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配曲音乐交流组

贝尔格莱德

海德堡拾遗2019-06-07 18:52:49


伤感的配乐与雪天更配。出自电影《thin red line》。翻译成红色警戒可有点扯淡了啊!

历史上,巴尔干诸国是多事之地,比如塞尔维亚。

14世纪的沙皇帝国曾雄霸一方,之后被奥斯曼人征服了五百年,部分居民皈依伊斯兰教,为后来的前南内战埋下伏笔。一战时被同盟国占领,二战又被轴心国肢解,沦为仆从。1945年南斯拉夫成立,国祚45年,然后是分崩离析。重组的南联盟又在世纪末吃了北约的炸弹,丢了科索沃,几年后黑山也独立。

贝尔格莱德是塞尔维亚首都,也是前南联盟和前南斯拉夫的首都。科索沃战争二十年后,这座百万人口的大都会还没完全复苏。





2月26,阴,徒步行军


贝市有两条河:横的多瑙,竖的萨瓦,后者是前者的支流,二者约呈丁字。老城和绝大多数景观都在东南方,有城堡,有主街,有广场,有教堂。城区较大,景点间隔较远,需要公交。我到达的时候非阴即雪,如果夏天的话景色大概要好得多。

▲对于大城市就要请出谷歌了。标完之后发现好些地方没去。

布拉迪斯拉发坐夜车穿匈牙利进塞尔维亚,中间在布达佩斯换车,还遇到球迷挑事,警察镇场。离开匈牙利和入境塞国时护照上分别被盖了戳。

▲呐,一路上被盖了不少,这还只是一部分

清晨五点半抵达,摸黑暴走二十分钟抵达青旅。说是青旅,其实只是改造的民居,略显丰满的女房东迷迷糊糊起来开门,让我在厨房坐等一个半小时,后来被我义正言辞生生从床上吵起来。青旅条件一般,我的卧室有六张床铺,人类气味略重。在这个欧洲旮旯的小旅店里,短短两天我竟见到了四个中国人,其中一位大叔自称生于中国,长在乌克兰,来这找一份工作。奇怪的是他不愿说中文,只操一口中式英语,与熟人打电话时则又是汉语。另有日本游客两人,一位是正在环游世界的姑娘,ins签名曰“地球一周生存报告”,本想多聊几句,无奈她打着赤脚,我又没法长时间屏息,于是作罢(=´口`=)。

▲青旅楼下有一个...这是啥?

青旅就在主街,很快就逛完了。饭店很便宜,400克香肠加配菜才400第纳尔约合四欧,面包也分量十足(嚼劲也十足),总之极为享受。毕竟人均GDP只有5000刀,远低于中国的8000,增长率也只有可怜的2%。在这里重新发现麦当劳是一个不便宜的地方。

▲400第纳尔塞到爆炸

▲然而这个就变800了

从主街再往出走,就有些困难了。说来话长。我从德国出发前去了沃达丰,被告知在非欧盟国家没有套餐,资费昂贵。这时社会主义强国的优越性就体现出来了:中国移动出境流量每天30块流量无限,还有欧洲及“一带一路”流量包,价格更便宜。我开了个“一带一路”,正在得意之时,忽然发现谷歌地图刷不出路线了,成了人在国外,网在国内。雪上加霜的是,谷歌地图没有收录贝尔格莱德公交线路,只能一路靠走。不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也意味着你可以享受版权仅限大陆的多媒体服务了。比如打开网易云音乐,会出现一个提示,大意是:"哈?你这个地区按理不应该享受我这个服务啊,你是不是GPS抽风了?"你只要关掉对话框就又可以尽情陶冶情操了。

