作。霍尔斯特凭借这部作品足以媲美同乡的埃尔加、布里顿等伟大作曲家。


4
clair de lune

月光

电影《十一罗汉》(Ocean's Eleven)里的法国作曲家德彪西《月光》是一首宁静致远的法国印象派钢琴小品,据说作曲家的这首作品的曲谱颇有噱头,德彪西按照他心上人名字的字母顺序动笔创作了这首经典的钢琴小品。德彪西是个奇特的作曲家,和首创无调性音乐作品的德国作曲家勋伯格一样,他绝对是20世纪西方音乐史上划时代的人物之一。

5
Carmen

卡门

电影《永远的卡拉斯》(Callas Forever)是表现20世纪歌剧女神玛利亚·卡拉斯的传记式电影,电影里法国作曲家比才创作的歌剧《卡门》咏叹调爱情是一只叛逆的小鸟是卡拉斯的代表作,当代罗马尼亚女高音安吉拉·乔治乌认为这首咏叹调是为卡拉斯量身打造的,而她自己只有致敬的份。

6
Gianni Schicchi

贾尼·斯基基咏叹调

同时,有一部名为《摩纳哥王妃》的电影,影片中同样出现了卡拉斯的身影,一首意大利作曲家贾科莫·普契尼所作歌剧《贾尼·斯基基》咏叹调我亲爱的爸爸令观赏影片的笔者为之动容、感叹。卡拉斯是上世纪最具传奇色彩的花腔女高音,她不但嗓音高亢嘹亮,而且面容姣好。因而,她吸引了无数西方文人雅士、达官显贵的追求,但她爱上的是当年的希腊船王奥纳西斯,可这也注定了她一生情感的悲剧性。奥纳西斯是个风流的纨绔子弟,与他扯上关系的不但有卡拉斯,甚至还有美国前总统约翰·肯尼迪的遗孀杰奎琳·肯尼迪。但不管怎么样,卡拉斯留给世人的永远是她舞台上浓妆艳抹的绝美形象,她是一个传奇,在笔者看来她的经历可谓是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


6
John Towner Williams

约翰·威廉姆斯

美国作曲家约翰·威廉姆斯也许很多人都有所耳闻,但是人们通常不愿将他归结为严肃音乐作曲家,但是笔者认为他为电影《辛德勒的名单》(Schindler's List)《星球大战》(Star War)《E.T.》等作的配乐都足够彰显他作为一个当代古典音乐作曲家的实力和地位。犹太裔美国小提琴家伊萨克`帕尔曼所诠释的《辛德勒的名单》电影配乐不知打动了多少观众,犹太民族的苦难史和奋斗史都浓缩在这部电影配乐中,帕尔曼的小提琴演奏更是为其锦上添花。可以说,这样一部作品足以成就经典,流芳百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