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配曲音乐交流组

5部电影配乐,改变人们看电影的方式

电影杂志社2019-04-21 10:32:47

▲出现在纪录片里的詹姆斯·卡梅隆


6月16日,一部纪录片在北美上映,此片早在去年10月曾在一些小规模影展亮相,即获得观众和业内人士的认可。因为约翰·威廉姆斯、汉斯·季默、丹尼·艾尔夫曼、霍华德·肖和特伦特·雷诺这些电影配乐大师,以及导演詹姆斯·卡梅隆都出现在这部纪录片里。

 

这部名叫《乐谱:一部电影配乐的纪录片》(Score: A Film Music Documentary)把好莱坞精英作曲家集结在一部电影里,带给观众不为人知的创作幕后故事——他们是如何面对音乐的挑战?


▲纪录片记录了汉斯·季默的作曲


影片导演马特·什拉德(MattSchrader)自己就是个电影音乐迷,他花了两年半时间,用筹到的16万美元,采访了几十位电影作曲家,跟他们讨论那些神奇的电影音乐的创作过程,包括:《詹姆斯·邦德》、《星球大战》、《印第安纳·琼斯》、《社交网络》、《加勒比海盗》、《疯狂麦克斯:狂暴之路》、《惊魂记》。他说:“我一直是电影音乐的狂热爱好者,当我意识到很多人喜欢电影配乐时,我知道这部电影会有观众。”

随着电影音乐作为一种艺术门类的发展,很多电影也因此拓展了艺术空间。也正是有了那些电影音乐的帮助,一部电影才能更加深入人心。以下5部改变了音乐在电影中的角色,通过马特·什拉德和作曲家贝尔·麦克里(Bear McCreary,作品有《科洛佛档案》、《行尸走肉》、《太空堡垒卡拉狄加》)的解说,更能明白这些里程碑式的作品是如何改变了我们看或者说“听”一部电影的方式的。



《金刚》King Kong (1933)

作曲:麦克斯·斯坦纳 Max Steiner

作为典型的“主导动机”为核心的配乐,《金刚》的配乐堪称电影音乐的一个里程碑。“这部电影改变了电影作曲的方式,从钢琴到管弦乐,它用交响乐取代了之前的钢琴家的现场演奏。”什拉德说,“音乐是唯一让《金刚》成大热门的原因,我认为它对好莱坞的很多人都极有吸引力。他们意识到如果你有一支管弦乐队,就可以表达更多情感,而不仅仅是依靠剧院里那些印刷品了。”

 

《欲望号街车》A Streetcar Named Desire (1951)

作曲:阿历克斯·诺斯Alex North

“当管弦乐队成为常态后,就出现了更多实验性的作曲。阿历克斯·诺斯想到用爵士音乐为电影谱曲,如果不是《欲望号街车》,那段著名的詹姆斯·邦德现身时的爵士化配乐就不可能被发明出来。这是开创性的,它表明电影配乐不一定要管弦乐队,还有更多的音乐可能性。”什拉德说。

 


《惊魂记》Psycho (1960)

作曲:伯纳德·赫曼Bernard Herrmann

“《惊魂记》意味着不需要循规蹈矩。有时候,电影音乐也在碾压你的耳朵,因为它就是剧情的一部分!有时候,你真的很希望观众被击退,被音乐惊吓,所以伯纳德·赫曼为《惊魂记》所做的一切,在今天还被很多作曲家敬仰。他不惧怕打破常规,当然,希区柯克也允许他进行自己的实验。”这是拉什德的评论。

 

而身为作曲家的麦克里表示:“当我和导演J·J·艾布拉姆斯做《科洛佛档案》的时候,伯纳德·赫曼是我们关于作曲的谈话的试金石。《惊魂记》之前,弦乐一直被用在古典的,浪漫的情景里。而赫曼在当时是超前的,史诗级的。他用谱曲提出的一个问题是,一连串的音符可以产生巨大的、恐慌的紧迫感。《科洛佛档案》和《行尸走肉》也使用了这种技巧。他在五六十年代惊吓观众的技巧现在还在电视节目中使用。很难不强调,这是多么地罕见。”

 


《第三类接触》Close Encounters of the Third Kind (1977)

作曲:约翰·威廉姆斯 John Williams

“我不知道是不是这部电影本身改变了电影音乐,但是它是一个‘主导动机’表现完美的配乐。”什拉德说,“五个音符实际上是故事的一部分,约翰·威廉姆斯则把它变成了一场磅礴的音乐,让你真实感受到这种经验。”

 

“《第三类接触》向世界表明,当导演和作曲家密切合作能取得什么样的成就,”麦克里说。“最突出的一点是,把音乐信息融入到电影本身的叙述中的方式。我们都听过音乐剧,但这是一部戏,其中的音符组合在叙事中起着重要的作用。它履行了双重职责:让观众了解剧情,同时,这也是人物追踪的内容。我以前从没见过这样的叙述。”

 


《美国丽人》American Beauty (1999)

作曲:托马斯·纽曼Thomas Newman

“没有一个作曲家可以像托马斯·纽曼一样。不是围绕着主题谱写音乐,他发现了建立音乐空间的方法,从而为观众打开在头脑中体验更多情感的方式。这部电影让每个人都认识到,音乐可以用更实验的方式构建,同时从我们的经验中带出更多的情感。”拉什德评论。



好文超链接:


香港监制许月珍30年行业经验:戏不好,做什么都难!


曹保平:剧本不行,再天才的演员也没用


专访刘震云:我不伺候导演,都是导演伺候我


今年最美小曲《我要你》是这样诞生的


专访梅峰丨如何读懂《不成问题的问题》中的“淡”


专访丨库斯图里卡:当下90%的电影无法赢得我的尊重!


《寻龙诀》为什么好看?因为导演花了一年时间研究冒险类型,并写了一篇长论文。


叶京:艺术是独裁,没有民主


春娇与志明:最纯情的三级片


50大超级英雄榜(上)


50大超级英雄榜(下)