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配曲音乐交流组

王家卫如果不当导演,他一定是最好的电影“配乐师”

声色点映2019-03-15 13:12:09


从1988年的《旺角卡门》,到2015年的《一代宗师》,王家卫来来回回都在讲同一个故事,犹如他始终不肯摘下墨镜示人一贯的坚持——

时间总是稍纵即逝无从把握;

生活在断断续续中循环往复。

偶尔惊鸿一瞥灵光乍现,

孤独的角色摩擦瞬间火花,

却只能自言自语独白内心无法交流,

最终摆脱不了再次错失对方的命运,

只好化作宁愿忘记的回忆。 

王家卫的电影音乐摇曳多姿、撩动人心,既有怀旧的感伤,也有诗意的气质。风格鲜明、大胆,但总能恰如其分地为整个电影增色。

无论是原创音乐,抑或是精心“借”来的老歌旧调,每个人物,每一场戏,都有最独特的乐章。  

王家卫正是借由音乐的旋律、歌曲的唱词,以及它们所代表的地域和时代,表达着主人公或者说是导演本人的心声。

      
      《阿飞正传》       




以前我以为有一种鸟,一开始就会飞,到死的那一天才落地。

这支曲子是旭仔无限憧憬的那片乌托邦似的菲律宾蓝色椰林。《永驻我心》是下午3点前的1分钟,是要记住的永远会记得的人。片末,中枪的旭仔在火车上奄奄一息,独白随音乐响起:以前我以为有一种鸟,一开始就会飞,到死的那一天才落地。其实它什么地方也没去过,那只鸟一开始就已经死了……这便是阿飞无因反叛的宿命最贴切的总结。

不到最后,我也不知道最喜欢的女人是哪一个。

王家卫如此青睐这首《Perfidia》,以至于在《阿飞正传》《花样年华》和《2046》三部曲中都贯穿了这首旋律。Perfidia有背信”“负心之义,由墨西哥作曲家兼编曲Alberto Domínguez 1939年创作出版,内容是关于爱与背叛。之后被许多艺术家翻唱和演奏,至今已有150余歌唱和乐曲版本。王家卫采用的是古巴音乐家Xavier Cugat的版本。

在电影《卡萨布兰卡》闪现的回忆情节中,英格丽·褒曼和亨弗莱·鲍嘉在巴黎俱乐部跳舞时的音乐也用的是这支曲子。


     

       《重庆森林》        








原来有些梦是永远不会醒的。

这是阿菲在快餐店最爱听的歌,当然也可看作她的标志,她被老板说成爱发梦。在片末与663相约加州酒吧,结果独自去到那个梦想中真正的加州。她梦游般地潜入偷换了663若干日用品,还用《California Dreaming》的唱片换走前女友的《What A Difference A Day Makes》。渐渐,663适应所有改变,甚至被梦传染,认定留在唱机里的《California Dreaming》是女朋友所爱。


      

       《堕落天使》        




最好的拍档是不该有感情的。

影片中,Killing系列音乐改编自英国乐团 Massive Attack的一支Trip-Hop,配合着杀手的每一次行动:杀手与经纪人先后交替出场、安家、探景、射杀。第二次杀手到场、确定目标、拔枪射击、对方倒地,任务完成音乐也终止。配乐一致相互对照的两场戏,同空间不同时间的交叉剪辑,暗示着两人越轨的关系,好像他们走在一起但同时又失去了对方。

我是个很现实的人,我知道怎样可以让自己更加快乐。

堕落的天使们,杀手的背后总唱着Cause I'm cool,经纪人只得Speak my language饮泣自渎。哑巴阿武默默告别《思慕的人》,最后都敌不过一曲《忘记他》。

扫他的屋、睡他的床、坐他的座位、闻他的香水,听他点的1818号歌曲:忘记他,等于忘掉了一切……无法沟通注定错失的爱,还是经由忘怀来拒绝。

演唱这首歌的人叫关淑怡。这位有着王菲一样气质的女歌手,原本是《春光乍泄》里的唯一女主角,也是唯一一位被王家卫剪掉全部戏份的明星。王家卫说剪掉她的戏并不是因为她演得不好,而是因为关于她与黎耀辉的故事已经再也插不进《春光乍泄》中了。


       

        《春光乍泄》       




不如我们从头来过。

此曲选自阿根廷探戈之父Astor Piazzolla创作的舞剧《热情探戈》。早期的阿根廷探戈,是两名男子表现为争夺女性的决斗之舞,双方都佩戴短刀起舞,以象征情敌被杀的造型结束,集暴力和情欲于一身。

影片中,伴随着黎耀辉与何宝荣一次又一次的由头来过,无论两人依偎共度相拥伴舞还是决裂分手暗自神伤,旋律中挥之不去的悲怆带着顿挫有致的低音节奏。将两人之间嫉妒、猜疑、纠缠、占有等等的情感拉锯和悲剧收场刻画得入木三分。

这首歌是美国乡村摇滚乐队The Turtles的代表作,也是《春光乍泄》的英文片名。歌曲出现在电影的结尾,黎耀辉在回香港的路上来到了台湾,坐在台北的城铁上闲逛,乐曲响起……欢快的人听着欢快,忧伤的人听着忧伤…… 


      
       《花样年华》      




如果多张船票,你会不会跟我一起走?

