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配曲音乐交流组

《当代电影》| 电影音乐如何推进叙事

当代电影杂志2019-12-01 16:25:23

学苑论坛

作者:樊琪 潘勋

责任编辑:刘桂清

版权:《当代电影》杂志社

来源:《当代电影》2018年第1期



电影音乐与画面是电影情节表达中的两大因素,传统观念中电影画面是电影表现力的根基,有着阐释情节、塑造人物、表达观点的重要作用,而音乐更多地是一种辅助因素。但是,在电影创作中,音乐不仅起着烘托气氛、渲染环境的效用,而且大多时候还参与情节的发生发展的过程,参与影片的叙事,深化影片叙事的内涵。现代电影对电影音乐的重视超越了传统电影,甚至成为一种独立的元素,主导影片的情节发展、主题表达。


当影片在讲述故事的时候,辅以一定的音乐元素,与画面融合在一起,音乐配合画面中的故事发展,画面也展示出音乐蕴含的感情因素,两者共同讲述故事,一起推动故事情节的发展。最直接和最常见的方式就是音乐跟随故事的节奏,同步推进情节发展并共同渲染着影片的情感氛围。在印度电影中,音乐和情节结合的方式显得异常突兀,有时和情节没有直接的联系,只是一段单纯的歌舞表演,却又能很好地渲染出这个情节段落中的整体情绪,尤其是表达出主人公丰富的内心世界,产生一种独特的美感和魅力,由此形成了“宝莱坞电影”的巨大市场影响力。观众所熟知的《三傻大闹宝莱坞》《地球上的星星》,还有近年来的票房热片《巴霍巴利王》《摔跤吧!爸爸》都无一例外地有着精彩的歌舞场景。甚至英国导演丹尼·博伊尔所执导的印度题材影片《贫民窟的百万富翁》(2009)在最后也是采用大场面歌舞来完结。


印度电影采取的是音乐歌舞与故事情节保持一致的形式,当情节进展到一个情感的高潮部分时,往往以歌舞来直观表达情感。在《三傻大闹宝莱坞》中,当男女主人公擦出爱的火花时,立即就进入了歌舞的段落。从女主人公在看相册想到男主角到宴会上跳舞的情景,再到看到电视屏幕上的所有人都是男主人公的模样,表达了女主人公对男主角的喜爱之情。节奏明快,动感富有感染力的音乐足以让观众进入电影的欢乐情境。在雨中的歌舞场面又代表着男女主人公情感的宣泄犹如大雨一样,两人的情感不再是秘密,最后穿着类似于婚礼上的服装的歌舞段落,暗示着两人终究会走到一起,歌舞表现了两人从刚开始认识到产生热烈的爱情以及到最后喜结良缘的过程。至此,歌舞不仅仅是两人情感欲望的表象化展现,也起到了对情节发展的暗示作用。《摔跤吧!爸爸》里的音乐桥段也是同样的,当两个小女儿都明白了父亲的良苦用心并立志发奋努力练习摔跤的时候,音乐开始呈现出动感积极的状态,同时配合两个女儿从早起坚持训练到不再需要父亲催促的画面,用情节浓缩和省略的叙事手法,以多个短镜头蒙太奇的组接快速集中表现漫长单调的训练过程。加上与画面相符合的积极向上动感的音乐与歌词,来达到共同促进叙事的目的。


《摔跤吧!爸爸》剧照


电影的画面和声音分离有时又会产生一种强烈的对比性,给予观众更为深刻的印象,从而达到强化叙事的目的。电影大师斯皮尔伯格导演的反映“二战”时期犹太人被屠杀的那段悲惨历史的电影《辛德勒名单》中就有这样一个情节。在长达一整天的残忍杀戮之后,电影中出现安静祥和的镜头,天空、街道、商家……隐藏起来的犹太人以为已经躲过了一劫,纷纷出来透气,哪知更大的灾难在等着他们。为了对即将到来的灾难进行气氛营造,影片用大管旋律表达了一种悲悯之情,预示着一场更大的屠杀灾难正在悄然降临。这时一位犹太人的脚踩在了钢琴键上,钢琴发出了刺耳的声音,与画面中宁静的氛围形成强烈的对比,这钢琴声让人毛骨悚然,为接下来剧情的发展起到重要的铺垫作用。这样,在电影情节的叙述过程中,利用音乐的错时表达能够对故事的发展进行预示或暗示,调动了观众观影的热情,对接下来剧情的发展也可以进行预测与推断。(1)刘伟强执导、有多个影帝参演的香港警匪片《无间道》(2002)在声画结合上匠心独具。有一个经典的场景,在楼顶平台上,梁朝伟饰演的卧底陈永仁和黄秋生饰演的高级督察黄志诚见面后,陈永仁下电梯,出来,然后看到黄志诚从高楼上摔下,坠落在车上,在满脸血迹的画面出现时,同时伴随着一段悲伤的音乐《警察再见》,接着就是出现陈永仁面部毫无反应的表情,努力压抑着内心痛苦的画面。这组声画对位的应用,描绘出一个悲凉凄惨的场面。看着陈永仁的表情,听着这段悲伤的音乐,让观众深刻体会到陈永仁当时的内心波澜。黄志诚是他的上司,也是他唯一的朋友,只有黄志诚可以证明自己的警察身份,还自己清白,而在这个时候,黄志诚的死让他的身份失去了意义。


