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配曲音乐交流组

除了“主旋律”以外,主旋律影视剧还有什么?丨早安吻

刺猬公社2019-02-23 07:28:44

导读

在我们的印象中,主旋律影视剧是刻板的,个人形象可能要上交国家,谈情说爱让位于保家卫国,几个小兵轻易能将敌人骗得团团转。除了这些,主旋律还能有什么呢?


by 张宇欣 尚月丰


一提到主旋律,我们会想起什么?

仰拍、大特写、强光。伟人的背影,指点江山的手,冬天跳粪池的铁人,或是机智的张嘎。BGM一出,英特纳雄耐尔就要实现了。

1949年至文革前这17年和文革时期的“红色经典”构建了几代人关于革命、历史的集体回忆。近年来,主旋律影视剧也层出不穷,除了脸谱化的人物、打得容易的剧情,主旋律影视剧还可能是什么样的?



个人形象

要不要上交国家?


曾几何时,领袖们是影视作品里的禁忌,个人形象献给了国家。他们高悬于神坛,指点江山,心怀天下,不想别的。1978年以后才逐渐放宽,比如《建国大业》里,淮海战役胜利后,几位领袖醉酒高歌的场景,被认为是对主旋律电影的突破。如此进步,我们暂且按下不表。

将个人形象上交国家的,其实更多的是“凡人”。从前的电影正派人物斩断七情六欲,只剩下一脸正义和慧根。他们,男的如《红色娘子军》里的洪常青,大义凌然,死于英雄的模样;女的如逃出南霸天牢狱、见到娘子军的吴琼花,一把拉开衣领,露出鞭痕累累,大喊:“造反!报仇!”怒目圆睁,佛挡杀佛。这一脉价值观被传承到了《孔繁森》、《焦裕禄》、《任长霞》、《生死牛玉儒》等一票影视作品中。



图片来自电影《红色娘子军》


但在另一些主旋律片子里,集体主义不一定高于一切。


较早有《高山下的花环》,里头的兵不是清一色的好战士,而是自有个性(这已经很难得了!);《亮剑》是抗战剧中的经典之作,刺猬君深刻记得天津卫视的暑期档多半下午就是李云龙专场。李云龙敢想敢干,不顾及上级命令私自率领独立营留守战场,打败不可一世的山崎连队;在和楚云飞对决中,他也不按规矩办事,反转部队前行方向直捣楚部队后腰。然而胜利归胜利,处分归处分,李云龙也会因为冲动而犯错误,因为砍死黑云寨二当家,他被降为营长;文化程度低,他也会为学知识而显得笨拙急躁。




个体意识最瞩目的莫过于《集结号》,这部电影上映时,打出的口号:“每一个牺牲都是永垂不朽的。”

1948年的汶河岸,九连顽强抵抗、生死与共。因为一段不知道是否吹响的集结号,活着又失了身份的谷子地,开始了漫长的追索正名之途。他和他的47个兄弟,在无比广阔的背景下,渺小如蝼蚁。而他竟然完成了这个奇迹:为地下的魂讨回了公道,倾个人之力,让他人的生命从被漠视变成被尊重。


图片来自电影《集结号》


在电影里,集体主义、英雄主义都不那么重要,战争的残忍凸显无疑。一个烈士等于几百斤小米。王金存到了战场吓得尿裤子。谷子地会杀战俘。拿到烈士追认文件时,谷子地说的是:“等等,我得把脸先洗干净。”

这当然不是一部完美的战争主旋律电影,结构失调,煽情过满,有网友给出了《太极旗飘扬》+《拯救大兵》+《兄弟连》+《激情燃烧的岁月》+《艺术人生》的总结。 但是平民视角消解宏大战争交响的手法对于《兄弟连》这样的作品而言,是主流叙事;但对于《集结号》,已是对革命历史题材的极大突破。



嘎子哥

抗日不带这么玩儿的


主旋律影视一个很重要的方面便是剧情的安排。为了凸显光辉形象和无敌力量,剧情安排常常让艰苦的八年抗战显得“不费吹灰之力”。


几乎家中老少都看的抗日剧《小兵张嘎》虽说走轻松路线不是样板戏,但剧情依旧缺陷明显,几个少年儿童能够了解到最清楚的“真假特派员”的消息,将鬼子戏弄得团团转。

但剧情精彩的主旋律作品也不少,多为谍战剧。“谍战”这一主题本身自带悬疑因素,秀智商的剧情也会更加吸引受众。比如经典谍战剧《潜伏》,其实完全是按照主旋律的公式写的:余则成从军统转变成地下党,从没信仰到有了信仰,再到为信仰献出一切,成为无名英雄。但剧本实在强大,节奏把控极佳,每一集开场都要解决两个左右的悬念;结尾还要埋个伏笔,到后面再用上。情节跌宕起伏,刺猬君当年看得根本停不下来。




谍战剧的关键便在于剧情如何环环相扣。刺猬君起初完全是奔着钟汉良看的《一触即发》,没想到完完全全被剧情征服。同胞兄弟由敌对误解、互相猜疑到同仇敌忾、联手抗敌,弟弟牺牲后,哥哥以弟弟的身份继续潜伏作战……在“细菌战与反细菌战谍战情报夺取”的大背景下,“雷霆计划”将地下党、侦缉处、日本特务帮派组织的矛盾集中呈现。每集都有冲突,剧情连贯紧凑、伏笔众多,刺猬君看得那叫一个过瘾!




