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配曲音乐交流组

荐读|赵季平电影音乐创作的特征

黄堡书院2019-04-18 00:27:03


 

赵季平电影音乐创作的特征

文/朱裔文


赵季平(中)与导演张艺谋(右)、陈凯歌(左)

赵季平,1945年出生,河北束鹿人,他的父亲是长安画派的代表人物,著名的国画大师赵望云先生。赵季平先是毕业于西安音乐学院作曲系,后又进入中央音乐学院深造。自1970年参加工作以来,先后担任陕西省戏曲研究院副院长、陕西省歌剧舞剧院长等职务,2008年开始,先后担任西安音乐学院院长和中国音乐家协会主席。

赵季平是目前我国电影音乐界,所获得的奖项最多,也是影响最大的创作者,被誉为是中国电影音乐创作的掌门人。几十年来,赵季平笔耕不辍,创作出大量的深受导演和观众喜爱的电影音乐作品,表现出了自己独特的艺术感悟和创作个性,本文正是对其电影音乐创作中的艺术特征进行了初步的分析。 


对民族音乐情节的始终坚持 


赵季平自己曾经说过:“我是从民族民间创作中走出来的,我认为中国音乐的创作应该致力于发扬民族的东西,这是一个指向,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赵季平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他的电影音乐作品在国际电影节上数次斩获大奖,也证明了他的真知灼见。回顾赵季平的创作生涯,我们可以发现,他的所有的作品中始终都有一种音乐民族魂在流淌着。


《黄土地》是赵季平的第一部作品,陈凯歌和张艺谋一导一摄,成就了中国电影史的经典作品。这部电影中,仅有一个细节就可以看出赵季平对于民族民间音乐的喜爱和运用能力。影片中的歌曲《女儿歌》,至今仍然在传唱,无论是歌词还是旋律,都是地道的陕北风格,很多陕北人民都认为这是流传下来的陕北民歌之一,其实这首歌曲是赵季平为电影全新创作的。

陕北民歌流传了几百年,一个当代的作曲家效仿着创作了一首,就连当地人也认为这首歌是之前就有的。可见他对于民族民间音乐的情感和功力。在之后的《红高粱》中,有一段音乐叫人至今难忘,余占鳌将回娘家省亲的九儿在半路上截住,抱着她狂奔出好几里地,当余占鳌奋力踩倒一片高粱,九儿心甘情愿躺下接受野合时,赵季平用了极为夸张的民族乐器来表现这个场景,他用了30支唢呐、4支笙和1面中国大鼓,这些乐器一起奏响,奏出了赵季平、张艺谋和电影人物相融合的那种对于自由与豪放的原始生命力的追求。

上述只是赵季平创作生涯中两个最简单的例子,其实无需举例,赵季平所有的电影配乐中都有民族民间音乐的大量运用,就像他对自己的定位一样,他是一个民族音乐家,在创作时融入民族民间音乐的元素,就是一种创作的本能。在文化多元化和全球化的今天,一个艺术家,没有对于祖国和民族深沉的热爱,是做不到这一点的。在西方音乐创作和教育理论占据主流地位的今天,赵季平的这种纯粹的、坚持的创作本能和创作态度,是值得每一个中国艺术家学习的,同时这也是他的作品能够在世界范围内得到广泛认可的根本原因。 


对戏曲音乐的驾轻就熟 


赵季平从小就喜欢听京剧,对京剧的了解系统而全面,在从事电影音乐创作之后,他也将戏曲元素运用到了创作之中,成为他电影音乐创作的又一个重要特色。《大红灯笼高高挂》中,他在该片里运用了大量的京胡加女声的吟唱。其中对于四太太颂莲的刻画中,赵季平为她选择了低沉的、哀怨的、沉重的色彩,特别是当得知小雁的死讯之后,京胡响起,如泣如诉,哀怨低沉,加上女声那撕心裂肺般的吟唱,一种凄凉的感觉油然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