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配曲音乐交流组

哀而不伤!三首歌,悼别Cohen的灵魂

看电影看到死2019-12-01 16:02:28



作者| 小宇宙

公号| 看电影看到死


我们站在风暴的边缘,成为历史变革节点的见证者,经济,政治,电影,音乐,我不敢确认前方是好是坏。但对于音乐圈来说,2016年一定是一个崩塌的时刻。也许是时候和20世纪的伟大告别,可还是觉得太过突然。


我们似乎还没从 David Bowie、Prince 的离世中真正缓过神来,Leonard Cohen 也走了,在2016年的11月,这位穿着西装、抱着吉他四处游吟的音乐诗人, 已然启程前往他的下一个目的地。



▲Leonard Cohen(1934-09-21 至 2016-11-10)


不久之前,当我得知诺贝尔文学奖颁给 Bob Dylan 的时候,我脑子里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奖应该给 Leonard Cohen,他才是我心目中最富有文学性的音乐家。


在他的音乐中,诗歌成为与音乐严密贴合的歌词,被他用一种叙述者的低沉口吻讲述出来。也正因为如此,在流行音乐(民谣)发展史中,歌词从被压制的次要地位中真正摆脱出来,成为和旋律同等重要的存在。


▲Cohen才是我心目中最富有文学性的音乐家


当大家还在关注 Dylan 和 诺奖的相爱相杀大剧时,当几乎整个美国娱乐圈还在为希拉里 没有创造大选历史哭泣时,当中国人民沉浸在中国版本“黑色星期五”的“双十一血拼”中无法自拔时,11月11日早晨,加拿大索尼音乐公司在脸书上证实 Leonard Cohen 去世的消息。


“我们怀着巨大的悲痛向公众证实传奇诗人、音乐人和艺术家, Leonard Cohen 已经去世了 。 我们失去了一位高产而值得尊敬的思想家。”



 

Cohen 的儿子 Adam 告诉滚石杂志 Cohen 走得十分得平静,在他位于洛杉矶的居所中,在完成了他认为是他个人生涯最伟大的音乐作品之后。他一直到最后一刻,都没有停下手中的笔,以及他标志性的幽默感。



▲Cohen心中有一座自由岛屿

 

Lenard Cohen在1934年9月21日出生于一个富裕的犹太家庭,在他青少年时期,他学习了如何弹奏吉他并组建成一个民谣组合,而对于西班牙作家Federico Garcia Lorca的热爱使他之后转向了文学创作。


在大学毕业后,他用父亲过世后留下的遗产在希腊九头蛇岛购买了一座房子全心进行创作。在此期间他创作出了多本诗集小说。尽管这些作品在评论界得到了较高的声誉,但惨淡的销量和生意的不顺使得 Cohen 最后重拾吉他,前往纽约寻找机会。


▲年轻的Cohen,有人说像达斯汀·霍夫曼,有人说像阿尔·帕西诺


在结识了众多民谣界(Judy Collins, Nico)和文化界的名人(Andy Warhol)并在他们的支持推广下, Cohen 开始了他长达五十载的音乐生涯。


当然,Cohen 这五十年的生活和工作并非一帆风顺,在推出几张热门专辑后,他在七十年代开启了长时间的巡演,也经历了职业生涯的低谷,甚至在1995年停止了自己的事业,去山中修行当了5年的和尚,他和Suzanne 即便有了两个孩子,也没有真正进入稳固的关系(其中很大部分是他自己的原因)。


▲曾经遁入空门的Cohen


而在2005年,原本 Cohen 在进行他最后一次巡演时,他的儿子发现其父亲的经理人从 Cohen 账户中盗取了高达500万的美金。为了填补这一损失,Cohen 再次开启了个人的巡演,从2008年一直到2013年,387场演出,这也成为了他的演唱会绝唱。


第一首歌:《Hallelujah》



就算你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你也一定听过被无数选秀选手,歌手翻唱过的《Hallelujah》。这首Cohen 在1984年发行的单曲起初并不受到待见,唱片公司甚至不想要发行包含这首单曲的专辑《Various Positions》,此时经历前一张专辑销量口碑滑铁卢的 Cohen 也正处在音乐生涯的一次低谷。


▲演唱时刻的Cohen


几年后,Bob Dylan 发现了这首隐藏的钻石 并翻唱,之后,越来越多的歌手对这首歌曲进行了各种不同形式的翻唱,一直持续至今。《Hallelujah》成为了Cohen 最为人所熟知的歌曲。也许所有人都会因为《Hallelujah》的歌名和旋律而认为这是首适合在教堂播放的歌。


