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配曲音乐交流组

音乐小随谈

柑橘普洱2019-04-21 07:58:27


跟雪仔无意中聊起了音乐的话题。

 

雪仔说自己高中的音乐老师对她们进行纯放养的模式,所以当我提起高中音乐老师还会教我们唱歌、分小组比赛的时候,雪仔诧异之余感叹说:“那你们老师真好啊。”

 

    虽然我相信这样的音乐老师不在少数,但是听到雪仔那句话,还是觉得自己有一点幸运。高中老师的名字和模样,我已经回想不起了,但是我仍记得两首她教过的歌:一首《星星索》,一首《可爱的一朵玫瑰花》。

 

  为何印象尤为深刻?因为曲调和歌词都太美好了。

 

  《星星索》舒缓柔和的调子,娓娓道来一个月明星稀的夜晚,年轻的小伙子抑制不住心头的思念划船去见心爱的姑娘;《可爱的一朵玫瑰花》就像是热情奔放的少年在草原邂逅美丽的少女,两人一见钟情,通过歌声俏皮直白的表达对彼此的爱意。

 

  “正当你在山下歌唱婉转如云霞,歌声使我迷了路,我从山坡滚下啊呀呀,你的歌声婉转如云霞。”伊万杜达尔怕是个声控,当然这是玩笑话,这两句完美的凸显了赛迪玛利亚人美声甜的特质。

 

  插句题外话,这首歌很直白的道出了两人互相爱慕的原因,女子美丽,男子俊朗。人本来就是视觉性的动物,所以开门见山的说出来因为外貌而被对方吸引,是很直率真实的。

 

  高中到现在,能够一直反复听上很多遍的歌并不多。当代的流行音乐里,多是无病呻吟的情歌,充满华丽辞藻的歌词矫揉造作的“不忍卒听”,一些歌结合影视剧的情节当插曲,好。单独拿出来听又显得逊色。套用木心评价《红楼梦》里诗的两句话说就是:“水草只有放在水里才好看,取出来就不好了。”

 

  为什么像《星星索》《可爱的一朵玫瑰花》之类的民歌可以流传甚久,仍被记得?首先,它故事性强,青年的相思,美丽的爱情故事总是能够引起他人的共鸣。其次整首歌的基调真挚朴素,直白又浪漫,真诚的情感总是能够打动人心的。


  前阵子和学音乐的朋友聊天,话匣子一打开又忍不住问她最喜欢的作曲家。

 

  她说学了这么久,这么多作曲家好像也没有特别的喜恶。

 

  转念回想自己学习的时候,好像也没有什么偏好,也只是人云亦云的听听耳熟能详的大师作品。不过记忆还是能被熟悉的旋律触发,甚至还记得曲子的名字,出自第几乐章,可是几乎都无法跟作曲家联系起来。看书的时候瞥见作者一笔带过了某某作曲家的某一曲子,也会去播放器找来听听,有些许符合当时心境便会留在歌单里,过一阵子再听失了韵味。又舍弃。

 

  记忆里除了练琴时为了考级练的欢乐颂和献给爱丽丝之外,印象最深的,恐怕就是德沃夏克的自新大陆的第二乐章和斯美塔那的沃尔塔瓦河。

 

  初中时那个音乐老师的音容我仍记得,她激情澎湃滔滔不绝,那堂课的主题大抵是思乡爱国,具体内容已经模糊了,唯独碎片式的留下了那段旋律和名字,那个年纪从未背井离乡颠沛流离,听到那段充满着愁绪的乐章,莫名的悲从中来,直到多年后再次听到还是有着清晰的记忆,现在回味,那大概就是超越时空距离的限制被艺术所感动的感觉。

 

  耳畔响起黄永玉的那句话:感动我的,我一辈子都记得。

 

  遇上的音乐老师都是对艺术抱有热情的人,也是件幸福的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