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配曲音乐交流组

长沙|幻乐之约

骆的志2019-03-13 14:57:24


尽管武汉与长沙不过一小时余的高铁车程,这几年里却没有起过到这个邻省省会走一走的念头。这次出行的契机是迪玛希的演唱会,年初的惊鸿一瞥,到了年末去赴一场幻乐之约,倒也算是有头有尾的圆满。

 

壹 前奏

 

早早地等待着这一天的到来,从初春到寒冬。我原本以为在中国能够看到迪玛希的演唱会还需等待数年,但转眼间我已经在奔赴长沙的铁轨上,一如来自全国各地乃至世界各地的歌迷。我坐在车厢里,播放着迪玛希bastau演唱会,异国少年在舞台上自在自信,如永不坠落的星星般释放着所有光和热,于我那是遥远的梦境。


在高铁上初见长沙 


一路上遇到不少歌迷朋友,地铁站台、公交站口、酒店大堂甚至是便利商店。其实也很好辨认,春天百货、七号电池、王冠、915路公交等等词汇都透露着讯息。多奇妙的感受,一些细枝末节就可以知晓ta是我的同伴。

 

站在湖南国际会展中心的门口时,恰是阳光温煦、澄澈无云的时刻,巨大的演唱会海报挂在会展中心透明的墙体上,遥望着隔壁的湖南广电大楼。两者之间相隔百米,我走了5分钟,他走了一整年。不知道他再次回到这里时是怎样的心情。

 

广场右侧是粉丝聚集地,花墙、照片墙、易拉宝、祝福卡、白色气球等等一切都是迪玛希元素。看到一群人脸上有着相似的喜悦、兴奋和期待,还有如同暗号一般的聊天方式,解码器是dears。


湖南国际会展中心大门


排队进场的地方,发现有不少拖家带口来的歌迷,年轻情侣、一家三口、中年夫妇,男士看到了为另一个男人妆容格外精致的另一半是否会吃些飞醋,当然大概也只能无可奈何地说一句“真拿你没办法”。很想点播一首《宠爱你》配合这甜腻的氛围。

 

我是最早进场的一批人,看着场馆从黑暗无人到喧闹明亮。人群时不时因为一些“特别的人”的入场而惊呼起来,鼓哥、迪爸迪妈、师傅师母等一行人。不明就里的路人朋友们大多摸不着头脑问着“是有什么明星来吗”,我只能一脸一带一路地告诉他们“中哈友谊万岁~”。


入座时拍摄的全景


穿着白色婚纱的歌迷从我眼前经过,美丽而羞涩;举着蓝色横幅的多国歌迷,兴奋而亲密;看着甜蜜糖果抛向人群的我,平静而安心。网络上虚拟的符号们都变成一个个实实在在的生命坐在你的周边,举手可触,呼吸相闻。

 

贰  开场

 

北京时间19:30,D—dynasty降临。

 

灯光闪烁打在忽明忽暗的舞台上,鼓点在加速人的心跳,像是在酝酿一场暴雨,风雨欲来。黑暗中有人身披斗篷,光束来自他的身后刺破暗夜,抖落的那一刻星光灼人眼球,《salem》开场。这是他第三次在公开舞台上演绎这首歌,在世博会之夜、阿斯塔纳演唱会之后,跳跃、高呼、满场撒欢,就像是呼朋引伴地说着“欢迎来到迪玛希时间”。


即将从这里出现的迪玛希 


《我的星星》无缝衔接,充满朝气、活力的青春舞者。玛希的舞台表现力和感染力无能人抵挡,热情撩人,搅动人跃跃欲试的神经。耳边是“要死了要死了”的尖叫声,旁边是并不矜持的男歌迷“嗷呜~”的狼嚎,瑟瑟发抖。“你们怎么想的,我也是怎么想的。”你确定?台下几千个姑娘当初听到他那一曲SOS,可是连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

  

《荆棘王冠》,将我们抽离出刚才的嬉闹,场景转换到“给你昨夜下的雪”的浪漫凄美。在此之前已然循环了无数遍录音室版本,但在现场感受他的声音直接耳畔萦绕的感觉是震撼的,声音的稳定性、饱满度、实感,是绝对超越CD的现场水平。“Dears,you! ”无数次在视频中听到的呼喊重现,这次是整个场子的人与你应和,大概彼此盼望已久。


