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配曲音乐交流组

陈佩斯:正版生意

慧智旅游2019-10-15 16:42:07


2001年11月11日,北京雨雪交加,建国门内大街7号的长安大戏院却座无虚席。他们正在专注地观看陈佩斯主演的一部话剧:《托儿》。


长安大戏院是京城老店,建成于卢沟桥事变前几个月。1949年4月,刚进城不久的毛泽东,在这里观赏了梅兰芳与刘连荣两位大师合演了《霸王别姬》,戏院从此扬名。长安大戏院以戏剧为主,但也有话剧上演,比如陈佩斯主演的这部话剧,上座率高达95%。


上台前,陈佩斯紧张无比,边搓着手边对台词,汗水让锃亮的脑壳油光可鉴。事实上,这部话剧是陈佩斯被央视封杀后的背水一战,投资款来自于妻子勤俭持家省出来的30万。所幸现场掌声不断,演出大获成功。这让80年代就劝妻子辞职在家的陈佩斯松了口气。


80年代到90年代那会儿,陈佩斯还是相当有底气的。1984年他和朱时茂在央视春晚表演的小品《吃面条》,大获成功,成为经典。随后两人合作了《胡椒面》、《主角与配角》等,几乎每个春晚都有作品,并在央视开办综艺专栏,堪称90年代的搞笑担当。


依靠央视的传播,陈佩斯有了接不完的商演和不断增长的财富。为了加速赚大钱,陈佩斯成立公司,涉足影视制作。早在1980年,陈佩斯就跟父亲陈强一起拍了《瞧这一家子》,并在电影《夕照街》中,成功塑造了“二子”这个经典形象。不过,从小品到影视,从演员到老板,跨界并不容易。


1991年陈佩斯拍了电影《爷俩开歌厅》,不巧在交易会上遇到了徐克的《新龙门客栈》,屈居交易额第三。1995年拍摄的《太后吉祥》成为国内第一部贺岁片,但是在1997年贺岁档,陈佩斯的《好汉三条半》惨败给冯小刚的《甲方乙方》,后者大卖4000万,让冯小刚成了贺岁片之王。


接二连三的影视投资,并没有换来财富的增加,相反,公司逐渐入不敷出,陈佩斯妻子也不得不加入公司,当起了免费的财务。看着不断缩水的银行账户,陈佩斯经过一番考虑之后,决定退出影视圈。电影不拍也罢,然而对陈佩斯而言,更大的危机,来自于和老伙伴央视的官司。


1999年,陈佩斯在逛街时看到自己的作品VCD在被出售,仔细一看居然是央视瞒着他搞的,于是便找到台里领导谈版权费用。可惜流年不利,适逢央视台长新老更换,老账新算自然是难。也许领导心里想的是,你红是因为我捧你,戏子焉有告戏班之理,报效祖国和领导栽培了吗?


“二子”不是白演的,“光头”不是白留的。陈佩斯心一横,和央视打起了官司,最终拿到了16万多的侵权赔偿金。但是,这场风波经媒体夸大报道后,陈佩斯不仅告别了春晚,也接不到任何广电系统的商演了。1999年之后,赵氏小品一统春晚江湖。



这个案子不是中国第一起知识产权案件,但却是最具讽刺意味的一件,里面的两个事实令人感到悲哀:一是当事人赢了官司却输了事业,二是连最权威最有钱的中央电视台都在侵权,你指望老百姓会去花钱买正版?


投资失败,商演冷清,事业凉凉,陈佩斯跌入谷底。两年之后,他重新出发,拿着30多万砸进了自己的第一部话剧,从此走向了另一条道路。《托儿》在长安大戏院一炮打响之后,演了30场便已回本,在全国各地连续演出120场后,票房高达4000万。


话剧事业的成功,让他走出谷底,也让他远离了那些版权纷争,毕竟真人出演的话剧最难被盗版。但是即使在十几年后,谈起那段让他事业顿挫的维权往事,他依然坚定地说,“对版权要尊重,这是对的。一个有规矩的社会,对我们都好,必须有人发声。”


