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配曲音乐交流组

电影音乐创作幕后:阁楼上的肖邦和会唱歌的狗

何瑞博导演工作室2019-12-11 09:25:02

在北京,有一个很像美国小镇的地方,亦庄。在亦庄,有一个小阁楼,阁楼里住着一位肖邦和一条会唱歌的狗。阁楼里有时候驻着千军万马,有时候驻着一位钢琴师,一个手风琴手,或者任何一个音乐艺人。每当音乐响起,那条身型巨硕的大狗都会跟着音乐节拍唱起歌来。



(作曲袁思翰和会唱歌的Yuki小姐)

没错,这就是我对作曲袁思翰和他的工作室的全部印象。在做短片《再见稻草人》的时候,第一次认识这位戴着圆小眼镜的英达二世,这称号是丹枫赠送的,后来才知道他是加拿大留学回来的,更后来才知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们顺理成章成为知音。音乐是电影的一只耳朵,音乐是电影的美味食盐,如果世上所有的食物没有了盐,那该多索然无味。


做第一部长片《深流不息》时,在有限的条件下,我还想对影片品质有所追求,于是坑蒙拐骗来一群主创好友开始了影片制作,其中就有我们的作曲袁思翰童鞋。穷和苦不是完不成一部好戏的借口,欣慰的是一群人愿意与我一起为了品质不断较劲。


《深流不息》是一部根据真人真事改编的电影,故事讲述一名普通漫画青年的苦逼青春故事。由于追求最大化还原人物个性,主人公阿深的很多戏剧性冲突的营造是反常规的,这是主人公阿深的个人特质,也是这部戏的特质。所以很容易想得到,音乐第一稿被彻底推翻了,第二稿又被彻底推翻,到了第三稿才找到一点味道。思翰被关进小阁楼整整两个月,一遍遍被虐并快乐着。


电影是团队的艺术。音乐创作既要符合故事特质,又要在故事之外营造新的感官体验,同时又要与电影的声音设计融为一体。


其实很多人并不知道,混音棚里作曲家和录音指导之间的撕逼司空见惯,一个要保证影片的空间整体性,一个要坚持音乐独立性。但在我们这里这一切都不是问题,年轻人在一起总是朝气蓬勃,思翰和录音指导李丹枫总是相得益彰。


记得那是去年深冬的一个午夜,在丹枫的终混大棚里,当因重感冒而鼻涕横流的我,看着他们俩对每一个音符一遍遍调整,最终完成最后一个乐符的音乐混音,最后一遍播放检查并确认没有瑕疵时,我们三个大老爷们兴奋地拥抱在一起。



(左起,袁思翰,我,李丹枫)

三天三夜的音乐混录结束了!

默默开了瓶红酒,三个人默默喝完,关掉滚烫的混音台,关掉每一盏灯,道声告别时,思翰忽然提议说我们应该一起拍张照留念一下,于是有了上面那张照片。三张疲惫的脸相约以后每一部戏完成,大家都合影一张,这样我们可以挂一面照片墙了。


虽然我们知道我们做的绝大部分工作都是为了让观众浑然不觉,而不是获得观众夸赞。因为我们很清楚,营造最佳的视听体验才是关键。一段非常华丽的音乐如果跳脱出来,只会毁掉一部影片。当时并未确定《深流不息》是院线发行还是网络发行,如果网络上映的话很多细节设计观众根本无法听到。但我们依然坚持我们认为的完美,在现有条件下最大化的完美。


电影是遗憾的艺术,更追求完美的艺术。在死磕的路上,有你们,很贴心!



今天说这些是因为我们的电影《深流不息》9月23日即将上映,更是因为目前我们的宣传上映工作遇到困境,我们希望更多一些人看到这部真诚之作。


今天,《深流不息》电影原声发布了,没有声音,我来做第一个声音。没有足够经费宣传,我来第一个宣传。


来吧,带上你最挑剔的耳朵,跟我一起感受一下,我们的音乐才子袁思翰如何用音乐撩你~

试听地址(拷贝一下网页打开不麻烦的):

http://www.xiami.com/album/2100390047?spm=a1z1s.6639561.471966069.2.oZlCES


PS:当我写到这里的时候,只会弹键盘,不会打键盘的袁思翰童鞋上线了,并发来一篇创作随笔,舔着脸上的我可以退下了。随笔如下:


2014年初经共同朋友介绍,我结识了何瑞博导演。第一次见面约在八里庄一个后期机房里,当时他在做微软中国的宣传片,找作曲。何导长我几岁,小蓝褂儿,圆眼镜儿,烟很勤,说话办事都感觉比实际年龄大十岁。

 

我们很快合作了短片《再见,稻草人》,片长九分钟。混录结束后我对他说,导演,太短了,耍不开。参与这部短片也让我结识了这个年轻的团队,声音指导丹枫,摄影师虫爷,美术欧璇儿,制片津巾。大家很投缘,总有说不完的话,很快就成为了好朋友。我意识到,我找到组织了。

 

2015年盛夏,我接手了何导的第一部长片作品《深流不息》的作曲工作。影片聊的是一个年轻的漫画家在逆境中坚持创作实现自我的故事。创作过程非常美好,写漫画家深流的坚韧和执着也像在写我们每一个人的心。我把自己关了2个月小黑屋,终于定稿。


分轨进了莫非影画混录棚,丹枫,导演和我又在大黑屋里折腾了好几天,直到每一个乐句都通顺舒服,直到配乐和环境声彻底融在了一起。混录结束在凌晨3点,丹枫开了一瓶酒,很快就见了底儿。我们合影留念,相互祝贺,这一段美好的旅程,到这儿告一段落。刚巧这一天是2015年年底,我们心中都明白,这个年轻倔强的团队,正式上路了。


2016.9.13日北京


注:后面我将继续厚着脸出来码字,陆续放出一些《深流不息》创作幕后故事,有兴趣关注一下。欢迎转载扩散,感谢你对我们电影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