整个演出的灯光真的很炫(渣像素)


前方中国姑娘们戴着定制的闪光的荆棘王冠,台上时自带歌者王冠的青年,在很多时候语言将二者分隔,而唯有歌声消弭了距离。伴奏带已停,场馆里回响着“亲爱的,爱是华丽的颓败”,爱怎么会颓败呢,有人说过“If your love me,I will love you forever ”。

 

《难忘的一天》,这是我第二次现场听他唱这首歌。前奏响起时,身边有人呜咽着说“我要哭了”,大抵是因为这首歌对于迪玛希和歌迷而言意义非凡,第一次合唱这首歌的情形历历在目。“谁都无法命令激越的心灵,谁都无法扑灭情感的火焰”,今夜温柔似水,后半段副歌起来的时候他将话筒递给我们,自己居于次位做了那和声。他很放心我们的跟唱,这种放心的温柔令人难以抵挡。


舞台动作优雅的迪老师


我始终觉得这首歌里虽然满满洋溢着爱意,却始终有一些愁绪,最后一句“亲爱的人儿,我舍不得你,我怎么舍不得将你送给他人”,我有些明白过来,那是一种唯恐爱而不得的患得患失,情到深处却也化成了愁。这一天因为遇见你而难忘,若是今后没有你相伴,我又以何为继,以何展颜。


让我很怨念的兔耳朵(所以没拍什么图片)


他弱唱作结,在现场更能体会林老师讲的那样“这个结尾非常好”,情感表达上的张弛有度才会显得这感情真挚可贵。迪玛希是敏锐乃至敏感的,捕捉细腻的情感波动,不懂“情”者,难以传“情”。

 

《战争与和平》,他背身而立着,背景乐响起是演唱会宣传视频的曲调。当我以为这是过渡音乐的时候,他拾起话筒,“谁先相信了谁”。我整个人被定住,目瞪口呆地听完全曲,原来这是他的作品,惊艳不足以形容我现场听到这首歌的感受。


这首歌就像一张巨大的网把我罩住,声波穿过空气将我的心脏一点点裹紧,而后扼住了我的喉咙,我发不出一点声音。每一句歌词之间以一种类于吟咏的方式连接着,这是我粗陋的见识里未曾听过的演绎方式。每一个转音像投入平静水面的石块向外漾出一圈圈水,而有人将水波一次次推高酿成浪潮,他是真正的弄潮儿。


想给全世界安利这首歌太好听了


编曲之中不可忽视的弦乐烘托出一种澎湃却暗色的氛围,让人如陷沼泽。鼓点有力猛烈,声声叩在听者心上。“这人间要如何去抚慰”,有人明明也在经受世间的波折与离奇,却还想着捧出一颗心来照亮别人的黑夜。


副歌第一遍在疑惑质问这冰火人间,第二遍好似豁然开朗了,了然人间本是善恶的结合体,于是悲天悯人般唱着“这人间要如何去抚慰”。而后抖落一身风雪,孤身前行,去远方点一把火光。这首歌太令人印象深刻了,从作曲、编曲到演唱、形体,每一个点都让人惊叹。


我坚信这首歌会成为他的代表作之一,其格局、气质完全符合这个青年,而成为这首歌第一批听众我感到荣幸之至。最后才想到这竟然是首中文歌,太给华语乐坛增光添彩了!万分希望这首歌能够被更多的人听到,完成这首歌创作的使命——抚慰千万人心。

 


服饰概念图(然而一开场就脱了心痛)


《热闹星球》,本人目瞪口呆表情包上线。谁能想到初见的高岭之花在舞台上变成毫不含糊的唱跳歌手,当时想到的是“DMX48男团C位被你预定”。这是一首节奏明快、旋律洗脑的中文流行电音舞曲,当我意识到这是舞曲的时候我的荧光棒“啪”得掉到了地上,当我想到这是中文的时候,我的下巴张到脱臼。