但是就像陈佩斯经典小品《主角与配角》里说的那样:"你管得了我,你还能管得了观众爱看什么?" 历史证明,群众爱看陈老师的小品,没人管得了;群众爱看5块一张的盗版碟,同样也没人管得了。


1


1709年英国女王颁布了“安娜法令Statute of Anne”,被称为世界第一部保护作者权利的法律。虽然中国第一部版权法《大清著作权律》诞生于1910年,但是,早在700多年前的宋朝,就已经对版权予以保护。《东都事略》有如此声明,“已申上司,不许覆板”、如有翻版,则“断罪施行”。


版权保护思想诞生于宋朝并不是偶然。在“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时代,赵匡胤却在立国之初便率先保护私有财产,尤其对土地也采取了私有制,促使了私有权意识的发展。加之宋朝是一个高度崇文的朝代,文人重视对自己作品的保护便更为自然。


然而,20世纪文人的三观却在那场十年浩劫中,被严重摧毁。写书的、唱曲的、甚至搞科研的,性命尚且存危,私人财产权更是无从谈起。虽然在1990年颁布了新中国的著作权法,但社会对于著作权的认知和重视,却像躲在阴霾中一样,缓慢等着阳光。


90年代是物质、精神文明需求大幅提升的时期。街头的地摊上,摆满了日本的动漫、星爷的电影、四大天王的磁带、金庸的武侠。自然,也会买到“金庸新”著,也许这就是“大个核桃”、“康帅傅”的鼻祖。低价的盗版光盘,从沿海到内地,承载着多元文化,迅速风靡。


1995年星爷拍摄了《大话西游》,投资6000万却票房惨淡。其实,星爷不知道,一群群年轻人结伴在录像厅观看的笑声有多大。县城电视台不断地往时不时卡一下的《九品芝麻官》里插播本地广告。5元一张的《唐伯虎点秋香》光盘,更是长途客车的必备。


那会儿电子圈的明星产品,属于具有“超强纠错功能”的爱多VCD机。在《大话西游》盗版碟风靡大陆的1996年,爱多给成龙的代言费就高达450万,之后更是以2.1亿夺取央视标王。冯小刚对此气愤不过,在电影《大腕》中虚构了一个“爱岛VCD”,借葛优的台词,狠狠地讽刺了一把。



不过在那个年代,一张电影票能吃几天饭,即使群众有版权保护的心,也没有这份力。精神文明不断丰富正是喜闻乐见的事情,所以执法机构也是睁只眼闭只眼。况且,中国也刚加入亚太经合组织,不管是和美国日本,还是和香港,合作执法的经验都还很少。


因此,尽管90年代文学音像等作品盗版风行,但2002年以前,人民法院受理的知识产权案件却以技术合同案件和专利案为主,著作权案件仍是少数。然而,社会毕竟没有像94年去世的王小波所说的,“一切都在无可挽回地走向庸俗”,对版权的保护、创作的尊重,正逐步觉醒。


当然,版权生意在迎来春天之前,还得趟过一个新出现的重灾区:互联网。


2


1995年,中关村竖起了一块广告牌:“中国人离信息高速路还有多远?向北1500米。”1500米之外,是瀛海威的科教馆。这个体验馆的主要作用,就是让国人体验“网上冲浪”的乐趣,用来消除人们对互联网的陌生。


如今,瀛海威的科教馆已经变成餐馆,但是互联网在中国的发展,却是日新月异。在2006年底,国内网民数量已达1.4亿,而一年半不到,这一数字又变成2.3亿,一举成为世界第一的互联网市场。不过对于全球版权事业来说,这里同样也是世界第一的盗版重灾区。


昔日明星VCD早已被扫进历史垃圾堆,人们花费在电脑上的时间越来越多。哪个网吧的盗版电影最多,哪个网吧便顾客鼎沸。PPS、PPLive、土豆、优酷、暴风影音、快播等各类互联网视频网站和播放器,相继在这种大环境下诞生。这里面最有争议的,当属快播。


针对国内网速差的痛点,王欣开发了一款基于P2P即用户点对点的流媒体系统,即快播。其自身并不运营内容,作为工具,由用户使用并共享内容。点播流畅、资源丰富,快播很快占领了播放器市场。2012年,总安装量已超过3亿,而当年中国网民总数才有5.4亿。