张一白导演的文艺片《从你的全世界路过》(2016)中几段音乐的使用也是音画分立的样板。当燕子拉着猪头慢慢走向人群的时候,面对众多的朋友和客人,猪头强颜欢笑,极力掩盖自己的情绪,这时候歌手李荣浩演唱的电影主题曲《不说》响起,“为了什么男人的冰箱总放着甜点,为了什么新娘都没有为婚礼存钱,怕你突然出现……”,在人群的欢呼声中李荣浩的声音逐渐淡去,加深了观众对于人物猪头此时的心理感受与情感体验的理解。片中插曲是林宥嘉演唱的《全世界谁倾听你》,歌词与电影台词之间形成了一种契合,电影台词有“我希望有个如你一般的人,如山间清爽的风,如古城温暖的光”,“我希望有个如你一般的人,贯彻未来,数遍生命的公路牌”,而歌词中有“多希望有个像你一样的人,但黄昏跟清晨无法相认”。影片利用了与电影台词与故事情节相似的音乐风格与歌词来深化电影意境的塑造。


一、利用音乐奠定叙事基调


音乐本身含有较强的情感性,因此能够对电影情节的发展起到推动作用,能够在讲述故事的同时将音乐元素中的情感进行植入,加强观众的情感体验,带着这种情感体验有助于观众更积极地关注故事情节的发展,从而引起观众情感上的共鸣。音乐对于叙事情感上的偏向有着最明显的作用,大部分电影的开场音乐已经奠定了整个影片将给观众带来的情感。


电影《黑鹰坠落》讲述的是20世纪末,索马里地区由于受连年部族战争之苦,致使几十万人死于重大的饥荒。在这种背景下,当地的独裁者艾迪德依然把国际救援物资挪为它用。为了伸张正义,美国派出了一百多名特种兵准备推翻艾迪德政权。在剧情发展中当皮埃尔中士牺牲的时候,电影中播放了歌曲He’s Dead-Cover Fire,该作品用军号表达出了哀伤而悠长的曲调,自然而然地带动观众担心战士的安危。影片结尾,更是使用了多种明朗的乐器来烘托战争的残酷。在电影音乐制作的过程中,音乐家仔细分析了剧情与人物的性格,再根据电影情节安排相关的配乐,增加了音乐画面的细腻感与真实性。(2)


获得第68届奥斯卡最佳影片奖项的电影《勇敢的心》(1995)同样也带有很强的史诗性。影片中苏格兰长笛的配乐不仅代表着故事发生的地点,而且也传达了追求民族独立不屈的精神。整个音乐恢弘大气,符合史诗电影的特质,既然讲述的故事是关于国族之争,那么音乐就必定大气。同时,悠扬的长笛声又有一种悲怆的力量,旷远的感觉让人觉得有一丝丝无助,也在暗示着电影最终是个悲剧。


让-皮埃尔·热内执导、奥黛丽·塔图主演的法国影片《天使爱美丽》(2001)是一部充满丹麦童话般趣味的爱情片。电影音乐带有色彩斑斓的画面感,来源于法国作曲家扬·提尔森对于各种乐器的出色理解与运用,使其和影片的喜剧风格相辅相成,达到完美融合的境界。影片开始的音乐就是一首充满青春快乐色彩的手风琴曲,这首曲子奠定了整部电影配乐的基调,弦乐和手风琴奏出一段欢快流畅的旋律,并辅以和弦伴奏,显得灵动无比,体现了爱美丽既有童心又有一些鬼精灵似顽皮的人物性格。这样略带诙谐的音乐贯穿始终,创造了一种奇异的氛围,一群有着怪癖的小人物用善良编织了一个美好生活的幻象,令人沉醉。