“节奏不对不对不重要,规则不听不听太无聊,乏味只要只要留在下一秒,嗷~”,近乎rap的语速,本纯正中国土著都舌头打结,台上咬字一点不含糊地跳着大幅度“打气筒之舞”的外国友人大概普通话甲等吧。


皮了一下的迪老师


“热闹的星球,让快乐直达全宇宙,嗷~”,最后的尾音真是太迷人了,有点撩人的慵懒感。所以姑娘们开始疯了,比如坐我前排拿着荧光棒卖力打call的女生,摆动幅度太大好几次差点打中我的脑门儿,本废柴此时也想蹦迪“加入加入这喧闹”。我们老干部迪跳舞真的很不错了,灵活的大高个没跑了,并且用表情演绎什么叫做全身都在舞蹈,声音一点都不抖,是大肺活量的男团资深。


另,“肥猫”、“猫头鹰”、“丛林”、“树梢”这些歌词确定唱的不是动物世界,我最近听到的舞曲歌词好像都是狂拽酷炫风,大概作词老师看透了我们迪本质熊孩子属性。

 

叁  佳境

 

坐在台阶上


《美丽的神话》,印花黑西装,白色修身长裤的他被笼罩在光束中自舞台升起,画中人如斯。当耳熟能详的曲调响起,“梦中人,熟悉的面孔,你是我守候的温柔”,是轻柔的深情款款的演绎,近乎叙事的口吻与我们娓娓道来哪一个爱情传说。“往事沧桑唯有爱是唯一的神话”,默契地接唱这一句时,我能够感受满场的柔情,就像是认真许诺一段“永不离分”。


他蹲坐在台沿,以他能够抵达的最近的距离在对我们唱着这首《美丽的神话》,他向来是毫不吝啬表达对他的听众的感恩与喜爱,用他最好的方式“音乐”回馈我们,他的真诚永远最打动我。


仿佛长出翅膀


“潮起潮落始终不悔,真爱的相约”,词中写的是女主角在古墓中等候千年,男主角几世轮回后受到命运的召唤才最终相遇,讲的是一个缘。于千万人之中我听到了你声音,于是才有了不远千里跨越江海的赴约,于是才有了此刻你我的声音在同一频率。有些缘,是彼此给的,也愿有些缘“不灭亦不休”。


全情投入中


《Daididau》,他来中国演唱的第一首哈语歌曲,也几乎是他到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演出必唱的曲目。这首优美、哀伤的民歌对他来说大概意义非凡。正如歌迷朋友讲的,他每次演唱这首歌都是百分百的情感投入,是一种一丝不苟的郑重,而今天的《Daididau》格外哀伤入骨。


“怎奈这海誓山盟没守住”,他最后跪坐在舞台中央,伴奏已停,只有他的声音颤颤巍巍似的抖落出来,入了听者心上。我仿佛看到创作出这首歌的那位故去的诗人,提起笔来写信给相隔两地的爱人,满腔思念难诉,流离化为哀歌。迪玛希于情感处理的细腻入微,高超的演唱技巧让他能够自由地表情达意,真正让音乐跨越语言、国界,你不需要知道他唱的词,请你听他就好。


沉迷于递话筒


一曲毕,台下千人齐声呼喊着他的中文名字,他尚且在歌曲的意境里保持着跪姿低头沉默,外溢的情绪却让我想起了他在阿斯塔纳演唱会上时穿着他的传统民族服饰同样跪坐在舞台上,满是汗水的脸上是他抿紧唇角,垂下眼眸一副倔强又动容的模样。


这首歌里大概寄托了自己的梦想、承载着他的使命,是压力,亦是荣光。“传播哈萨克的音乐”,一个有信念有理想有行动力的青年让人心生敬意,他让我知道“没有理想的人就如同没有丛林的夜莺”。

 

在钢琴前弹唱


《霍尔兰》,他坐在黑色钢琴面前,弹唱起梦想,弹唱起爱情,弹唱起远方,从心底流露出来的丝丝情绪。他把自己剖白出来放在舞台上,他对他的听众毫无保留,这是我最为感动的一点。一曲毕意识到自己泪流满面,也许也是联想到了自己的境地,悄悄抹掉水渍,抬望眼时也发现周围的朋友也是一样的动容模样。