不同于快播在播放器领域的一家独大,此时的在线视频行业竞争激烈。每一家都一边在想方设法找钱买带宽,一边又千方百计搜罗更多资源,不少是盗版。行业参与者都在为用户流量跑马圈地,争取在洗牌后存活,鲜有购买版权的意识、时间和资金。


然而,这一切都在2010年8月12日迎来了改变。这一天,拥有2300多部电影、43000多部电视剧的版权土豪—乐视网,登陆A股。在2008年-2009年期间,乐视网用真金白银采购了大量版权,对盗版自然是深恶痛绝。在乐视的带领下,以前那些传播盗版不遗余力的互联网公司们,开始拿起武器向同行发起清算。


2013年11月,腾讯、优酷、乐视等数十家视频网站和版权方发起“中国网络视频反盗版联合行动”,起诉百度和快播。一个月后,国家版权局认定,百度影音和快播公司构成盗版事实。百度影音是乖孩子,很快就彻底关掉了P2P服务器,转型原创正版内容。


快播如果关闭P2P,则意味着大规模的转型,快播当时已经孵化了游戏业务,转型未必不可。但王欣低估了政策压力,又崇尚技术至上的原则,坚信播放器只是工具,对盗版和色情内容睁眼闭眼。于是在2016年,因传播淫秽内容,王欣被判三年六个月有期徒刑,快播也因2.6亿元的巨额罚款而关闭。


从某种意义上说,王欣的入狱是互联网内容免费时代结束的一个脚注,已经享受了十几年免费“红利”的中国人,正式进入了一个“花钱看电影,花钱玩游戏,花钱看电视,花钱听音乐”的新时代 。


3


2015年搜狐亏损400万美元。张朝阳抱怨道,“我们视频网站是在给广大网民谋福利,我们流着血、亏着本给大家播放,但是制作公司赚钱了,他们现在卖得太贵太贵了。”结果话音没落地多久,搜狐视频第二年又亏损2亿美元。搜狐直接表示,退出视频烧钱模式了。


确实,这几年的内容制作方不仅是被松了绑,简直是重生整个ORZ。版权价格就像是坐上一台喷射机,影视作品的网络播出价,从2007年的几千元/集,突飞到2017年的千万元/集,例如腾讯视频8.1亿元购买的《如懿传》也达到了900万/集。这也催生了一批影视公司的上市,内容生产公司进入了甜蜜时刻。


2016年版权采购方面,腾讯视频支出110亿元,爱奇艺支出79亿元,优酷土豆支出了70亿元。显然,这不是一场搜狐可以承受的烧钱战争了。而当年的版权土豪乐视,视频之战还没获胜,却被烧死在了手机、电视、体育、汽车等一系列的生态化反进程中了。


浙江卫视唱红了《中国好声音》,却被唐德影视高价抢荷兰方版权,逼着改了名。这事儿也刺激了各大平台,一股“租不如买,买不如造”的风暴,来势汹涌。各大网站纷纷推出自制剧,虽然这还是一笔巨额开销,比如爱奇艺自制剧《盗墓笔记》,每集的成本也高达500万,但总归是主动权在自己手中,还可以对用户数据挖掘,提高作品成功率。


如今,从2010年就坚持购买正版的爱奇艺,终于要上市了。如今爱奇艺的会员付费也发展良好,2017年会员费收入高达65亿元,背后的付费会员数量更是高达5080万人。看来,羊毛还是要出在羊身上,当年欠下的电影票,是要一张张还回去了。


2018年2月,被称为“音乐第一股(多米股份,新三板839256)”的多米音乐,宣布无限期停止服务。版权战争已经蔓延到了音乐领域。压力来自于2015年版权局联合网信办、公安部、工信部启动的“剑网行动”,随后又出台了“最严版权令”,一改90年代那种睁眼闭眼的态度。


音乐领域也和视频领域一样,版权都要钱。阿里和腾讯再次卯足了劲,向各大唱片公司撒币。幸而国家版权局的介入协调,让网易腾讯阿里互签了授权协议。不然,“比女朋友更懂你”的网易云音乐,可能就成为丁老板自娱自乐的地方了。