另还有波叔主演的《黎明之前》、张鲁一主演的《红色》,以及山影出品的《北平无战事》和火遍全宇宙的《伪装者》都是谍战精品。刺猬君奔着颜开始看,最后被剧情圈了粉。

在电影方面,《永不消逝的电波》虽说意识形态植入明显,但依旧是50年代一部剧情合理的红色经典。前几年的《风声》同样突出了悬疑和谍战两大因素(虽说在电影院里的刺猬君当时一眼看出了满脸正气的张涵予肯定是我党特工)。电影中所展示出的危险的处境,智力的较量,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重重悬念让人心中紧张。心机重重,人性复杂,剧情和演员的表现使得《风声》成为一部没有落入俗套的谍战片。




九九艳阳天

花儿这么红


主旋律电影中的爱情也非常有意思。

很多年以前的这类电影中,连恋爱都是不被允许的。《柳堡的故事》已算双百时期的突出作品,两个人可以先眉来眼去,然后必须双双保家卫国,革命成功后再原地偶遇。这时候,一首《九九艳阳天》也给他们添了一把火:“九九那个艳阳天来哟,十八岁的哥哥细听我小英莲,哪怕你一去呀千万里呀,哪怕你十年八载不回还,只要你不把我英莲(哥哥)忘呀……”



截图来自电影《柳堡的故事》


三年后的《红色娘子军》里,感情线更是生生被掐了:前一半,洪常青对吴琼花很有点儿相惜之意,可惜洪常青一死,吴琼花马上举起大旗,成为反修的脸谱担当,《娘子军连歌》立马跟上:“向前进、向前进,战士的责任重,妇女的冤仇深。”



图片来自电影《红色娘子军》


《冰山上的来客》中的阿米尔和古兰丹姆,是刺猬君父母眼中的革命友谊第一CP。影片中他们青梅竹马的柔情融进了塔吉克民族像天山泉水一样的调子和都塔尔琴弦悠扬的旋律中,回旋在帕米尔高原上。《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在影片中三次出现,仿若哀怨的一咏三叹,恰如其分地营造出忧伤和浪漫的气氛。



图片来自电影《冰山上的来客》


刺猬君小时候很喜欢的一个主旋律电影是《黄河绝恋》,年轻的宁静饰演一位军医,与美国飞行员谈了场萍水相逢的恋爱。许多年后,刺猬君发现,这部电影主旋律得非常正,在日军侵略的背景下,所有人坚定选择民族大义,愿为了尊严放弃生命,人物的个性也多少被这股宏大淹没。但长城、黄河、塔林、红叶、芦苇丛,这些意象还是构成了一个优美的银幕空间,让爱情在其中自然生发。



宁静张开双手,背后是壶口瀑布,这时的配乐是《夕阳山顶》


张艺谋的近作《归来》里,文革是开场的序幕,通篇讲的是老年爱情。平反回家的陆焉识遇上失忆的妻子冯婉瑜,两人相逢却不识,尘满面,鬓如霜。这是时代的悲剧。生活很残酷,陆焉识承受年月的蹉跎、女儿的恨、妻子的失忆。归来的日期永远不来,冬雪的车站里,她还在等,他也还在等。



那年夕阳下的奔跑

是他们主旋律的青春


《恰同学少年》可能是最书生意气的主旋律剧了。一群风华正茂的少年,除了绝对的主角外,还有杨开慧、蔡和森、向警予、萧子升、陶思咏,他们成立读书会、学生军,纵论四方,野蛮其体魄;刊发进步言论,用鞭炮和烧火棍守住长沙城;他们也上街演戏,雨中呼喊。师长们更是正气浩然,校长孔昭绶鼓励学生们“以我之所学,为民智之开启而效绵薄,为民族之振兴而尽一己之力”;杨昌济要他们“修养一己之道德情操”。虽然本剧的价值倾向非常明显,但剧中的青春气息也是真诚难得的。




《青春万岁》的故事发生在1952年的北京中学里,同学们有着对未来的憧憬和无知的天真。他们站在新时代的入口处,满怀信心地认为未来会达到幸福的顶端。北京的蓝天下,同学们穿着列宁装,竖着大辫子,表情愉快得理想化。黄蜀芹导演在对制度毫无保留赞扬的同时,也抓住了每个人精神生活中最纯粹的点,最热的希望。