原来不是我一个人的自我感动,我安下心来。他未来会走得很远很远,幸好他的歌声已经留在我的心里了。我无法不敬爱这位年轻的歌手,他的才能与志向,他的天赋与勤勉,他的赤诚与纯真,都值得作为同龄人的我学习。

 

别人镜头中的霍尔兰


《Give me love》中文版是他献给中国歌迷的诚心之作。哈语版唱的是他自己,异国他乡追寻梦想的少年,中文版唱的是别人,是困在爱里的大多数,为寻常的你我而唱。


歌迷朋友们遗憾地说起没有机会一起唱“马哈别马哈”,这种遗憾很动人,因为知道原版对于他的意义,因为原版留给我们太多共同的难忘记忆,在《歌手》舞台的最后一曲,在世博会阿克托别之夜的久别重逢,在阿斯塔纳演唱会上的异国之约。


 

《月光妈妈》与《天亮了》连在一起,同是站在孩子的角度,前者思念,后者哀痛。我想在一个充满爱意的家庭成长起来的孩子,才会对离散与分隔有着如此的敏感和有无限悲悯。


在这两首歌里的他收敛起他的声音武器,显得脆弱,时而无助,编曲也配合着简化许多,有人说起更喜欢这个版本的《天亮了》。对啊,谁说这样的简单质朴的演绎不能够打动人心呢?

 

MJ舞步中


《The show must go on》,没有想到他会唱这首歌。摇滚的向死而生的,是我初听时的体验,一度成为我心中的top3。情难自抑时的甩头也好,跪地也好,掀翻我整个头颅的怒音也好,此刻的他更为极致地在舞台上用整个身心献祭。可能也正是他心之所向,“The show must go on”。

 

紧随其后的是欢快的《korkemin》(中文名《鲜花般美人》),互动神曲。全场的观众尽情释放自己的热情,一起“古力古力有点萌”,一起“sam sam sam”。架子鼓迪、MJ迪是我们一年前未曾想过的模样,褪去了许多青涩,多了自信与成长中青年的特有的浓烈荷尔蒙。


狂野男孩本野


在这部分的表现一整个狂野男孩,热辣的舞姿引无数迪尔尽尖叫,反正在这部分的录音里我只听得到撕心裂肺的尖叫(羞耻地听到了自己许多不可名状的感叹词)。另,我们迪老师真的有很多男歌迷,我前后左右都有十分不矜持地高喊“迪玛希我爱你”的男士,还是拖家带口的那种。


肆  尾声

 

在乐队老师们燃炸的中场乐器solo之后,迪玛希在长长的延伸支架上(长长的像手臂一样的装备,原谅孤陋的我)一点点向我们靠近,也伴随着一阵阵的尖叫。《拿不走的回忆》是他第一首中文单曲,“为你去翻滚搏斗,才会懂得忘我的感动”。


伸展的特殊舞台


这首歌曲为电影《记忆大师》量身打造,充满强烈情节冲突感,他紧锁眉头,时而将身体探出舞台,时而仰身靠在扶手上,就如同电影里矛盾挣扎的主人公。他在舞台上的那份沉浸感,那种全然的情感投入与平日里的他形成巨大的反差,也因此时常觉得自己从未认识过他,大概这是艺术家的分裂日常?

 

一首法语歌曲《一个忧伤者的救赎》把他带到我们面前,年初他在百米之外的湖南广电尚且紧张不安,此刻他在这里为了只为他而相聚的歌迷再次唱起,很多东西变了,很多东西也没有变。

 

这个动作让人联想到初见的场景


一段穿云裂石的吟唱将我们带入《秋意浓》,如果说曾经听过的《秋意浓》是李清照式的雨霖铃,他这样的开头则是属于岑参式的苍茫原野。他的每次演绎几乎少有重复,永远保有新鲜感与惊喜感,这也是众多歌迷愿意奔波千里去听他现场的原因。

 

中哈民族乐器battle超燃(依旧渣像素)