周而复始,同一条走廊、同一条楼梯、同一个办公室,甚至同一款背景音乐……《花样年华》中援引电影《梦二》的主题《Yumeji's Theme》重复出现了9次之多,但我们却能看到两位主角在这个不变的环境中的变化。

擦肩,并肩再次擦肩,是恋人雍容华贵的华尔兹。足尖在升降起伏中翩翩回旋,温馨浪漫又不失雅致,正是苏丽珍和周慕云这段发乎于情,止乎于礼的爱情写照。

那些消失了的岁月,仿佛隔着一块积着灰尘的玻璃,看得到,抓不着。

可以说,这首《Quizas Quizas Quizas》与《花样年华》的风格配合得天衣无缝,甚至为电影增色不少。这首歌也成为很多人的最爱。王家卫在电影里放入了3首Nat King Cole的歌曲,据他说,Cole是他妈妈当年最喜欢的艺人。

那磁性而沧桑的男声,在弦乐的铺陈中,如张曼玉华丽的旗袍般摇曳多姿,撩动人心最柔软的部分。此曲在周慕云和苏丽珍的相遇时一再重复响起,寓意着徘徊在感情和伦理之间的两人,最终只能归结到“也许”。


      
      《东邪西毒》       




我曾经听人说过,当你不能够再拥有,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

《东邪西毒》的每支配乐都相当经典,也是难得一部没有用现成歌曲的香港电影。所有音乐都来自一个人——陈勋奇,他在剧中赋予了每个角色一段属于自己的音乐。诉说人物性格,内心起伏,宿命悲凉隐露期间,当张国荣用深沉的声音说:我曾经听人说过,当你不能够再拥有,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语毕,《Ashes of Time》的音乐响起,浑晃、孤寂而销魂。 

我知道要想不被人拒绝,最好的办法就是先拒绝别人。 



电影里,张曼玉倚在窗边,眼神迷离、惘然地对着暗恋自己的黄药师诉说:我拒绝了他,终于让他知道了得不到的感觉。我一直以为是我自己赢了,直到有一天看着镜子,才知道自己输了。在我最美好的时候,我最喜欢的人都没有在我身边。如果能重新开始该多好!是,最好的时光,没有和心爱的人厮守一起,生命还有什么意义?王家卫式的《东邪西毒》所承载的意义实在一言难尽!


     
         《2046》           







把我当成那棵树。告诉我……永远不会让人知道。

在《2046》中,王菲借由父亲留声机中的歌剧选段《Casta Diva(圣洁的女神)》,被赋予了歌剧中女主角诺玛单纯痴情的形象。表面上看是东方酒店哈尔滨来的王老板的嗜好,但每每伴随王菲的出现,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痴心一如歌剧女高音唱词中盼回爱人的虔诚。任由父亲三番明令禁止以及周慕云的一再接近,都未能动摇她的心意,一如既往地唱着爱的咏叹。

为什么我们不能像以前一样?

Connie Francis演唱的《Siboney》是交际花白玲的化身。一如歌手唱腔的性感妖冶,伦巴舞曲的摇曳婀娜,白玲以撩人的身姿挑逗的眼神亮相。但此曲也是《阿飞正传》中旭仔亡命的前兆,白玲同样只是在张扬奔放的外表下,苦苦奢望专情的善妒女子,一次又一次地泥足深陷拜倒在绝情之下。



       《一代宗师》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宫二的主题曲选自梅林茂在电影《其后》的两段配乐。《Moyou》两次出现,讲的是宫二的武学之路,孤绝独行与奉道复仇,见自己、见天地却见不了众生。这首《告白》属于宫二的爱恋情缘,她断发藏盒,将64手和自己都藏在叶问身上,都留在了那个雪中的冬天。正暗合了电影《其后》久别重逢的昔日情人碍于道德束缚而将炽烈情感深锁心底的故事。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这支曲子源自莫里康内为电影《教我如何爱上她》谱写的原声音乐,意大利语意为女人的浪漫。曲子在片中出现了两次:第一次是张永成为晚归的叶问点灯擦身,第二次是宫二与叶问最后一面时的表白。看似是两个女人对叶问的深情,实际写的是这个一心向武的时代英雄遏抑而错失的爱情。他只有眼前路,没有身后身,回头无岸。


         更 多 内 容 

  • Il Postino︱琴声细细悠悠,宛如一缕和煦的晨风,拂过青草香的情绪……

  • 坂本龙一︱寄君一曲,不问曲终人聚散

  • 吉姆·贾木许︱暗夜,隐隐传来迷离之音

  • 摩托日记︱漫漫归乡路……

  • 如果说Nino Rota是敦厚朴实的一灯,那么Morricone就是卓绝多变的黄老邪了

  • 久石让︱他能看到她的微笑,她能听到他的心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