这些年轻人啊,不知道未来等待他们的是反右、文革,亲友的离散、身心的病痛,正处在等待幸福的美好状态,人与城市都正青春。正如杨蔷云在晚会上的朗诵:“所有的日子,所有的日子都来吧/让我编织你们/用青春的金线和幸福的璎珞,编织你们。”



图片来自《青春万岁》


《中国合伙人》这部表现当代中国的主旋律青春励志片,展示了三个北大死党在时代大潮下的友情变迁。和八十年代的莘莘学子一样,他们怀抱一个美国梦,从年少轻狂到备尝艰辛,他们创业成功、产生分歧。虽然这些刻画是流于浮光的:民族主义的叙事策略最终盖过了深度的不足和可能会有的残酷结局,面对美方对他们的质疑后,他们向内和解,一致对外。欺负过孟晓俊的实验室被成东青挂上了他的名字,新梦想似乎达成,创业者的考验也戛然而止,然后是一串中国企业家的创业传奇,励志又美好。

不过,在所有喜欢用崔健音乐、申奥成败这些元素推进故事、勾连时代背景的电影里,它已经算是最自然的一部。



场面真一点儿

三观正一点儿


提及灾难、战争,不可回避是影视作品中对于正面战场的场面呈现。几十年前的《大决战》因为战争场面广受赞誉,有了先进的特效做后盾,战争场面便能够得到更加真实的还原。

《集结号》开头的一长段战争场面十分惨烈(虽然那钢盔、那围巾、那油彩……有cosplay《兄弟连》之嫌)。《我的团长我的团》中战争戏至少占了全剧的40%,几乎涵盖了中国远征军历史上遭遇的所有战争形态:遭遇战、阻击战、攻坚战、沙盘战、对峙战、渡江战等。剧中美军飞机、坦克等均按照1:1比例制作,战争场面效果更加震撼。《智取威虎山》虽以样板戏为前身,经典桥段“打虎上山”、土匪攻村中的动作场景在3D效果下也是让在影院的刺猬君热血沸腾。



电影《战狼》同样在营造真实场景中大费心血,电影中发射的5颗导弹,每颗价值一百万,刺猬君看到的都是银子在花花爆炸啊!多款现役装甲车、坦克、直升机都是首次在电影中出镜,有一场戏,32辆现役坦克同屏出现,而剧中直升机惊险动作由我国特级飞行员亲自操控,迫降镜头直升机舱内指示灯全面飙红。场场战争宣誓剧中经典台词“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


图片来自电影《战狼》


但有的影视剧打着主旋律的幌子,在场面上用力过猛,出现很多夸张、雷人的虚构场景:子弹转弯、手撕鬼子、手榴弹炸飞机……刺猬君默默表示三观碎了一地。



场面的夸张背后是主旋律作品价值观的问题。己方的光辉被放大,事实也就被挤压,一些功过也被抹杀。

好在这些年被各种雷人影视剧差点戳瞎眼的刺猬君也看到了一些三观正的好作品。说起来,《血战台儿庄》是大陆影坛较早一部以正面的态度反映由国民党军队打胜仗的战役的主旋律电影,真实反映了国军将士为了中国的主权领土与日本进行的殊死血战;《亮剑》中楚云飞作为和共产党对立的国民党军官形象,并没有被刻意丑化。他是黄埔五期的高材生,正直而富有谋略,治军有方,和李云龙惺惺相惜;《中国远征军》和《雪豹》中,国共两党共同抗日,共军在抗日时的错误也有表现。

直面历史、敢于反思是难得的。


《芙蓉镇》有谢晋式的“哀而不怒”,展示了小人物在社会变革大潮中的踉跄足迹。从四清到文革,电影经过了最荒唐的一段岁月,诞生了李国香这样丧失人性、成为机器的干部,更是政治运动的牺牲品,但人性的美好也没有死去,就像豆腐西施胡玉音温柔的一低头,如水莲花般不胜凉风。



那场秦书田和胡玉音偷看王秋赦跳下窗口的戏里,胡玉音眼角偷偷瞄着秦书田,男女间的朦胧情感乍然生光;秦书田和胡玉音扫街时,抱着扫帚跳华尔兹,是支持人度过黑暗时代的荒唐岁月的微火。电影甚至不是对特定历史时期的反思,而是回荡在脑海中的凄凉警钟。


看了这么多,刺猬君认为,“少一点套路、多一点真诚,让人表现出“人”的样子,让历史还原为它的真面目”,这才是主旋律影视剧应该有的样子。






刺猬公社

原创出品 欢迎转载

合作事宜请联系微信号yunlugong

商务合作:13094718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