《天使爱美丽》剧照


二、利用音乐推动叙事发展


在电影情节叙事中,有效地应用音乐能够迅速推动电影情节发展,建立一条明晰而紧凑的剧情线。韩国电影《阿修罗》(2016)中腐败的市长和男主角郑雨盛饰演的刑警韩度京在豪华酒店花天酒地的场面,配上了醉生梦死的爵士乐,成为一场非人间的盛宴,使剧情达到高潮,同时也成为影片的转折点。市长的贪婪让检察官们内部的倾轧和冲突开始出现,并且不可调和。片尾失去了小兄弟先模的韩度京忍无可忍,在血腥的祭祀厅开始了疯狂的杀戮,在一首经典的英文歌曲《撒旦,你的王国必将倒塌》的伴奏中,开枪击中一个个对手,包括一直鄙视韩度京的那个心狠手辣的市长,直至纯黑白的字幕滚动,电影结束。


柯蒂斯·汉森导演的传记性影片《8英里》(2002),一部表现街头饶舌乐的经典电影,堪称音乐电影的经典。饶舌乐本来是黑人音乐,但是白人歌手、主演埃米纳姆却硬生生地闯出了自己的音乐天地。影片再现了埃米纳姆的生存艰难,女友出轨分手无处可去,只好跟母亲住在拖车里,遭受着母亲男友吉姆的敌意,在“避难所”酒吧的斗歌失败后,被由黑人组合的“自由世界”乐队穷追猛打……在音乐制作人朋友温科的鼓励下,埃米纳姆重新建立起生活的勇气,并在最后的酒吧斗歌中赢得尊重,为以后的事业成就奠定了基础。音乐贯穿了情节,歌词就是生活生存状态,创作就是恢复生活和实现饶舌乐理想的过程,电影用饶舌乐完美呈现了这段励志的情节。


《8英里》剧照


在约翰·卡尼导演的电影《曾经》(2013)和《歌曲改变人生》(2015)中,共同创作一首歌曲成为男女主人公成长、生活和爱情的唯一经历,这首歌曲也成为情节的主线,并负载着人物的情绪和感受。在电影情节的每一个转折里,歌曲或者音乐往往是先于情节出现,预示着即将发生的故事。当音乐要对电影情节进行推动时,往往是和情节同步进行的,电影音乐成为电影情节的一种催化剂,又保持了电影叙事的连贯性,强化了观众的艺术感受。


三、利用音乐转换叙事时空


在电影中应用音乐能够对情节叙事的时空进行有效地转换,这种运用方式在很多电影情节中都有体现。时空的转换在电影情节中是一种重要的表现方式,运用音乐能够加强这种时空转换的效果,促进电影情节的顺畅切换。


意大利导演朱塞佩·多纳托雷执导的影片《海上钢琴师》(1998)讲述了一位一直在邮轮上进行钢琴演奏从未踏足过陆地的音乐家1900的故事。在这部电影作品中,音乐就是电影要表现的主题,同时音乐也是加速电影情节发展的重要推动因素与手段。影片的开头,一位长者坐在台阶上,小心翼翼地擦拭着手里拿着的小号,这时响起了悠扬的音乐声,通过这位长者的独白引入了故事,采用了回忆的叙事手法。并在音乐声中响起了海浪与轮船发动机的声音,情节引入到轮船上,随着场景扩大以及人数的增加,音乐变得更加辽阔与宏远,和电影画面相得益彰。同时影片中多次交替呈现过去场景和现在场景,音乐也随之进行相应的切换与交织,很好地衔接了剧情的发展。(3)


与《海上钢琴师》一样,很多电影在进行音乐表现时,会借助于片中人物的说唱与演奏的方式来进行,这与普通的背景音乐相比有很多好处,能够借助于音乐、节奏更好地展现故事主人公的内心世界与丰富感情,并使观众在观影的同时触发感动,引起共鸣,使故事情节的转换在不知不觉中完成。


《海上钢琴师》剧照


日本导演岩井俊二执导的影片《关于莉莉周的一切》(2001)是一部光看海报就会觉得很美的电影。绿色的麦田,灰色的铁塔,蓝色的海,红色的风筝,还有音乐、烟花、男生女生和纯美的爱情。但是,情节却出乎意料,这是一个残酷青春的故事。中学生星野和莲见一个是施虐者一个是受害者,只有在网络上莉莉周的音乐世界里才能寻找到心理慰藉。莉莉周的音乐不但见证了一段令人发指的青春被毁灭的过程,而且成为两个男孩子一样虚弱的内心写照,创造了一个与残酷现实完全不一样的纯净世界。


四、利用音乐深化叙事内涵


情节是电影故事的表现形式,是电影的外衣,其最终目的是为了表达电影中蕴含的主题与思想。借助于丰富的音乐形式,电影能够使情节的表达具有更加丰富的情感,有效拓展叙事的内涵和人物性格的复杂性。(4)


