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配曲音乐交流组

刘楠 动漫创作模式及版权认定的困境

北京知识产权法研究会2019-05-28 22:17:03

导    语

bilibili是国内知名的视频弹幕网站,这里有最及时的动漫新番。今天,bilibili科技有限公司法务总监刘楠,就新涌现的网络动漫创作模式及其中版权认定的困境同与会者进行了精彩分享。快来看看,刘总监对更好地保护网络动漫作者的权利做出过哪些尝试,带来了什么思考和建议?

刘楠   bilibili科技有限公司法务总监

5月26日,影视游戏产业发展与知识产权保护研讨会,暨中韩知识产权研究会2018年年会上,哔哩哔哩法务总监刘楠女士作了主题为《动漫创作模式及版权认定的困境》的发言。

刘楠首先介绍了行业中常见的几种动漫创作模式,包括: TV动画片和院线电影等传统动漫模式、网络国产动画片模式比如bilibili国创、专业用户制作的动画片视频模式(PUGV)、日番模式等,刘楠分别介绍了几种模式的运行机制、署名习惯及其特点。

在此基础上,刘楠介绍了PUGV和日番模式的国内版权确权难题。刘楠认为PUGV的确权难题主要在于署名不规范,而日番的确权难题在于委员会制度在中国的水土不服。并认为确权的意义在于可以使 PUGV创作人自由行使版权,并产生价值,因此意义重大。

刘楠介绍PUGV模式的特点下的作品,其创作主体多为个人、工作室或公司。PUGV模式下的作品其创作初期大多是因为热爱而非商业化目的,因此,其典型特点主要有,一是像爱孩子一样爱自己的创作;二是可能没有专业法务和体系的版权知识,署名不规范;三是其创作流程和动画片或者动画电影的创作流程一致,也包含了企划-脚本-分镜-原画-动画-剪辑-配音-配乐-渲染等等一系列过程,具有非常高的创作性,足以构成类电影作品。由于PUGV作品经常会被各平台或者营销号未经授权进行搬运,甚至恶意篡改署名甚至内容,因此PUGV作者的需求主要为,一是不同意未经授权的转载,二是未授权的转载方接到其投诉后可以积极配合删除,三是如果转载,也需要遵循CC许可协议,比如假如作者标注了CC-BY规则,那意味着允许转载,但是转载时一定要注明原作者名称等信息。

刘楠认为日本动漫创作的委员会制度及其署名是非常独特一种制度结构,首先日本的制作委员会并非法律实体,属于拟制组织,没有相应的官方组织对制作委员会进行认定,且由于日本著作权法允许众所周知的雅号、笔名、简称等代替真名的别名作为署名标记,因此日本动画片的署名习惯上一直以XX制作委员会作为其署名,且制作委员会成员可能有很多家。除标注XX委员会外,虽然日本并非以©作为其版权确权标志,但是其仍然习惯除标注委员会外还会标注©来标识版权,一般为©原作者/委员会或者©原作者/出版社/委员会或©委员会。而日本的著作权法,对原作的保护力度很大,认为“二次著作物的原作的著作人就该二次著作物的使用,享有和该二次著作物的著作人所享有的同一种类权利的专有权”,因此原作人对演绎或者改编作品拥有同样的著作权,除非有协议进行排除。因此,日本动画片的署名模式就导致委员会和原作人可能均为该动画片版权人。可是难题在于,由于日本是信用社会,因此其权利流转是重信用而不重文件的,且日本没有国家版权局指定的对动漫进行确权的境外机构。因此,委员会是谁,委员会里中国信息网络传播权的窗口方又是如何拿到的授权,原作的声明等之类的文件是非常难拿到的。

基于解决问题的思路,刘楠表示他们其实进行了很多探索和尝试,比如针对PUGV,进行的尝试有:一、规范版权署名教育;二、使用数字水印;三、建议作者进行版权登记。而针对引进的或者加入委员会创作的日番,进行的尝试包括:一、建议制作委员会各方签定授权书;二、由日本文化厅确认权属作为补充;三、在中国版权保护中心登记,作为补充。但是上述尝试难度均较大。

刘楠认为,根据中国的著作权法第11条,在作品上署名者即为作者,且根据著作权实施条例第9条,共有作品权利人任何一方无法禁止他方行使除转让之外的权利。因此,基于该法律基础,其提出针对PUGV动画作品和引进日番的解决思路及建议。她认为,PUGV动画作品即便署名不规范(无制片者/出品之类字眼),基于署名者即为作者的思路,因此任何作者均可行使维权权利。且平台的数字水印,用户的账号信息,甚至用户和平台签订的合同都可以作为其作为确定作者和署名的初步证据。针对引进日番,对于平台的独播标记,经过大使馆公正认证的窗口方给平台的直接授权书及自证证明,辅助于平台的合同及支付凭证,完全可以作为确定平台方即为国内独家权利人的依据。

长按二维码发现惊喜

美编:董萌

编辑:李熙

摄影来源:中国知识产权杂志   汤溪贺

背景图片来源:360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