出主街向南到客运站买张去萨拉热窝的大巴票,附送钢蹦一枚,用以在入口机器处投币进站,如果是之前在网上买票那只能另花少许钱进站,可谓巧立名目不择手段。

现在接着向南去拜访南斯拉夫历史纪念馆。那里有铁托墓,也叫花房,铁托同志凭一人之力维持各联邦合体数十年,力求独立于美苏,并发起了不结盟运动。1974年加冕终身总统,六年后即病逝,享国35载。再十年是民族主义泛起,再十年是同室操戈。一位塞尔维亚室友说,铁托是克罗地亚人,对塞尔维亚人不好。“那么为什么把坟推了呢?”“毕竟是历史喽。”在塞尔维亚,很多事情都要拿历史来解释,比如定都在此的铁托是个克族,比如曾与塞族互屠的波斯尼亚人其实是皈依了伊斯兰的塞族,比如塞尔维亚的货币是第纳尔——我在海德堡换钱的时候银行职员还以为我要去中东。而每段历史都带着些许沉重。

▲花房一景,摄于80年代,图片来自维基

可怜谷歌半残,加上路途遥远,我最终只得返航。一路上都是灰头土脸的社会主义楼,穿天桥照例拍下城市远景,下来之后没有人行道,直接是一片草坪,随处可见垃圾,旁边是废弃的铁轨上生锈的车皮,再旁边是一座回收站,废品满地。这样场景出乎我的预期,我此生第一次对一个欧洲国家心生同情。战争结束近二十年,贝尔格莱德仍然旧伤未愈,虽然躯干上发出了不少新芽,但还远不够。西方制度并没有带来高速增长,单翻新基建,美化市容怕都还要若干年。西欧小老大们看到一带一路进军中东欧就要义愤填膺,到头来自己也没给这里带来什么实惠。

▲都市一角,远处是高架桥

▲站在天桥上远眺,有不少新楼在建

▲想起《猜火车》里欠发达的苏格兰?

▲这回想到的是我家那个四线小城,不过要比这里干净些。社会主义国家住宅模样都一个样。

▲废弃铁轨旁的废品回收站,也可能是露天垃圾场。

晚间短暂出门购物,路遇一群孩子卖艺,演奏得不错。

▲可毕竟还是孩子

▲主街夜景不错

在青旅与塞尔维亚小哥闲谈,他作为志愿者来首都参加贝尔格莱德国际电影节。我看了官网,电影票价格都只有三四欧的样子,除文艺片外也有《水形物语》和天价成本的《妖猫传》,另一部华语片是反响不错的《嘉年华》。有部塞尔维亚科幻电影《Ederlezi Rising》引起了我的注意,讲人与机器人的爱情,预告片略有大片气势,但题材已老生常谈,故事会不会烂就另说了。塞尔维亚小哥对中国影片十分感兴趣,我于是随便推荐了些。

▲惜败

一个小插曲是窗框上方惊现一排冰锥,房东女士取下一根攥在手里,用东欧口音对一个穿着我拖鞋的哥们比划道:Why do you wear his slippers, I gonna kill you...

▲宙斯将要掷出闪电


2月27,雪,乘公交观光


第二天有了章法,谷歌在某应用加持下成功复活(感到非常荒诞),又找到了贝市公交系统网(https://www.eway.rs/en/cities/beograd/routes/3,可以在地图上查看各线路的站点,极为实用,终于可以开启公交之旅了。从主街出发,主要景点线路如下:


31路公交:向东,可达圣萨瓦大教堂和东门

78或83路公交:向西穿过多瑙直流萨瓦河,可达中国驻前南大使馆遗址之后可步行去西门

40或41路有轨电车:南斯拉夫历史博物馆(铁托墓)


(注意:塞尔维亚是东正教国家,使用西里尔字母,无论是大致拼读还是在手机中输入都有不小的麻烦,不过拉丁字母也常常同时使用,总之未曾因此误事。)

公交站没有售票机,要到小卖部买票,单程票需要购买磁卡充值,故买纸质天票即可,价格貌似折合3欧不到。

车上没遇到过查票,相应也没打过票,以及不要指望有电子屏报站,全凭GPS。当天下起大雪,路上行人稀少,我下车后向北顶着风雪走到使馆遗址,那里已是工地,在建中国文化中心。空地上立着孔子像,烈士纪念碑还要再往北几步,保持得不大好,个别文字脱落了。哦对了,2016年国家主席习近平与塞总统一道出席了中国文化中心奠基仪式,青旅的塞国小哥说他对习主席的印象很好,说他“很谦和”。