《If I never breathe again》,他弱唱时的绝美音色在这首歌里体现得淋漓尽致。这首在音乐播放器中都找不到的歌曲在演唱会后被歌迷朋友翻找出来,原曲作者以此献给他去世的爱人,唱的是刻骨铭心的爱恋与不舍。


他呢,里面的“I wouldn’t ask for more”,“I will never bend”又是为何而唱?这首歌让我联想到了唱“命运啊赐予我爱情,赐予我震撼心灵的爱情”的青年,唱“世间再无如你般美丽的人,即使存在也无法超越。心爱的,为了寻找你,我游遍世间”的青年。

 

冬不拉man


冬不拉演奏部分,他显得郑重又自信,而后的中哈民族乐器的合作让人眼前一亮,每一位乐手老师的演奏都让人叹服,传承与融合这件事情总让人心生敬意。


光束笼罩中的迪玛希 


最后一曲《All by myself》,他站在升降台上,激光炫目映衬着他的形单影只。这首歌里的他显得孤独又强大,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他演绎这首歌时的感受。这次的改编我尤为喜欢,不论是华彩还是“anymore”的长音处理。想起在华彩间隙,我们大声呼喊着他的名字,他憋不住被逗笑,伸出手指放在唇边作噤声状,一种“真拿你们没办法”的神情。他的鲜活使人生出亲近之感。

 

在全场歌迷的呼喊之下,他穿着便服重新登上舞台。《莱拉》俏皮自在,大家一起用中文“累啦”相和,他笑得像个一米九的傻大个。“last song dears ,give me voice”,没有人会听不出其中的不舍,所有人都站起来一边呼喊一边随着节奏挥舞手中的荧光棒。


没有不落幕的庆典


“see you next time!”所有人都还沉浸在刚刚巨大的狂欢之中,没有人离席,大家一遍又一遍地高喊着“迪玛希”的名字,在我离开时仍在继续。后来才知道持续了二十多分钟,是听众在向他们共同喜爱的歌手表达着最真挚的情感。

 

在路口等待同行的小伙伴时,恰巧遇到了那位穿着白色婚纱的歌迷,她提着长长的裙摆,而后坐进了一辆出租车离去,让我想起了落跑的新娘,浪漫如同电影镜头。


全场视角


骑着共享单车回宾馆,已是夜深的长沙街头,偶有碰到与我们同样的歌迷便相视一笑。这实在是一种奇妙的感觉,陌生人间却有一种共通的情感。当天倒是一夜无梦,大概是心里住着些美妙的旋律,故感到安心适意。


五 结束 


第二天乘着公交车再次路过会展中心,很是惊讶连巨幅海报都已经撤下来,广场上了无痕迹,晴空依旧明朗无云就像我昨日见到的那样,难道是幻梦一场吗?偶然听到座位后方传来的谈论“没想到这么快就全部撤掉了啊”,是一对年轻情侣,可能唯有这样的感叹互相证明着记忆的切实存在。

 

熙熙攘攘的太平街


重新开放的湖南省博物馆人潮涌动,市民与游客都争相去一睹辛追墓的瑰丽宝藏。太平街倒是也无甚特别,臭豆腐并不如传说中鲜香,茶颜悦色却是如传说中顾客盈门。事实证明各地的地铁都是一般拥挤,摩肩接踵着把我送到了高铁站。昨日来到长沙,今日便要离去,当真的脚步匆匆。至于收获么,留在心中。

 

骆(书)

2018年1月10日


后记:


这些文字断断续续地写了很久,从12月17日到1月10日,跨过了一个元旦。很多细节与感受倒是随着时间越发清晰,可见有些记忆要是足够震撼人心,便能够多抵抗一会儿时间的冲蚀。我在想千百人奔赴千里来到长沙究竟是为了什么,说到底大概还是为了自己,暂且放下琐碎忙碌的生活,于音乐创造的梦境中消解一些疲惫,实现一些美好的祈盼。


非常感谢迪玛希和他的音乐,下回见。


注:本文所有迪玛希高清图片均来自微博,图源见水印包括star-xinger.MIAN、Dear Fresh、YIU、爱奇艺、迪玛希华东分会等(有些水印难以分辨抱歉),侵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