▲Songs from the road


但当仔细探究歌词,就会发现 Cohen 完美的把性爱,欲望和宗教结合在一起。“Hallelujah”这个在宗教中常用表达“对主赞许的喜悦”成为了一种纯粹的放松和欢愉,而它又成为了性的欢愉表达。


一句“你不是真的在意这个音乐,对么?”,像是直接说出了听众的心里话,我的注意力,根本就不在这美妙的音乐上啊。人称的转换,歌词的精妙对仗,都让这首歌成为一首值得反复推敲的经典。


▲Cohen颤抖的嗓音中涌动着澎湃的情感


第二首歌:《Suzanne》


我第一首听的Cohen 的歌曲是《Suzanne》,他音乐生涯的第一首金曲,一首十分典型的 Cohen 式情歌。歌曲中透露出对于“Suzanne”的满满爱意,明显而又直接,但是Cohen 却没有让这种直接变得“粗浅”, 他运用了叙述者角度,站在一定的距离,去看待波涛汹涌的情感。


如同一个智者在看待曾经的情感,而有趣的是,这样的视角却不显得冷漠,我依然可以从他略带颤抖的嗓音中听出澎湃的情感,如同歌词中的一条歌曲河流,我们就远远看着它流淌。遥远却又亲近,也许这就是 Cohen 歌曲的魔力。



▲遥远又亲近,是听Cohen的有趣体验


第三首歌:《Democracy》


这种有趣的体验并不仅仅局限在 Cohen 的情歌当中。犹记得,我有一位美国朋友曾经跟我提到了 Cohen 的一首名为《Democracy》的歌曲,歌词写道:

 

It's coming to America first,

the cradle of the best and of the worst.

It's here they got the range

and the machinery for change

and it's here they got the spiritual thirst.

It's here the family's broken

and it's here the lonely say

that the heart has got to open

in a fundamental way:

Democracy is coming to the U.S.A.

 


这首歌一下让我想到了 Bruce Springsteen 的歌曲 《Born inthe USA》,只不过两者歌词的描述视角略有不同。在对待社会现象时, Cohen 并不像早期 Dylan 那样的愤怒和尖锐,而在批判的同时保持着尊敬, 并不一味渲染悲伤,而在其中透露着爱和智慧。


▲批判的同时保持尊敬,并不一味渲染悲伤


Cohen 从不沉溺在自我的情感中,他的歌更可以用一个中国古语来形容,“哀而不伤”,处于一个平衡点,并不盲目乐观,也不消极悲怆,表达中却有着丰富的情感。


回过头来看,无论是Leonard Cohen, 还是Bod Dylan,甚至是 Lou Reed,都是绝佳的故事讲述者,而他们身上还有着另一共同点:都是犹太人。



▲哀而不伤的Cohen


2016年10月,淡出公众视野3年多的 Cohen 发布了他的全新专辑 《You Want it Darker》, 他也在多个场合公开表示早已不惧怕死亡,“我已经准备好离开这个世界了,我只希望这个过程不要让我太过于痛苦”。



You Want it Darker


记得《我和厄尔以及将死的女孩》中的一句台词:“即便某个人去世了, 你也能继续了解他们的人生, 他们的人生画卷会继续的展开”。死亡从来不是终结,也可能是另一个开始,一起在 Cohen 的歌曲里,去重新了解他。

 


▲死亡从来不是终结,也可能是另一个开始



作者| 小宇宙;公号| 看电影看到死

编辑| AilsonAir


【 近 期 热 文 】


深扒独家内部:无爆炸,不欧盟

你知道川普总统演过43部电影吗

沉浸在李安新片里,是什么体验

20年前吸毒滥交的年轻人去哪啦

盗梦附体!奇异博士十大冷知识

这部年度华语力作在东京拿了奖

我们怀念夏梦,是在怀念什么呢

别捧杀驴得水,他们还是门外汉

戛纳金棕榈的良心究竟丢在哪里

这部电影凭什么成为科幻片鼻祖

【最 新 活 动】


为了多拍电影,他努力活到107岁

我们的春梦真的了无痕吗?看床单




电影是艺术的最后一口气

Watch Movies Till The Last Breath

鲸鱼放映室麦田电影院看图猜电影

有一张剧照有一个影人有一句台词有一段原声

影史轶事深度影评导演访谈资源共享


喜欢请关注公众号:看电影看到死

死在电影院 是影迷们最大的梦想

死在片场 是导演们最美的绝唱

Dying in the Cinema is the biggest dream for moviegoers,

As dying in the set for directors is the most beautiful w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