政治是何其险恶;总还是有人甘愿背地里默默牺牲掉。烈士永垂不朽

回到主干道再向西面走,可以看西门或称GENEX塔(塞语Кула Генекс),高115米,是东南欧第三高楼,属粗犷主义风格(谁解释一下野兽派建筑风格和粗犷主义是不是一种东西),说是门其实是35层大厦。彼时手指几乎“僵劲不能动”,相机视角又不够,只能用手机草草记录,上半部分不幸失焦。

▲西门,站在马路旁拍摄,也只有手机镜头可以勉强完全容纳。

寒冷难耐,就近找个车站,幸好有回旅店的线路。下午回血片刻重装上阵,向东先去看圣萨瓦教堂。圣萨瓦是塞尔维亚东正教会的创始人和中世纪塞尔维亚的重要人物,奥斯曼人破城后将他的遗体掘出焚烧。这是世界上最大的东正教教堂,但实际感觉一般,目测比一些著名的天主教堂要小(这样说来伊斯坦布尔的圣索菲亚也没有看起来的那么大,亦或已经被开除出东正教堂大家庭?),内部没有座椅——东正教教堂似乎都不给座。1935年开始建造,如今还没装潢完毕。教堂旁边是市图书馆。

▲看网上照片,夏天似乎有喷泉,且地砖会映照出教堂全貌。

▲内部尚未完工,但神圣感十足

▲出了教堂,道路左侧就是图书馆。大雪中红色几乎是唯一的彩色

回到原站接着向东坐去东门(塞语:Источна Капија Београда),同样是粗犷主义,拍完之后也就匆匆返回了,道上拍了准备去滑雪的父女。

南方的孩子不知道打滑刺溜的乐趣

此时天色已晚,鉴于历史博物馆六点下班,只能含恨告别铁托同志。其他因雪没能参观的景点如下:

被北约轰炸的大楼遗迹,据说没遭到损伤的房间里还有人办公。不过没吃过炸弹但也摇摇欲坠的大楼市在区里已经见了些,所以并不甚遗憾。

卡莱梅格丹城堡,主要是奥斯曼时期修建的,但仍有罗马与凯尔特遗风。

卡莱梅格丹城堡。图片来自https://www.serbiaincoming.com

斯卡达利亚步行街,19世纪的贝尔格莱德

▲斯卡达利亚步行街。图片来自http://www.conciergebelgrade.com

塞尔维亚国会大厦

塞尔维亚国会大厦。图片来自http://www.fpsp.edu.rs

城西的泽蒙小镇。

泽蒙小镇。图片来自http://belgradeguide.info

搜了一波图片之后,我感觉好像贝尔格莱德也并不是很萧瑟——是我选错了季节。


2月28日,晴,乘车赴萨拉热窝


第三天早上老天赏脸放晴,上车前赶紧拍了些蓝天下的市容,之后又是七小时大巴,赶往瓦尔特保卫过的萨拉热窝。中途遇见了壮丽无比的自然景观,抓紧拍了一波。这是下次的内容了。

晴天就可爱多了

现在想来,最有趣的似乎是之前的雪中暴走。因路面多是冰雪,鞋底摩擦系数也不大,难免要打滑,索性连动作也自娱自乐地浮夸起来,几乎要手舞足蹈,嘴里还念叨点什么。钻到无人关心的世界角落,脱离一切社交圈子,于是智障一样自嗨,大概就是独自出游的好处。不过完全断绝社交是万万不能的,旅行期间微信托蒋同学买了张车票,朋友圈也照发。以及之后见到了想见的人,能说说自己旅行时的故事和收获,个人一个新的印象,这也是旅行的重要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