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配曲音乐交流组

小河、左小、尧十三:他们有多怪,我就有多爱

民谣故事2019-04-14 14:56:25

Start here:

十年前,所有人都在听周杰伦。
你也跟着听,但总是唱不对:快使用双截伦,快使用周杰棍。
 
五年前,所有人都在听五月天。
你也跟着去现场,然后掏出手机做荧光棒,结果砸在了脸上。
 
所有人都在笑你,你也跟着所有人笑。
但你从来没发现,你和所有人不一样。
 
直到你不再年轻,回头想想,顿时百感交集。
原来你所有的选择,都是别人的选择。所有追过的星,都是别人爱过的星。
 
你知道自己喜欢谁的歌吗?
你始终以为自己知道,而那只是你以为。
 
是男人撒尿就得站着,所有人都一个样,这是天定的规矩。
而你作为自由的个体,难道听个歌也非要和别人一样?
 
这他妈是谁定的规矩?其实谁也没有,因为谁都不可以。
 
你恍然大悟,你很想大哭。如此生活三十年,直到大厦崩塌。
突然你不知道自己是谁。你才发现,其实自己唱歌跑调得厉害。
 

你还发现,较之于所谓的大众,你更爱小众音乐。


所以——
你听见了小河,原来唱歌不用词,只需要哼唱。
你听见了尧十三,原来那句经典国骂,也可以拿来当歌唱。
你听见了左小祖咒,原来唱歌跑调也能当歌手,而他比你跑的厉害多了。
 
一万个奇怪的你里面,会有一亿个奇怪故事。
我们已是个纯粹的怪人,又何必要和所有人一样。
 
巧的是,
若你也喜欢怪人,那就来听听我爱的歌,和这些唱歌的人。
这是我固有的自由,现在属于你了。

尧十三
 
尧十三不是神,是个动感十足的鬼。我猜他的童年应该不快乐,打那时候起便对这个世界又很多话想说。
 
不然长大以后,他哪会一口气写出三首“三字歌”:
 
他爸的。
他妈的。
她姐的。
 
不知情的不要乱猜,这里的第二首歌,真就叫他妈的。而正是这首歌,被导演娄烨用在了电影《浮城谜事》里之后,尧十三的歌彻底在文艺青年圈儿里炸开了。
 
妈妈,我爱上一个姑娘。
可是她在别人的床上呻吟。
我想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快乐。
我去问她,她没有回答。
 
听完这前四句歌词,我觉得我才是个神。很显然被我猜中了,尧十三的童年很不快乐。根据这首歌词来推测,他要么是当过备胎,要么是被绿帽过。
 
好吧。不论如何,那个现如今真的在音乐节上扮起鬼来的十三兄,一天比一天火了。他没有跟随他的兄弟胖子,也没有学会马頔老师的那套撩妹绝技。
 
他就是个怪胎,你听他这名字。如果不是个怪人,哪个正常孩子的妈妈,能允许孩子叫这么个B名?(原谅我,都怪13太像B了)


尧十三现场:北方女王


小河


不知道何时起,小河离不开现在的那顶帽子了,他变得越来越神经兮兮,穿着打扮也开始“仙人道骨”起来。

 
网上常说,你咋不上天?
看一眼今天的小河,你知道他要么是快上天去了,要么就是道士刚下山。
 
小河要是还不够怪,建议你去网易云听一首他的歌。
 
比如这一首,点击率最高的《丢失了梦的清晨》。开头的四句歌词是:
 
呀咿呀儿呀咿呀咿呀儿。
呀咿呀儿呀咿呀咿呀儿。
呀咿呀儿呀咿呀咿呀儿。
呀咿呀儿呀咿呀咿呀儿。
 
是的,这一首歌就在一堆唱第二遍都不会重样的“呀咿呀儿”里开始了,而且混杂着酒馆里极为吵闹的现场氛围作为背景音乐。
 
你见过哪个一线民谣歌手的主打歌是这个样子的?而且还是一个现场版的录音……

 
当然,你更不要对小河的歌没有多少词而感到惊讶。
 
2015年的夏天,我曾在万晓利的新专辑发布演出上撞见了小河的嘉宾助演。演出到中间,万总退场,小河戴着帽子,拿着一把外形奇怪的吉他上来了。
 
全程没说一句话,唱的歌没一个字的词,却引发台下不断无休止的尖叫。
 
差点要把万总的个唱改小河专场了。
 
你说这么奇怪的小河为何有这么多人喜欢,因为他确实无人可以复制,没有人能够代替。
 

他的现场演出大半都是即兴发挥的,试问这若不是歌十足的怪人,就是个绝顶的天才。


小河现场:飞的高的鸟不落在跑不快的牛的背上


左小祖咒

左小是谁,为什么还会诅咒。左边的诅咒, 为什么就是小的。
外行绝对看不懂左小祖咒这四个字的名字,到底有个啥意思。
 
就连身边人也摸不清楚,以前北京东村最穷的艺术家左红旗,改完这名字,咋就突然火了?
而且还成了陈升、艾未未和韩寒的好盆友,还能跟影帝黄渤合唱《一剪梅》了。
 
说到这,要听第一首左小祖咒的歌,名字就叫做《吹牛》。
 
歌词是这样的:
 
艾未未是我的小毛驴
章子怡是我的小媳妇儿,
左小咒他是个把门虎,
韩寒当不了小白脸。
 
得了,文化圈里的一票名人全称了吹牛大户左小祖咒的下酒菜了。先不说把艾未未和韩寒写进歌词要花多少钱,就这一句章子怡是小媳妇儿,请问汪峰老师要怎么看?

韩寒,艾未未,左小祖咒

左小祖咒的歌向来不按套路出牌,尤其以经典的跑掉而唱腔出名以后,他就硬是没有听过任何人的建议,野蛮生长,掉儿跑得更加无法无天。
 
韩寒在他贵的出名的博客里,郑重推荐了左小祖咒的一张传奇专辑,名叫《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艾未未数次在他贵的要命的展览里,放出左小祖咒的照片和作品。陈升更是说来就来了左小祖咒的个人演唱会当嘉宾,以至于很多陈升歌迷要买左小的票去看升叔。
 
请问有这三位大腕儿猛推,谁能不火?

左小祖咒和陈升

当然,左小祖咒作为一个职业怪胎,他反而是最勤奋的,细看他的专辑列表,基本上是隔半年就放出一张专辑,即便跟小河也没有几首带词的歌(多半是电影配乐),但是这样的高产在整个华语乐坛也是少有的,是要点赞的。
 
好了。最后用《吹牛》里最经典的几句歌词,作为对左小诅咒这个最大号怪人的自我总结,那就是:

我本是老天爷他干爹,
你看我体面不体面啊。
说个啥人定胜天,
天不尿我我尿天啊。
 

请以左小祖咒为代表的怪人们继续发光发热,好好保护身体,早睡早起,多出专辑,尿天就尿到底。(完)


左小祖咒现场:小莉

 
文 | 王悦


更多故事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民谣故事

置顶一下福利最先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