获得戛纳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奖项和奥斯卡奖最佳外语片奖项的影片《黑暗中的舞者》(2000)讲述了一个美国移民的悲剧故事。早就知道自己因为遗传而即将失明的单亲母亲莎蔓(冰岛歌手比约克饰),为了弥补因为自己会给儿子带来同样失明的后果,抱着美好的希望,从捷克来到美国给儿子治病。为了给儿子治好眼疾,她拼命打工赚钱。不幸的是,辛辛苦苦攒下的钱,却被房东比尔偷走了。为了要回自己的钱,莎蔓忍无可忍杀了比尔。这是一部情节简单的电影,却因为歌手比约克的歌声囊括了众多奖项,成为2000年的电影传奇。几近失明的莎蔓相信生活中的一切如音乐、舞蹈般美好,导演也设计了精彩的歌舞场景,使得影片的情节与“白日梦”中的歌舞片段同时推进。音乐声中,莎蔓行进在嘈杂的工厂里,在飞驰的火车上,在庄严的法庭内,在寂寞的牢狱中,甚至在血腥的杀人现场。在执行绞刑前,当得知儿子做了手术后,她平静地吟唱出了生命的最后一首歌:“亲爱的孩子,你离妈妈很远,现在没什么好怕的了,我早该知道,我从不孤单,这不是最后一首歌,没有小提琴,合唱团那么安静,没有人舞蹈,这是最后第二首歌。孩子,记着我说过的话。孩子啊,你记着把面包藏好,在家里,做这个,做那个,把家收拾好。孩子啊,这不是最后的一首歌……”在影片的最后,莎蔓被执行死刑,儿子没有现身,只有一只摘掉的眼镜掉落在冰冷的地上,暗示着死神降临。歌声引出的幻想中的美丽新世界和残酷的现实生活以及莎蔓的命运带给观众强烈的情感冲击,也铸就了影片的经典地位。


在科恩兄弟导演的喜剧电影《逃狱三王》(2000)中,音乐不仅揭示了时代,而且是逃狱情节发展的基石,贯穿着希腊神话般的逃亡经历。影片中丹·迪敏科斯基创作的歌曲I Am a Man of Constant Sorrow不仅使那三个倒霉蛋偶然间一唱成名,而且最终救了自己的性命,这是一首欢快自然、百听不厌的乡村音乐作品。还有三个愚蠢可爱的倒霉蛋在河边妄图洗掉自己的罪恶时唱的那首Didn’t Leave Nobody But the Baby,以及出现在影片高潮部分表现3K党聚会场面的O Death等都充满蓝调趣味的乡村音乐歌曲完成了一段20世纪30年代美国经典西部片被解构的神话和传奇。


电影音乐对于电影最基本的是一种渲染气氛、烘托情绪的作用,也有主题音乐对电影主题的暗示和表达,或是为人物性格量身定做的音乐能够让声音来揭示人物。更重要的是,音乐在电影情节叙事中具有重要的作用,很多电影在情节叙事中都有效运用了音乐元素,音乐能够推动电影情节的发展,有效转化电影中的时空叙事,深化电影的内涵与主题表达。在《毕业生》《人鬼情未了》《廊桥遗梦》《空中大灌篮》《红色小提琴》《坏孩子的天空》等经典影片中,音乐已经作为一种独立的叙事元素充分发挥着情节推进和人物塑造的作用,并且成就了电影自身的传奇。



(樊琪,咸阳师范学院音乐学院副教授,712000;潘勋,陕西省商洛学院艺术学院副教授,726000)


注释

(1)杨春林《浅析电影音乐对影片的影响及其艺术特征》,《电影文学》2012年第21期,第111—112页。


(2)童师柳、石莹《陈凯歌影片中的音乐叙事及其文化意蕴》,《当代电影》2011年第12期,第114—118页。


(3)李雪、畅志华《论电影音乐对影片情节叙事的作用》,《短篇小说:原创版》 2014年第6期,第85—86页。


(4)孙作东《论音乐在电影中的叙事作用》,《东北师大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2年第5期,第179—182页。



编辑:孙丹妮




更多精彩内容等您共享

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

请点击图中二维码

d

d

d

y

z

z

公众号

投稿信箱:dddyzztg@163.com

发行部电话:010-82296104/82296101

编辑部电话:010-82296106/6102/6103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686032783

官方微博:

http://weibo.com/contemporarycinema/home?topnav=1&wvr=6



微信号:dddy1984

若需深入交流,可添加我们的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