丁磊不是没钱,只是不爱乱烧钱。为了支持独立音乐人,网易云音乐花了2亿元启动“石头计划”,阿里也推出类似宗旨的阿里星球。有了版权费的支持,李志赵雷这种小众歌手也都可以不再为肚腹担忧了。


应该说,正是有了这些大环境的改变,才有了《奇葩说》,才有了《吐槽大会》,才有了《白夜追凶》和《无证之罪》,中国的内容创作者,正在迎来历史上最好的时刻。


4

2018年初,自媒体圈子最火的事情,应该是六神磊磊和周冲的“洗稿”纠(撕)纷(逼)。原委已被人熟知,可谓版权的意识加强了,盗版的方式也花哨了。刚想感叹“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想想无非是本科论文那套东西,语序颠倒、语气变换、头尾置换等,方法并不惊奇。


跟陈佩斯当年告央视一样,此事说明:影响力再大的主体,也有不要脸的时候。


让人更掉下巴的,是2011年国产动漫《高铁侠》,同日本1998年的《铁胆火车侠》完美撞脸。负责人却如此说“时速也不一样,高铁时速是每小时300-350公里,而火车是达不到这个速度的。”逻辑感人,辩解满分。


当然,这些不要脸,已经改变不了正版生意崛起的大趋势。推动这个趋势的力量,除了执法机构发起的一轮轮清理盗版运动,还包括越来越普及的移动支付。用两句话来总结就是:


让盗版越来越难找,让付费越来越容易。


从这个角度来讲,内容创作者们除了要感谢国家,还得感谢两位马爸爸,毕竟曾经爱卖假货的阿里,爱玩抄袭的腾讯,如今也都成为了版权土豪白马骑士,这个世界洗白的速度,从来都跟染黑一样快。



5


无论是从作品质量、人品气节,还是对喜剧事业的贡献,赵本山都要低他一筹。如果不是当年那场封杀,今天的小品演员,又或是另外一番格局,在全世界,他与美国卓别林、英国憨豆齐名。,靠动作就能让人捧腹大笑他,就是中国的陈佩斯,1954年出生于吉林省农安县,父亲陈强是中国老一辈的电影表演艺术家、大众电影百花奖终身成就奖得主。


银幕上,陈强演了一辈子坏人,但在生活里,陈强却不止一次地嘱咐儿子陈佩斯:做演员得先学会做人,绝不能做昧心事。


▲陈佩斯父亲陈强在荧幕中塑造的经典反派


1984年,陈佩斯和搭档朱时茂首次在央视春晚舞台亮相,凭借小品《吃面条》一炮走红。


小品《吃面条》不仅成为央视春晚历史上的第一个小品,还成为中国电视史上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小品节目。


在随后的14年里,陈佩斯的小品11次登上春晚,并在 84、85、86连续三年拿下春晚小品王。


陈佩斯遗传了父亲的表演基因,擅长讽刺型表演,演的都是各种小人物,并用夸张搞笑的肢体语言讽刺社会上的不文明现象,同时还能让观众捧腹大笑,令人印象深刻。


即便时间过去几十年,陈佩斯小品里的许多经典台词,比如“队长,别开枪!是我~”依旧刻在了许多70、80后的心底。


每当看到陈佩斯的小品,总能回忆起那个忆苦思甜的时代。


后来被封杀后,高台跳水的失落感让陈佩斯潸然泪下,每天借酒消愁。


当时,又恰逢自己开的影视公司倒闭,赔光了500万的全部积蓄,陈佩斯突然发现,自己穷的已经凑不齐孩子的200元学费。


见丈夫万念俱灰,妻子王燕玲开车把陈佩斯拉到北京延庆县的一个荒山上。


下车后,王燕玲对陈佩斯说,我当初就猜到你将来可能有这一步,就用自己悄悄攒下的70万,在这承包了一万亩荒山,承租期50年实在不行,咱就回来种地,起码饿不死。


听完妻子一席话,陈佩斯呆住了,在寂静无人的山头上,哭的泪流满面……


▲陈佩斯与妻子王燕玲


被封杀前,说陈佩斯红透中国的半边天,一点都不为过,但他却为人低调。


陈佩斯几乎没有什么负能量新闻,更不像其他男明星一样,出名后立刻抛弃原配夫人,左搂右抱、绯闻不断,和小自己几十岁的漂亮女孩结婚。


父亲曾告诫陈佩斯,做丈夫一定要有夫德。


结婚后,陈佩斯遵循父亲教诲,和当护士的妻子相亲相爱、相敬如宾。


而事实证明,陈佩斯这一生中最大的贵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成名后不抛不弃的糟糠之妻——王燕玲。


在延庆县的万亩荒山上,陈佩斯远离世间的喧嚣,撸起袖子种果树。


一年下来,脸也黑了,手上也长出一层厚厚的老茧,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


果树结果第一年,陈佩斯夫妇赚了三十多万。


存下钱后,陈佩斯又开始惦记起表演,妻子王燕玲看在心里,果断拿出当时攒下的全部积蓄,支持丈夫重回舞台。


只要是块金子,到哪里都会发光,世界上的舞台不止ys一个。


2001年底,47岁的陈佩斯选择了话剧舞台。


此后,他创作的话剧,在各地巡回演出两百多场,风靡全国四十多个城市,创下4000多万票房,远离tz的陈佩斯在话剧舞台上风生水起。


回归舞台后,很多媒体都想采访陈佩斯。


透过采访,陈佩斯给人的印象,他虽然老了,但还是那个认认真真演戏、踏踏实实做人的陈佩斯。


一次采访中,有人问他要不要出本自传。


陈佩斯说,我的生活太平淡,所以不适合出自传,对一个艺人而言,观众是通过作品来评价你,而不是自传。


和别的大腕一样,陈佩斯也收徒弟,但和××社、××班要敬茶叩拜磕头,义务免费为师傅效力几年不同。


陈佩斯不整这些规矩,准确说,他收的不是徒弟,而是学生。


陈佩斯创办的喜剧培训班并没使用自己的名字,他也不从把自己当师傅,因为老觉得自己还不够格。


而对于学生,陈佩斯坦言,等学生们学到知识,想飞了,到哪里去发展我都不会有约束。


如今,64岁的陈佩斯已显老态,胡子花白,再也不是当年那个手舞足蹈、翘起二郎腿大碗吃面的笑星,但在自己的话剧舞台上,他还依旧是那个 “拼命三郎”。


▲陈佩斯近照


记者问他:“为何这么拼命坚持?” 


陈佩说:“不演戏,我就是个废物。” 


如今,春晚舞台早已成为东北“赵家班”的天下。


有人说,在目前中国娱乐圈里,唯一能与“赵家班”抗衡的人,恐怕也只有“废物”陈佩斯了。


当年,面文化娱乐tz的霸权

陈佩斯没有胆怯退缩

坚持住了男人的那份傲骨

今天,这个中国男人

索性就骨气到底 


作者简介:董指导,一个渴望成为有益于人民的人,曾任职于国内最大和最老牌的私募基金,具备IT和金融双重背景,所以既能沉迷游戏,也会关灯吃面,德艺双馨,灵肉兼修。

来源:饭统戴老板(ID:worldofboss)


往期推荐

▼ 点击标题即可查看哦~

蛇不知道自己有毒,人不知道自己有错!

“勇敢不是不害怕:而是心中有信念。”任正非女儿清华演讲,把华为的人才之道全讲明白了!

看懂后,你将少走3—5年的弯路!

神奇的藏传佛教藏地高僧虹化之谜

不去丽江凤凰,国内有哪些适合居住一周的小镇?

这是中国最美的高速公路,一路传奇,一路绝美,沿途风光看图已醉!

不要对一个人太好(太现实)

一生都学不完的计谋!(堪称经典)

别忘了,你是活给自己看的!

包容要有尺度,忍让要有底线!

越来越相信坏人只会变老,不会变好!

抗日战争中日军的兽性曝光!日本老兵:中国姑娘看着自己的器官被吃掉 !悲惨!还有谁为日本说好话的?(少儿不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